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等待的男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 等待的男人

  娃娃脸什么时候到的罗本身边,他自己竟然毫无察觉。直到短剑刺进胸口的时候,罗本才反应了过来。当下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向着身后退去,才在剑尖刺进心脏之前,后退避开了这一剑。

  看着自己胸口流出来的鲜血,罗本大怒。他自以为是火山的弟子,除了好像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之外,再少有自己的对手。想不到今天会被这个二流术法的娃娃脸男人差点要了性命,这对罗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个娃娃脸术法不如罗本精妙,却深厚连绵不绝,而且对阵经验也远胜罗本。见到自己一剑被躲开,当下也不纠缠,直接向后退去。随着他的一声长啸,后面的行尸再次冲了过来,将罗本包围在了当中。

  这时候,娃娃脸再次作法,将刚刚死了的狱卒和死囚唤醒。变成了行尸之后继续向着罗本扑了过去,趁着这个档口,他冲到了赵德君的身边,对着这位鬼道教的教主说道:“来不及了,狱卒的援兵到了……”

  娃娃脸说话的时候,五城兵马司上千的军卒已经到了大门前。只是他们也被那面透明的墙壁挡住,无法攻进来。见到了几倍于自己的官军,这些死囚也开始慌张了起来。当下他们都看着娃娃脸,看着这个把他们放出来的男人还有什么好办法。

  这时,见到冲过来的行尸越来越多,罗本心里有些不耐烦。当下直接将手里泛出微微火光的长剑抛了出去,然后以气御剑,飞剑几个来回穿梭之下,将冲过来的行尸杀了个干干净净。随后他将长剑招了回来,握在手里对着娃娃脸说道:“没有退路了吧?这次我看你……”

  罗本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见到娃娃脸男人喷出来一口鲜血。这个突然间的变故让他吓了一跳,开始还以为自己等待的那个人到了,正在暗中相助自己打伤了这个娃娃脸。不过转瞬之后他便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口鲜血喷出口的一瞬间,便成了一团血雾挡在了娃娃脸和赵德君的身前。随后娃娃脸竟然拉着赵德君一起,一头向着血雾中心的位置栽了下去。随后两个人竟然和血雾一起消散在了空气当中。看的罗本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说末法之后,再无人可是施展遁法了嘛?那这个娃娃脸是怎么回事?

  见到娃娃脸男人没有管其他人,自己施展遁法逃走了。当下,这些死囚都开始鼓噪了起来,看着门口越聚越多的官兵,他们人人脸上都写着不知所措四个字。罗本反应过来之后,这口气发作不出来,只能撒在了这些死囚的身上。

  当下,罗本关了阵法,大门口那面看不到的墙壁瞬间消失。外面的官军好像潮水一样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对着这些死囚冲杀了过来。这些死囚虽然人人手上都有人命,不过那是正规军队的对手。当下几个重逢之下,大门口的死囚已经死的干干净净了。

  随后,这些军卒继续向着各个监房里面冲去。他们接到了的命令是杀光大牢里面所有的死囚犯,杀鸡给猴看,让其他监牢当中的死囚老实一点。不管是不是要逃走,这些犯人都要杀掉。

  当下,他们冲到了百无求所在的监房当中,见到还有七八个人被关在囚牢当中。这些士兵冲到了囚牢外面,举着手里的长枪便向着里面的这些囚犯扎去。

  看到这些士兵见人就杀,百无求的怒火上涌,当下迎着长枪冲了上去。这些凡铁炼制的枪尖怎么可能刺穿二愣子的妖皮,当下百无求竟然顶着这些手握长枪的兵卒向后不停退去。随后二愣子撞开了囚牢,骂着街继续向这些想要它命的士兵冲了过去。

  当下百无求在这件监房里横冲直撞,但凡被它撞到的士兵身体当场被撞碎而亡。眨眼之间这里已经一地的碎尸,吓得后面还没有进来的士兵直打哆嗦,这分明就是个十八层地狱出来的恶魔。

  百无求已经杀红了眼,将监房里面的士兵杀光之后,看到了聚在门口的士兵,狞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子不惹你们,那就是你们家祖宗平时积下了阴德。现在你们主动送上门来,还想要杀老子,那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命苦了。老祖宗给你了积下来的德行用光了……”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将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随后大吼了一声,冲着大门口聚集的士兵们冲了上去。吓得这些士兵纷纷向后逃窜,无奈身后的同伴太多,守在门口的士兵们来不及逃走,看着冲到眼前的百无求,吓得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眼看着这些人也要步他们那些惨死同伴后尘的时候,从一座打开的囚牢当中一个趴在死人堆里装死的人影站了起来,他飞快的绕到了百无求身后,在二愣子的脑后轻轻点了一下。

  只一下百无求便好像瞬间瘫了一下,身体向前扑倒,随后一动不动得倒在了地上。这时,那些士兵这才看清人影的相貌,是一个看着只有二十来岁,相貌端正的年轻男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从死囚堆里爬出来。此时,看到百无求被制住,这些士兵这才来了精神,纷纷要冲过来,了结二愣子的性命。

  “你们还真是不值得我出手相救……”男人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大门口冲进来的士兵吹了口气。顿时一股狂风从他嘴里吹了出来。直接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士兵吹风,远一点的士兵也被吹的东倒西歪。

  士兵们看到不好,这才丢盔卸甲退了出去。这时候,男人对着空气说道:“方士,你还不出来吗?你等的人是我,为什么还不出来……”

  话音刚落,罗本在才从门外藏身之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之后,他开口说道:“方士罗本见过前辈,不过前辈不是还要几天之后才会到吗?怎么比商定的日子提前了?”

  “你以为我想提前吗?”男人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押解我的长官改了路线,我比预定的日子早到了三天。只是这妖物一直在盯着我,我不便出现与你相认。”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看了一眼还是有些犹豫的罗本一眼,随后笑着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想问我,既然有这样的术法,为什么还会顾忌这妖物?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个方式进京吗?我的术法到了衰弱期,你的运气好,刚刚才找了回来……”

  说话的时候,这人的头发在罗本的注视之下,开始一点一点的变白。等变成了罗本羡慕不已满头的白发之后,这才继续说道:“现在知道我的来历了吗?通知两位大方师来见我,见了面他们俩就知道我是谁了……”

  见到了方士独有长生不老的标志之后,罗本这才对男人不再怀疑。他在广仁、火山的洞府亲眼见过徐福大方师的画像,面前这人竟然有几分徐福大方师的相貌……

  当下恭恭敬敬的说道:“那还要麻烦您老人家跟着晚辈离开这里……”

  说完之后,罗本带着男人向着大牢外面走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男人施展了隐身术法,两个人大摇大摆从大牢走了出去。穿过了两条街道之后,来到了空无一人的火神庙。

  火神庙原本有个庙祝在负责收拾香火,不过此时他早就回家睡觉去了。这里空无一人,当着男人的面,罗本竟然掏出了钥匙,打开了火神庙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