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食盒

第二百二十七章 食盒

  “还有人没有拿到银票吗?”典狱司看了一眼大牢里十几个牢头之后,继续说道:“别给尊管添麻烦,你们清点一下人数……”

  刚才和大个子发生冲突的疤瘌眼算是这大牢里面资深捞头,他清点了一下身边这些狱卒之后,陪着笑脸对典狱司和老管家说道:“回大人和尊管,牢里的狱卒一共是一百一十七人。其中牢头十人,狱卒一百零七人都在这里了。有几个轮休的狱卒也回来了……”

  “没落下谁就好。”老管家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塞给自己银票的长随,将手里剩下的十几张银票还给他之后,笑着对典狱司说道:“大人,不知道您的衙门在那里?老夫我的年纪大了,受不了大狱的潮气,可否让老夫见识一下您的衙门?”

  典狱司知道这是要给自己送钱了。给这些狱卒们都发了五、六千两银子,自己这个典狱司怎么也要三五千两银子吧?说起来自己这个典狱司是个清苦的衙门,只能靠手下的牢头、狱卒盘剥犯人来上供那一点点银子。比起来什么河道、学政来,那就是个叫花子。

  当下,典狱司喜笑颜开的将老管家带到了自己的衙门去。留下这些发了一笔小财的狱卒们……

  半晌之后,老管家带着两名长随从典狱司的衙门走了出来。上了马车之后,老管家对着其中那个看管银票的长随说道:“看清了吗?罗本在里面吗?”

  这长随正是贾士芳假扮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晚辈没有发现罗本的行踪,如果不是他已经离开了大牢,那就是罗本改变了相貌……”

  “老人家我查过了狱卒的花名册,最近一段时间没有人离开。”老管家是归不归假扮的,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百一十七人,一人不少,罗本就是在这些狱卒当中。老人家我好像有点拖大了,知道就让姜腊再多活几天好了。现在还要自己麻烦找出来这个罗本。”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假扮成另外一个长随的吴勉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老人家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贾士芳都没有认出来谁是罗本,姜腊是怎么认出来的?”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一定是姜腊认出了罗本,不能是罗本认出了姜腊吗?”

  一句话点醒了贾士芳这个梦中人,他点头附和着说道:“是,罗本敢这么大胆留在京城,八成是已经易容。或者是夺舍……如果这样的话,那找起来就不容易了。”

  “也不是那么不容易,只是麻烦了一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能出来和姜腊相认,一定是担心这个昔日同门会坏了自己的大事。这才冒险出来的……过了这么多天大牢里面的牢头没有减少,说明他的大事还没有完成。”

  说到这里,归不归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大牢的方向,当下继续说道:“看起来这几天还要常来常往,可怜我们家傻小子了,还要在大牢里再住几天。

  就在归不归感慨的时候,那个疤瘌眼的牢头正陪着笑脸对着囚牢当中的大个子说道:”兄弟,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亲哥们儿了。你想吃什么就和哥哥说,牛街有家回回馆子不错,一会叫几个菜来。哥哥我陪着你喝点……单间已经给兄弟收拾好了,全套锦被,大前天刚刚弹的新棉花。

  兄弟你要是还觉得少了个捂被窝的,哥哥现在就去八大胡同。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姑娘?不是哥哥我跟你吹,除了清衣小班的头牌弄不来。你就说要什么样的,哥哥一准给你找来。”

  “别来这一套,你以为老子什么锅里的肉,嫌不嫌脏都要咬一口?呸!”大个子瞪了疤瘌眼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也别太近乎,谁是你兄弟?就你这小疤瘌眼还敢自称老子的哥哥。老子是有个哥哥,脑袋都被削掉了。你先把脑袋削下来再来攀亲戚,还哥哥……呸!该叫爸爸叫爸爸,该叫爷爷就叫爷爷……”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个子看了一眼身边其他几个犯人,随后继续说道:“老子那也不去,住这里挺好。你们要是真有孝心的话,就给哥几个一人来一床被褥。还有回回馆子,照着菜谱来一本,再来只烤羊也就差不多了。酒!再来十坛子酒,你们估计也弄不出来什么好酒,二锅头就行……”

  看在怡亲王府老管家的面子上,疤瘌眼也不敢和这大个子翻脸。反正这些东西都是老管家给钱,还能报不少花账。不花白不花。当下疤瘌眼将大个子所要的东西记录起来,所有开始吩咐狱卒去置办回回酒菜的事情。

  随后,疤瘌眼还想和大个子套近乎。一旦能通过他结交怡亲王府上的管家,那自己还做什么小小的牢头,有幸能在十三爷面前漏漏脸,或许还能混个六品、七品的武官,这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就在他哄着大个子,想要跟他拜个把子的时候。外面面看守大门的狱卒进来禀告,说之前跟着老管家一起的两位长随,带着食盒来给大个子送饭。

  这也是怡亲王府的人,当下,疤瘌眼急忙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跑了过去。到了大门外的时候,见到今天抱着自己,拦着他去伤害大个子的牢头也站在大门外,正和两个提着食盒的长随有说有笑的。

  担心被自己的同伴沾了便宜,疤瘌眼小跑到了这两个人的面前。亲手结果了他们手里的食盒,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怎么还麻烦您二位了?刚刚兄弟我还让人去回回馆子,定下了一本的上等酒宴。这事怪我没有说清楚,让两位白跑了一趟。食盒我送进去,等着那位兄弟吃完了,我把食盒和盘子收拾赶紧,还到府上。”

  “我们也是领了管家的差事,我们哥俩这样的下人,做的也就是跑腿的活。”刚才那银票的长随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交代差事的时候,我们管家说让我们亲眼看着他外甥吃完。里面有两道药膳,担心他嫌苦不吃,这才派了我们哥俩来。”

  当下,疤瘌眼也不阻拦,笑呵呵将这两个人连同食盒一起带到了里面的囚牢当中。

  “少爷,老管家担心您在大牢里没有胃口。在德兴楼要了一桌燕翅席,他们家做的清淡,您吃了不至于上火。”说话的时候,两名长随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来一盆一盆牢头们都没有见过的菜肴。

  黄的是鱼翅,透明的是燕窝。还有一些菜肴这些狱卒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当下附近的狱卒们也顾不得什么了,纷纷闻着香气凑了过来,看一眼他们闻所未闻的菜肴。

  “你说有这海底,做什么不好,偏偏去贩私盐。那个是鱼翅吧?过年的时候我做厨子的二叔做过一次,都是一丝一丝的,和这个也不一样啊。”

  “你那是什么鱼翅?我听说鱼翅也分好几种,人家吃的是最值钱排翅了。你看看那一大块颤颤巍巍的……”

  “你们差不多一点,好像我们没吃过似的。”疤瘌眼倒是蹭着犯人的伙食,吃过几次,不过品相也远不如这俩长随食盒里的鱼翅。当下他咽了口口水。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另外一名长随走了过来,将手里的食盒递给了疤瘌眼,说道:“这时我们管家送兄弟们打打牙祭的,弟兄们都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