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罗本

第二百二十四章 罗本

  一开始,姜腊心里还有些打鼓。不过三十万两白银实在太诱人了,当下还是乍着胆子来到了京城。开始收了五万两银子的定金,随后便施法用蛊毒害了雍正皇帝。

  原本以为皇宫一出事,里面皇家养着的大内修士便会出手来捉拿自己。当下姜腊还特意出京躲了一阵子,没有想到皇宫里面竟然对皇帝被蛊魇竟然还无办法。无论是御医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办法解了他的蛊毒。

  看到大清皇帝也不顾如此,当下姜腊便再次回京。找到了介绍人之后,又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皇三子弘时,当下将原本皇帝死后才能拿到手尾款也要到了手里。

  因为这件事办的太轻松,姜腊又打了主意,他并没有立即要了雍正的性命。而是一直拖着,然后到处打听和皇帝关系最好的大臣。打听出来了允祥之后,他便找到了允祥,从他那里讹了百万金银。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姜腊的野心也没有平息。他打算暂时雍正体内的五毒休眠,然后再去讹弘时一笔。等到从弘时那里再讹出来几百万两银子,这时候再了结皇帝的性命。结果在这个时候,突然被弘时的人告知,宫里请来了高人。让他立即下手。

  等到姜腊催动五毒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本事远在自己之上。无奈之下,他也顾不得再从弘时那里讹来银子了。连夜躲到了埋藏金银的宅子,原本以为那里安全,想不到还是落入了吴勉、归不归的手里。

  将自己的事情说明白之后,姜腊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将半碗肉羹端了起来,看到归不归没有阻拦之后,仰脖将肉羹喝了个干干净净。最后还将空碗来回舔了几遍,这才不舍的将空碗放在了地上。

  缓了口气之后,姜腊继续说道:“这些年我也发现了几个同门,不过他们和我差不多,都不会久住在一个地方。没过几年就要更换新的住处……”

  说到这里,姜腊看到归不归打算将剩下的半碗肉羹端走。当下他急忙说道:“我知道京城之内就藏着一个方士!他躲在天牢里面当牢头,之前我有个弟子进京的时候,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抓住了,我去救他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同门。他是火山最亲近的弟子,叫做罗本。如果有人知道两位大方师的下落,那就一定是这个罗本了……”

  说完之后,他急忙抢过了半碗肉羹,将里面的羹汤倒进了嘴里。不过饿了三天的胃口这点吃食还不能填满,当下姜腊有盯上了桌子上其他的菜肴了。

  “罗本?火山有这么一个弟子吗?老人家我怎么不知道?”归不归难得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就知道一个叫做贾士芳的弟子,是火山的弟子,也深得广仁大方师的喜爱,什么时候又出现这个叫罗本的了?”

  “罗本原本是明末皇宫里的钦天监,那个时候被火山看中收了做弟子的。”担心归不归不相信自己的话,姜腊急忙继续解释道:“罗本是火山亲自教授术法的,几乎就是手把手教出来的。他这样的待遇方士一门几乎没有,都说我们这一辈的方士最得宠的是贾士芳。其实最更干的是贾士芳,最得宠的是罗本……”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说句八卦的话,当时我们这些方士看着都眼红。有人私下议论这个罗本是不是火山大方师的私生子,或者是他的某段血脉……”

  说到这里的时候,姜腊看了一眼坐上的吃食。咽了口口水之后,继续说道:“大修士,我说了这么多罗本的事情,您是不是多少再赏点吃的?一点就行,就要一点……”

  吃喝了半碟饽饽加上一碗肉汤之后,姜腊的身体不在抖了,说话也开始利索了。归不归看了他一眼之后,将桌子上解腻的咸菜端起来,送到了姜腊的手里,笑眯眯的说道:“你清清肠胃,老人家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回答好了,这一大桌子的菜肴都是你的……”

  虽然只是一碟子咸菜,总好过什么都没有。当下姜腊也顾不得咸的晃,将一碟子咸菜都倒进了嘴里。一边嘎吱嘎吱的嚼着,一边陪着笑脸继续说道:“老人家您尽管问,只要我姜腊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肴之后,起身亲手端了一盆用米酒炖煮的万字肉。将这盆肉放在了姜腊的身前,说道:“娃娃,下面老人家我的问题你要想好了再回答,回答对了,这盆肉就是你的。如果你不知道胡乱说的话,那我们就三天之后再见了。”

  此时姜腊的眼睛盯着这盆肉一动不动,他机械的点了点头,说道:“大修士您尽管问,我一定如是回答……”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问你,这些年来你听没听说过海外的徐福大方师,派海外方士回到陆地寻找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了吗?你想好再回答。”

  听了归不归的话,姜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归不归想要知道的答案。

  老家伙以为他不知道,又不想错过这碗肉。当下笑了一笑,还是准备将这碗肉端走。想不到有了点力气的姜腊突然向前一蹿,两只手抱住了肉碗,对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您稍等,我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我要说的可能和您想的不太一样,我怕说了之后您不认账……”

  听了姜腊的话,归不归笑着说道:“好,不管你说的是什么。只要和刚才的问题有关,这碗肉就是你的。”

  姜腊这才算松了口气,他将肉碗抱在怀里,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徐福大方师是不是派人去回来找过两位大方师,不过刚才提到的罗本知道。上次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他让我不要在京城走动,以免惊扰了贵人。当时以为他说的贵人是皇帝,刚刚您说的话提醒了我,他说的弄不好应该就是徐福大方师派来的人……”

  姜腊担心归不归后悔,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伸手将肉抓起来,不要命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吃的噎住了,便用肉汤将嘴里的肉块送下去。眨眼之间便将小二斤的一块万字肉吞到了肚子里。随后又将肉汤一股脑的倒进了嘴里……

  “罗本……”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吴勉,笑眯眯的说道:“看起来这个叫罗本的小家伙真的不简单,我们要去牢里会会这个牢头了。”

  吴勉端起来一本清茶喝了一口,说道:“不怕吓跑了他吗?先去问问贾士芳,他应该更知道罗本是怎么一回事?或许这个罗本真的知道广仁藏在了那里。”

  归不归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依旧不知足的姜腊一眼,说道:“是不是还没有吃够?不过老人家我没有问题了。你也不要失望,刚才问题回答的不错。这一桌子菜肴都是你的了,放开了吃吧……”

  饿了三天的姜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定了归不归没有蒙骗自己之后。当下从地上窜起来,站在桌边,抓起来桌上的整鸡、羊肉就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人家……你放心,我带你们去找……罗本,看在我知无不言的份上,您……饶了……我。”

  归不归嘿嘿一笑,指着桌子上的菜肴说道:“先吃,吃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