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闹事

第二百三十二章 闹事

  “老三是你吗?你说句话啊……”听着声音距离这边越来越近,疤瘌眼这些狱卒都有些惊慌,院子里的雾气实在太大,根本看不清进来的是谁。胆小的已经将挂在墙上的腰刀取了下来,十几双眼睛盯着在大雾当中发出声响的位置。

  就在众人有些惊慌的时候,刚才那个胆大去查看大门的狱卒从大雾当中走了出来。看到是自己的同伴之后,这些狱卒这才松了口气。疤瘌眼上去就是一脚,骂道:“叫了你这么多声,你倒是回一句啊!还以为你被狗吃了,你是哑巴了吗?”

  这个叫老三的狱卒嬉笑了一声,对着同伴们说道:“看看你们这胆子,还好意思说你们也是看大牢的。有什么可怕的?是街口要饭的刘花子,他打听一下什么时候出红差。想要跟着挣点小钱……”

  见到是老三和自己恶作剧,这些狱卒这才把心放下。继续一边吃酒,一边笑骂老三玩笑有些过了。原本好好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突然一下子开这么一个玩笑,让人多少有些接受不来。

  这些人当中,罗本虽然也是脸上带着笑意,不过他却换了位置。原本就坐在老三身边,现在自觉不自觉的拉开了和他的距离。而且罗本有意无意便看着老三几眼,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心里此时已经扣了一枚特殊铸造的铁莲子……

  又喝了几杯之后,到了轮值巡牢房的时候,在疤瘌眼和罗本两位牢头的带领之下,老三等七八个狱卒跟在后面,配好了腰刀和长枪在几个监牢里面巡视一圈。

  此时,这些人大多喝的醉眼迷离。走到了百无求的监房时,看到原本早就应该睡着的大个子此时睁开了眼睛,正坐在它的锦被被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旁边几个满满当当的牢笼。

  看到百无求还没睡,当下疤瘌眼陪着笑脸凑过来,说道:“四爹(应百无求要求改的口),这大晚上的您不睡觉,这是看什么呢?是不是里面有谁对您老人家不恭敬?您指出来谁,我一枪扎死他……”

  “疤瘌,你四爹我这次疼疼你。赶紧走还来得及……”百无求看了疤瘌眼一眼之后,再次将目光对着对面人挤人的牢笼,随后继续说道:“宝贝儿,走的晚了,今晚上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疤瘌眼被百无求的话吓了一跳,随后他也回身看了对面牢笼一眼。就见那个牢笼里面的人大多已经站着睡着了,这些都是死囚,按着疤瘌眼的经验他们临死之前还要闹一下。

  不过这样的事情疤瘌眼见的太多了,按着规矩这些死囚当中要选出来一个最难缠的。当着其他死囚的面一枪扎死他,杀只鸡给猴看,其他的死囚就能老实到出红差的日子。多活几天谁愿意现在就死?

  自己四爹是话里有话啊,他应该是听到这些死囚当中有人在密谋要闹一下。当下疤瘌眼也不再问百无求了,他一把将身边狱卒手里的大枪拿了过来。随后走到了对面的牢笼面前,用枪身拍了拍铸铁的栏杆将里面的犯人叫醒。

  看着睡眼惺忪的犯人,疤瘌眼在里面寻找一个看着最不顺眼的死囚。随后对着他们说道:“今天你们的运气好,有人不用等到出大差的日子了。还有好几天也不容易熬,现在爷爷我就送他归西……”

  说话的时候,他手里的大枪冲着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凶恶的男人心口扎了下去。这样的事情疤瘌眼干过多次了,就说是死囚临死之前闹事。自己扎死了他,上面不会有什么话好说的。死的本来就是该死的人,还会给个十两八两的嘉奖一下……

  当下,一枪正好扎在了死囚的心口。随着疤瘌眼将枪尖从他身上拔出来,喷出来的鲜血直接溅在了其他死囚的身上。吓得其他的死囚连声大叫,拼了命想要离这死尸远一点。

  疤瘌眼扎死了这名死囚,却不着急把死尸抬出来。让死尸和死囚们待一晚上,效果更好。之后一直到出大差的日子,都不会再有死囚闹事了。

  一枪扎死了死囚之后,疤瘌眼回身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将手里血淋淋的大枪还给了狱卒之后,说道:“让四爹您老人家担惊了,明儿我叫上一桌酒席给您老人家压惊……”

  “宝贝儿,你还是想着一会怎么给自己压惊吧。”百无求学着吴勉的样子,翻着白眼看了疤瘌眼一眼之后,对着自己身边的犯人说道:“疤瘌把事情搞砸了,一会乱起来你们就守在老子身边,有老子在,就算闹事的是天王老子,老子一样让他喊爸爸……”

  这些人都是泗水号的伙计,是归不归派进来服侍百无求的。看到疤瘌随随便便就扎死了个活人,他们也有些惊慌。不过这些伙计都听说过他们泗水号大少爷的本事,当下纷纷向着百无求的位置靠拢。

  原本以为这一枪顺带着还能镇住自己这新认的四爹,没想到百无求连正眼都没有看他。当下疤瘌眼干笑了一声,他以为百无求的话是在讥讽自己,当下也没有怎么多想。冲着二愣子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和罗本一起,带着狱卒们向着另外一个监房走去。

  就在他们要离开这监房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牢笼里面的死囚发出惨叫的声音来。疤瘌眼他们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刚刚死人的牢笼里面,犯人们好像发了疯一样的向外面挤去。原本手臂粗细的铁栏都被挤的变了形……

  被拥挤的死囚们挡住的是,刚刚被疤瘌眼一枪扎死的犯人已经再次站了起来。他一把将身边的犯人扑倒,随后当着其他死囚的面,将这犯人脖上的血管咬断,开始啃食起来他的身体。

  虽然疤瘌眼他们这些狱卒并没有看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不过他们也已经毛了,看着里面惊吓过度的犯人快把铁栏挤断。这些死囚死在了大牢里还好说,一旦他们从这里跑了,弄不好自己这个牢头也要跟着一起掉脑袋。当下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对着其他也被吓呆了的狱卒说道:“快!扎死他们!不能让这些死囚逃出来……”

  这时,老三手握大枪已经到了牢笼前。疤瘌眼原本以为他是去动手扎死这些死囚的,没有想到的是,老三回头冲着疤瘌眼作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随后徒手将七八根铁栅栏扯断,里面的死囚当下蜂拥而出,大喊大叫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跟着疤瘌眼出来的狱卒根本挡不住这些死囚,就在他们手拿刀枪冲过去的时候,这才发现死囚当中,有好几个已经变成了死尸,正在拼命啃食同伴的身体。让原本就不止所措的狱卒们吓破了胆,当下他们哆哆嗦嗦的向后退去,不敢和这些死囚们靠的太近。

  就在这个时候,老三又将其他几个囚牢的死囚都放了出来。气的疤瘌眼直打哆嗦:“老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你收了他们多少钱,要把兄弟们也搭进去吗?”

  听了疤瘌眼的话,‘老三’回头看了他一眼,张嘴却发出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谁是老三?你说的是那个死在了大门口的狱卒吗?”

  ‘老三’说话的同时,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从牢笼里面走了出来,对着‘老三’说道:“杨枭你和他们费什么话?今晚我们要大开杀戒,谁也别想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