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牢

  这天下午,十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被押送到了五城兵马司的大牢里。办好了交接手续之后,这些人都被换上了囚服,被分别关押在几个牢笼当中。其中有个大个子,他身材过于高大,没有合适的囚服。最后只好光着膀子,只穿着一只大裤衩和十几个犯人安排在一个牢笼里。

  负责这片牢笼的几个牢头,拿过花名册点了人名之后,其中一个疤瘌眼的牢头对着这些新进来的犯人说道:“天子脚下,你们这些刁民竟然敢贩卖私盐,还和缉捕的官差动手……你们疯了吗?现在被你们打成重伤的官差已经咽了气。你们就等着掉脑袋吧……”

  说话的时候,疤瘌眼抽出来皮鞭,对着这些犯人抽了几下。摆足官威之后,这才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们都是早晚要死的人,我们哥几个也不为难你们。一会家里人来探监,让家里人给你们带点好吃的。最后这几天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人都要死了,钱给谁省着?你们都是私盐贩子,有的是钱,这个时候不花,留着给你老婆后面找的男人花吗?”

  说到这里,牢头抽出来腰间的旱烟袋,点上火抽了几口,随后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们吃肉,总得漏点汤给我们哥几个喝吧?我们也不难为你们,外面送顿饭给我们哥几个五两银子的茶钱就足够了啊。你们拖家带口的都不容易,真一顿饭送上来再给我们百八十两,我们也不敢收……”

  “孙贼,百八十两给你做寿衣吗?你自己用不了吧?这是给你全家都预备齐了吗?不是老子夸你,你们家人心就是齐,嗝屁都手拉手一起。”这时候,牢里面的大个子突然开了口。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这些私盐贩子当中当头的。刚刚进来就选了最赶紧的地方躺着,一副混不吝的样子,斜眼瞅着刚刚说话的牢头。

  “看不出来你倒是豪横……”牢头狞笑了一声,随后走到了牢笼边,用手里的鞭子指着大个子,继续说道:“这里是五城兵马司的大牢,像你这样的混混一年死在这里的也有百八十个。我知道你有门子,能买通老爷放你出去。不过大牢里面我们哥几个说的算,说让你死在牢里,你连大堂都过不了。孙子你信吗?”

  大个子听了他的话,怪笑了一声之后,站了起来向着牢头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孙贼,你爸爸我也给你透个底,京城皇帝管一半,老子我管一半。老子我在大牢里有个三长两短,你全家得诛九族……”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窜到了牢笼边上,伸手抓住了那个耀武扬威的牢头。将他抓到了自己的身边之后,其他的犯人一拥而上,隔着牢笼的铁栅栏对着牢头一顿拳打脚踢。如果不是其他的狱卒见识不好,取下挂在墙壁上的腰刀,连砍带骂好不容易才把牢头救了下来。

  原本这个倒霉的老头算好的,自己站着的位置,这些犯人绝对伤不到自己。不过他忘了这个大个子手脚都被一般人长出一块,当下他被收下救下来的时候,已经鼻青脸肿,门牙都被打掉了几颗。

  当下,这牢头也是恼了,他从墙上摘下了长枪。隔着牢笼就要去扎里面的犯人,嘴里大喊大叫:“你们给我作证,是这个死贼囚要杀官越狱,我们这才杀光他们的!你们那点钱不要了,给你们上路的时候买纸钱烧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跑进来另外一个牢头。他从后面一把抱住了疤瘌眼,随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听了同伴的话,疤瘌眼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大枪。随后回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老头,吃惊的说道:“他们的来头这么大?有怡亲王府撑腰,还贩什么私盐?老邓你搞错了吧?”

  抱着疤瘌眼的牢头松了手,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大个子。现在怡亲王的管家就在外面,咱们典狱司差点就管人家叫爸爸了。一会人家就进来,看见你拿大枪扎他外甥。刘头,托你的福,咱们哥几个都别活了。”

  疤瘌眼这才将手里的长枪递给了自己的手下,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换了一副笑脸,冲着牢笼当中的大个子一抱拳,说道:“兄弟,老哥哥我和你闹着玩儿呢。看你一进来就是仪表不凡的样子,就知道兄弟你不是一般人。您舅舅是怡亲王府的大管家,这事怎么不早说。来人啊,把牢房打开,请咱们兄弟换个单间……

  兄弟你喜好那一口饭食?一会哥哥就去酒楼给你定席去。八大胡同里有没有相好的姑娘?哥哥也去给你接来……别和哥哥我提钱,你在这一天都是哥哥请客。谁让咱们俩一见如故呢?不瞒兄弟你,哥哥我以前是客栈里跑堂的伙计。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宾至如归……”

  就在这个时候,大牢的大门打开,身穿五品官服的典狱司陪着一个小老头,和两个长随模样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典狱司边走边陪着笑脸说道:“还让尊管您亲自跑一趟,让下面人来送封信就好了嘛。咱们外甥在我这里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您嘱咐几句就行,一会下官我就让咱们外甥住我那里。今天的堂官是我兄弟,等着我去说一声。那是什么贩私盐,明明就是咱们外甥看热闹,被错抓进来了嘛。过一堂意思意思就放了……刘大疤瘌!这是怎么回事,咱……尊管的外甥怎么还光着身子?赶紧去把我的皮裘拿过来。”

  “大人您太客气了,我这外甥刚刚从老家来,交了一帮狐朋狗友,惹下了这样的大祸。老夫我差一点就被他气死了……”老管家叹了口气之后,冲着囚牢里面的大个子一瞪眼,说道:“畜生!看看你干的好事。如果不是看在你妈是我妹妹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

  看到自己的舅舅到了,大个子老实了许多。原本豪横的脾气也收敛了起来,低着头不敢言语。

  随后,老管家又换了一幅面孔,唉声叹气的对着典狱司继续说道:“大人,您也不用特意关照这个小畜生,也让他在这里受几天罪,也涨涨记性。不过毕竟人在您这里,大牢来的规矩老夫还是知道的。老夫我可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说话的时候,老管家咳嗽了一声,站砸他身后的一名长随从怀里摸出来一大把足有上百张银票,恭恭敬敬交到了老管家的手上。

  老管家对着典狱司说道:“大人那一份老夫和您单算,这点是给弟兄们的一点茶水钱。这小畜生还在狱里呆几天,有什么到不到的,兄弟们还要多多照应。大家有一位算一位,都过来拿一张银票买茶叶喝。”

  老管家手里的银票一张五十两,大牢里一百多狱卒,这就要五六千两。到底是怡亲王的管家,就是大方……

  看着老管家手里的银票,却没人敢动。最后还是老管家说通了典狱司,大牢里大大小小的狱卒这才一窝蜂的跑过来,在一沓银票当中抽了一张。还有人拿了银票之后,跑出去将轮休的同僚叫了回来,一起分这杯羹。

  过了半天之后,所有的狱卒都拿走了一张银票。老管家手里还剩了十几张银票,看了一眼银票之后,他笑眯眯的对着典狱司说道:“大人,牢里的兄弟们都到齐了吗?如果有人没有拿到钱,这可不行。老夫我不能丢十三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