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左右为难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左右为难

  看到了归不归的一瞬间,贾士芳脑中一股气流直冲天灵盖。耳朵里面一阵鸣响,身体也开始因为惊吓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就在贾士芳浑浑噩噩的时候,归不归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笑眯眯的带着贾士芳走进了银号之内。边走边笑着说道:先不说姜腊这个人怎么样,他看人的眼光真是不错。火山大方师最能干的弟子是贾士芳,最喜爱的弟子是罗本。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他带到了厅堂当中,这时候,吴勉已经坐在了这里,看到他们二人进来之后,将手里的《冥人志》收了起来。他没有理会贾士芳,只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你能带他回来,那就说邵庭芳要做寡妇了

  听了这句话,贾士芳的脸上顿时变成了死灰色。事情到了现在,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看了一眼吴勉之后,说道:事到如今,都是我自己找的不过我和庭芳夫妻一场,别让我死的太难看。要不她接受不了。还有素如那丫头,眼看着就要到了嫁人的年纪。您不能听庭芳和她爹娘的,找什么门当户对的人家。她自己喜欢就好,有您看着,谅她的夫君也不敢欺负素如那孩子实在不行,您就把他也带走就好,邵家的女人克夫,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着贾士芳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当下开始交代起来后事。归不归嘿嘿一笑,让他坐在了椅子上,随后继续说道:士芳,之前你说认不出来罗本的时候,老人家我已经在怀疑你了。娃娃你可不是一般的小方士,你是火山的弟子,就连广仁对你也是青眼有加。当初他和火山不在的时候,可是你来掌控的方士一门。想要找到罗本你最少有一百种法子,可是你最后告诉老人家我说没有找到。这可就过分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小任叁从他的脚下冒了出来。小家伙看了贾士芳一眼,冲着他做了个鬼脸之后,这才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郑大奎从他家出来了,去了一趟火神庙。在火神庙的香案上点了三炷香,他看着香烧完之后又回了家。你们继续聊,我们人参继续看着他,要是广仁火山爷俩到了,我们人参传音给你们。

  说到这里,小任叁看了吴勉一眼,继续奶声奶气的说道:要不给我们人参个面子,饶了你女婿这次吧。他也是方士出身,还是火山的徒弟。通风报信也是为了你们别遇到,在他心里,你们四个谁弄死谁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们人参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有空的事情记得把我们人参的大侄子放出来。

  两句话说完,小任叁一个猛子扎到地下消失不见。看着这个来去匆匆的小家伙,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对着贾士芳说道:士芳你的人员不错,人参很少替别人求情的你的事情一会在说,老人家我先猜猜你去罗本那里,他是什么态度。

  你是自己气鼓鼓从他家里出来的,连马车改道来了这里都没有发觉,说明你们俩已经谈崩了。罗本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被绑在了这里不能轻举妄动。刚才他去上香,应该也是想要向广仁火山传递消息。香里做了手脚,现在那两位大方师应该已经知道他暴露了,就等着看他们俩的反应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转头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士芳应该已经对罗本说清楚了,他还咬牙不走。说明这次被广仁火山安排过来的事情很重要,这个老人家我就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情,火山要冒险将他最喜爱的弟子派过来?这一路想来想去,那就只是一件事了——和徐福那个老家伙有关的事情。他应该是在这里等候来自海外的方士。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的脸上终于多了点表情,他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说道:徐福终于忍不住了那就等着看他能做什么吧。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身看着贾士芳继续说道:士芳,你是个聪明人,可惜你那点小聪明不应该在我老人家面前显摆。之前你让老人家我和吴勉去大牢里送饭,说什么罗本之前曾经走火入魔过,不能再吃发物。其实是让我们几次三番去打捞,想要引起来罗本的警觉。不过他实在不怎么争气,最后只能是你自己冒险假扮成另外一个方士去向罗本示警,如果换个人的话,或许真被你的小聪明拿住了。可惜你忘了件事,老人家我叫做归不归。

  那我能怎么办呢?贾士芳苦笑了一声,这时候也不用顾忌什么,直接将肚子里的苦水倒了出来。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双方一边是我昔日的师门,一边又是我夫人的长辈。我夹在当中,总不能看你们打起来吧?我不不瞒你们二位,之前在大牢里面,我一眼就认出来了罗本。前后三次向他暗示示警,结果这个废物竟然一次都没有看出来!火山大方师瞎了眼,选了这么一个人来办事。

  现在贾士芳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之前有一次罗本能看明白的话,自己也不用落到这个田地了。自己因为这个废物最后丢掉了性命,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说完了吗?说完就过来看着满脸写着不甘心三个字的贾士芳,吴勉冲着他扬了扬下巴,随后继续说道: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的?可以说了。

  听着吴勉话语当中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贾士芳知道大限将至。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本来这些年都是泗水号在供邵家,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还有几件小事,庭芳年轻的时候有气喘的毛病,虽然被我医治好了。不过大喜大悲之后有复发的可能,我死后,您二位要帮忙施展手段,除了这个病根。还有我那女婿,他家里单传却入赘到了邵家,生了一个女儿还不跟他的姓。这孩子也不容易,他偷着在外面养了个外室,想要留个后代。这事我早就知道,如果哪一天东窗事发了,您看在他也不容易的份上,饶这孩子一命。

  说到自己女婿的时候,贾士芳又想到自己入赘邵家,这么多年以来也不容易。触景伤情眼泪差一点流了下来,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好了,没什么好说的了,邵家的女人不会吃亏,我也放心。您受累送我上路吧。

  贾士芳得话音刚落,归不归突然一拍大腿,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想到了!是大牢罗本没法走,是因为被徐福派来的方士会来大牢里找他,而且就是这几天的事情。要是我老人家没有猜错的话,为了避开我们几个,这个人是假扮成犯人,去监牢里和罗本碰面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还在牢里做大爷的百无求,他对着吴勉再次说道:坏了,傻小子还在大狱里,一旦它有个什么闪失不行,老人家我要去先把它带出来。

  说完的时候,归不归也不理会贾士芳和吴勉,自己转身向着大门外走了过去。贾士芳已经准备闭目等死了,突然被归不归打断。看着老家伙离开之后,他正想要吴勉亲自动手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还坐在椅子上的吴勉,竟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