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辨认

第二百二十五章 辨认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姜腊好像疯了一样,不停将桌子上的肉食塞进了嘴里。饿了三天的喇嘛就像饿鬼一样,嘴里被塞满满的,还是不停将食物塞进去。直到嘴巴无法塞进食物为止。

  知道百无求和小任叁都是食量不小,宫里送来的早膳是加了量的,足够二十个人的分量。在姜腊风卷残云之下,桌子上的吃食在迅速减少。眼看着一桌子上早膳就要被吃光的时候,姜腊突然瞪大了眼睛。两只手不停伸进嘴里,想要将里面的食物抠出来。

  不过他动手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个喇嘛吐出来嘴里的食物之后,还是不停的扣嗓子眼,想要将里面的食物也一起抠出来。可是无论怎么扣里面的食物也无法抠出来……

  这时候姜腊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一样的颜色,他想要向周围的人求助。而屋子里面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好像看不到他一样,他们四个有说有笑,就是不看姜腊一眼。

  已经开始有伙计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他们和吴勉、归不归一样,就好像姜腊并不存在这里。

  被封住了术法的姜腊已经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将自己肚子里的食物吐出来。他无力的倒在地上,脑海当中的意识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起来。随后周围的声音开始变慢,那些伙计们的样子在姜腊眼里也开始变得古怪起来。直到他的意识消失,这个手上有千余条人命的方士终于被撑死了。

  姜腊死后,银号的管事亲自过来探了死人的鼻息。随后又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您圣明,这个喇嘛果然被撑死了……”

  “他死他的,老人家我圣明什么?”归不归冲着管事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门外喊道:“韦公公,你请进来吧,这个死人你带回去。听皇上要如何发落。”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小太监。冲着归不归行礼之后,小太监进来查看了姜腊的死尸,随后向吴勉、归不归行礼。最后将这个被活活撑死的方士从这里带回到了皇宫,雍正生性多疑,不亲眼看到这个人差点要了自己性命人的尸体,他是睡不好觉的。

  小太监带走了姜腊的尸体之后,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老家伙,你要他的命直接砍了他的脑袋就得了,干嘛还要这么活活的撑死这喇嘛?还有,你不是还想知道其他的事情吗?怎么不把他的魂魄留下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这姜腊就算真把天捅破了窟窿,那也是方士。广仁、火山只是躲起来了,却没有将他踢出门墙。徐福那个老东西一旦用这个来找我们的麻烦,那老人家我是吃不了兜着走。现在好了,是他自己饿傻了,把自己撑死了能怨谁?好在做了一个饱死鬼……”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经被收拾出来的桌子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姜腊只是个不入流的方士,他知道的东西也就这么多了。就算去问他的魂魄最多也就是这样了,何苦再找那个麻烦。不过他虽然没话好说,却还有另外一个人应该也知道这个罗本……我们是不是要去见见贾士芳那孩子了?”

  最后半句话是对着吴勉说的,白发男人用眼白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打算让邵家女人变成寡妇吗?”

  “我老人家哪敢有那个心思……”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姜腊已经死了,见过罗本的人眼前也就是士芳这孩子了。要不然的话,恐怕面对面我们也认不出来这个罗本……”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个时候和火山最亲近的罗本没有躲起来,反而出现在了京城。看起来他应该是再替火山做什么事情……或者迎接什么人,想要找到火山、广仁的话,还要着落在他的身上。

  听到了广仁和火山的名字,吴勉这才算松了口,对着老家伙说道:”你来安排吧,只要邵家女人别做了寡妇,剩下的事情随你。”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刚刚想要吩咐管事准备马车,他们要去邵家的时候,那位管事先一步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老人家,邵家的贾士芳老爷到了门口。要求见您和吴勉先生,您若是不想见的话,我就回他您几位正在办皇差。让他过几天再来……”

  “来了怎么能不见?”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随后继续对着管事说道:“请贾士芳进来吧,你让下人们都离开这里。老人家我正好有几句私房话要和他说。”

  片刻之后,贾士芳被管事带到了厅堂当中。贾方士对他们几位行礼之后,笑着说道:“这几天一直再忙在京城落户的事情,原本想带着拙荆和孩子们来给您几位请安的。不过正赶上今天是三清的寿诞,家里的女人们又是三清门徒。她们去了白云观上香,士芳我只能一个人过来了。您几位不要怪罪……”

  “这有什么?想当年如果不是被徐福带入了歧途,老人家我也差一点成了李耳的门徒。”归不归笑着让贾士芳坐下之后,继续说道:“士芳你来的正好,老人家我正好有件事要问你。听说过罗本这个名字吗?”

  听到归不归突然说到了罗本,贾士芳微微一愣,随后马上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之后,说道:“罗本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这么多弟子当中,他算是最受大方师喜爱的。如果不是方士一门消亡,火山大方师都想将大方师之位传给他……”

  听到贾士芳的话里有些醋意,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问的不是这个,是我人家听说罗本最近出现在了京城。如果士芳你见到他的话,应该能认出来吧。”

  贾士芳是个聪明人,他马上明白了归不归话里的意思。犹豫了一下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老人家,虽然士芳我不再是方士了。不过毕竟是方士一门出身,你让我出首昔日同门,在情在理我都做不出来……”

  “谁说让你出首同门了?一个小小的罗本,还不放在老人家我的眼里。”归不归拍了拍贾士芳的肩膀之后,笑眯眯继续说道:“是我老人家从姜腊的嘴里打听出来,这个罗本也牵扯在了那件事当中。一边是昔日同门,一边是当朝皇帝。士芳你来替老人家我选一下,应该站在哪里?”

  听了归不归的话,贾士芳再次犹豫了半晌,最后叹了口气说道:“那老人家您要保住罗本的性命,罗本不比姜腊,他是火山大方师的爱徒,如果知道是我出首了他,大方师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那他也要敢露面才行……”吴勉慢悠悠的回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贾士芳继续说道:“你是邵家女人的夫婿,我不会看着你出事的。”

  有了吴默庵这句话,贾士芳这才有了点底气。当下点头说道:“我与罗本虽然没有什么私交,不过还是可以认出他的。只是他现在身在何处,这个士芳确实不知。”

  “不用你知道,你就负责认人就好。”对着贾士芳说完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百无求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这次要辛苦你一趟了。你什么饭都吃过,就是没有吃牢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