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废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废物

  听到能占这个便宜,当下监牢里面的狱卒都凑了过来。不过狼多肉少,每个人都分一碗是不可能了,只能是牢头级别的几个狱吏凑到了一桌。不过剩下的狱卒也没有吃亏,之前给百无求点的一本菜谱就便宜他们了。

  两个长随服侍这大个子吃喝之后,其中一人走到了牢头那一桌旁边。微笑着说道:“我们管家说了,明天他家少爷过堂,然后要在这里住上一些日子。还要依仗各位老爷照应照应……”

  说话的时候,他在对着牢头们做了个罗圈揖。牢头们也顾不得吃喝了,急忙起来还礼。以疤瘌眼为首,都在说这奉承话,表示大个子在这里一天,就不能受委屈。

  吃喝之后,两个长随将碗筷杯盘收拾回食盒里。随后向着牢头们告辞,离开了大牢。

  出来坐上了马车之后,刚刚去和牢头打交道的长随笑了一下。嘴里发出了归不归的声音:“十个牢头一个不少,每个人碗里的鱼翅都吃了。看来贾士芳说罗本忌发物,也不准嘛……”

  另外一个长随的嘴里发出了吴勉那天生的刻薄声音:“那就是这些东西还发不起来,老家伙,你这次不会被雁钎了眼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都这么大的岁数了,偶尔被钎次眼也没有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能让我老人家钎眼的那几个人俩投胎转世了,另外一个还在海上钓鱼,还没有第四个人……”

  两个长随离开之后不久,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来。除了两个轮值的牢头之外,剩下的八个人换上了便衣。离开大牢回家休息……

  疤瘌眼和姓邓的牢头是邻居,两个人一起搭伴向着城东的位置走去。边走疤瘌眼便对着同伴说道:“老邓,今天还是哥们儿你够意思。要不是你拦了那一下,我真把怡亲王家里的管家外甥打了,估计这差事也就到头了。明儿,你来家里,我让你嫂子买几斤羊肉。咱们家里涮锅子。”

  老邓笑了一下,说道:“过几天吧,不瞒哥哥说,这几天老家要来亲戚。我还说要带着他们转转北京城呢,等这几个亲戚走了,咱们东城的聚仙楼,兄弟我做东,你把嫂子和我侄子、侄女都带上。好好吃一顿……”

  又说了一阵子之后,他们到了家门口。两个人的房子相邻,道别之后,老郑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回到了家中。

  老郑是个光棍,自己一个人住着个带跨院的房子。一个人也懒得收拾房子,回来之后,直接进了东厢房。就在他准备上床躺一会的时候,突然身子颤了一下,随后猛的回头,就见门后的墙壁上贴着个人。

  这人一身黑衣,头上被一团黑气包裹着,看不到他的相貌。而且此人身上一点气息都没有,甚至连呼吸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果他想要老郑性命的话,此时郑牢头的脑袋已经掉了下来。

  吓了一跳的老郑急忙抄起来炕头上的剪子,随后冲着这个“你是什么人?不知道我是干哪一行的吗?大街上打听打听。四九城那个混混敢惹我郑大奎……”

  “郑大奎……这个名字可不如罗本好听。”黑衣人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了,你以为换了一身皮,我就认不出你了吗?”

  听到黑衣人称呼自己为罗本,老郑原本惊吓过度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黑衣人之后,继续说道:“今天牢里突然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就知道有问题。原来还真是冲着我罗本来的……”

  说话的时候,罗本将手里的剪子放下。随后从床缝里抽出来一柄长剑,剑柄握在手里之后,罗本的心这才稳了下来。随后对着黑衣人说道:“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黑衣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吗?今天住进大牢的大个子是百无求,那个管家和两个长随是吴勉、归不归和贾士芳假扮的。为的就是找到你,然后从你的口中打听出来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事情。现在听明白了吗?明白了还不快跑?”

  之前罗本被火山保护的太周全,从来不让他做危险的事情。所以罗本虽然听说过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的名字,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本人。要不然的话,今天见到了大个子那个头,已经把他和百无求联系到一起了。

  听了黑衣人的话,罗本愣了一下。随后他站在原地犹豫了起来,半晌之后,罗本看着黑衣人说道:“那你有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罗本,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我是冯北原……”说话的时候,黑衣人脸上的黑气隐去,随后露出来一张好像得了肝病,有些发黄的脸来。这人是广仁收下的弟子冯北原,说起来罗本还要叫他一声老师叔的。

  不过罗本仗着给自己撑腰的火山,从来也没有将这个冯北原放在眼里。不过面子上还要过去,当下不情不愿的给这个冯北原行了半礼。

  冯北原看在火山的面子上,也不跟他一般见识。直接说道:“你的运气好,这几天我来京城办事,遇到了吴勉、归不归。这才拆穿了他们的把戏。虽然他们一时之间还没有找出你来,不过凭这几个人的本事,把你挖出来是早晚的事情。罗本,你还不逃走的话,说不定今晚就要被抓住了……”

  “我走不了……”罗本有些无奈的看了冯北原一眼,随后有些沮丧的继续说道:“你有所不知,我奉了火山大方师的法旨。在京城等候……”

  “住口!火山大方师交代你的事情,不要对我说!”看着罗本要将这个秘密泄露出来,当下冯北原气急败坏的叫住了他。随后一摆手,继续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逃不逃是你自己的事情。罗本你看着办吧……”

  说完之后,冯北原不在理会罗本,转身从他的房间里面走了出去。等到罗本反应过来,推开门追出去的时候,自己这个师叔已经不见了踪影。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又退回到了房间里。开始盘算自己应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罗本回到房间之后,冯北原已经坐上了街对面的一架马车上。在他上车的一瞬间,原本蜡黄的脸色恢复了白皙,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相貌,竟然是吴勉的重好几代的外孙女婿贾士芳。

  贾士芳上车之后,马车夫便催动马车向着邵家新买的府邸行驶过去。此时的贾士芳已经快被气晕了,看在自己出自方士一门的情分上,他不想看到吴勉、归不归和两位大方师再起冲突,当下便冒险前来向罗本报警。没有想到这个废物死到临头竟然还是举棋不定,还要把火山大方师交代他的事情,说给外人听。自己那位师尊怎么瞎了眼,选了这么一个人……

  正在气头上的贾士芳心里不停这咒骂着罗本,不过毕竟还算是半个同门,也不能看着他被吴勉、归不归抓走。就他那点脑仁,归不归两句话他就能把两位大方师的藏身之处说出来。自己还要想想办法,怎么能瞒过吴勉、归不归,将这个废物救出去……

  就在贾士芳费尽心思想主意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府邸门口。不过等他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泗水号银号的大门口,这时候,赶车的归不归从前来跳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贾士芳说道:“到家了,怎么还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