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早膳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早膳

  雍正被魇镇一事,最后以皇三子弘时被囚禁为结束。当大喇嘛和他门下皇商的口供仍在面前的时候,弘时再也无话可说。
  
  当天,弘时被削去一切爵位、官职,被关押在自己的府内。这还不算,当天晚上,皇宫里面下了圣旨,将皇三子弘时过继给了雍正此生最大的劲敌和硕廉亲王允祀。随后以允祀行为不端、窥伺大宝为借口,削掉了允祀的王爵和一切官职。还给他改了一个阿其那(狗)的名字。将允祀连同他的子孙一起,从宗谱上除名,连带着将弘时也一并除名。
  
  一个月之后,弘时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府中。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人敢去查他的死因。
  
  弘时的事情虽然完结了,不过那位大喇嘛姜腊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写完了有关弘时的口供之后,他便被连夜送到了泗水号在京城的银号所在。
  
  吴勉、归不归也没有马上见他,先是将他关押在一个小房间里。没吃没喝的饿了三天之后,到了第四天早上,才把这个已经饿晕了的大喇嘛抬到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前。
  
  此时,他们几个正在享用早饭,一阵肉香袭来,让饿晕了的姜腊睁开了眼睛。哆哆嗦嗦的看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一眼,用尽了力气说道:“给……给一口,就一口……”
  
  “连辟谷都没有教给你,看起来火山对你也不怎么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亲手端着小半碗肉汤放在了姜腊的面前,随后看着他说道:“看见桌子上的吃食了没有?老人家我问你几件事,娃娃你回答上来一件,就给你一碗吃的。这碗肉汤给你开开胃……”
  
  姜腊什么也顾不得了,当下哆哆嗦嗦的抓过汤碗,仰脖一饮而尽。原本以为这碗汤下肚会多少缓解一下心里的饥火,没有想到这半碗汤下肚之后,反而饿的开始乱颤了起来。
  
  看到了姜腊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从桌子上拿下来一碗清蒸鸭子来,摆在了喇嘛的面前,说道:“你的运气好,这是皇上赏赐的御宴。这几天早中晚三顿都是宫里送来的,说实话,老人家我虽然辟谷不用吃喝了,不过看着这些大鱼大肉也觉得腻的慌。他们满洲人的早饭还真是不习惯……”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姜腊已经忍不住伸手去抢他手里的鸭子。眼看着他就要抢到的时候,老家伙却将这盆蒸鸭子向后拖了一点,正好避开了姜腊的手。
  
  “刚才没听到老人家我的话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问你问题,每回答上来一个,才可以吃的……”
  
  姜腊忍不住饥火的煎熬,他哆哆嗦嗦的说道:“你快问……快问……”
  
  “你听仔细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现在在什么地方?”归不归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姜腊,随后继续说道:“回答上来,这盆鸭子就是你的了。不过如果你胡乱说话的话,那就把你再关一天,明早我们再继续问答。”
  
  听到了归不归的问题,姜腊冷了一下。他只是火山门下一个不受待见的小弟子,那两位大方师再哪里,自己怎么会知道?原本姜腊打算随便说一个地点糊弄过去,不过想到还要再饿一天,那自己怎么受得了?当下只能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那就可惜了”归不归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随后回头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这只鸭子就便宜你了。”
  
  “老子就说直接弄死他就好了,你想问什么直接去问他的魂魄。他爹妈埋在哪都能告诉你……”百无求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大马金刀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好之后,一手捧着那只汤碗,另外一只手伸出来两根手指头在蒸鸭子身上轻轻一捻。一整张鸭子皮便都在百无求的手上了……
  
  随后,二愣子将鸭子里塞进了嘴里。这鸭子蒸的软烂,皮上的油脂已经化了。百无求只是一吸溜,一整张鸭子皮便进了肚子。随后,百无求当着快饿疯了的姜腊面,将整只鸭子吃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连鸭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看着百无求心满意足的样子,姜腊饿的已经快哭了。这时,归不归嘿嘿一笑,再次走了过来,看着这个喇嘛继续说道:“别急,一桌子的菜肴呢,鸭子没了还有鸡。鸡没有了还有羊肉,看到了那盆苹果炖羊肉了吗?足足二斤多……”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从桌子上端下来半碟子饽饽。放在了他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这是御膳房的猪油豆沙饽饽,刚刚人参吃了几个。说味道好的不得了,老人家我特意留给你的。听着……方士一门其他的方士都怎么了,怎么好像都突然消失了一样……”
  
  这个姜腊倒是可以回答,他眼睛盯着还冒着热气的饽饽。嘴里干巴巴的说道:“差……是四五十年前吧……两位大方师……要去办一件大事。结果……那件事情好像……失败了,因为担心……仇家找到,两位大方师……便躲藏了起来。
  
  和他们俩……关系近的……跟着一起走了。像我这样…..没人管的,只能自生自灭……这么说可以吗?饽饽……”
  
  姜腊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将手里的半碟子饽饽推到了姜腊的旁边。
  
  饿了三天终于见到了粮食,姜腊不管不顾直接抓起来一个饽饽塞进了嘴里,开始大嚼了起来。两三个饽饽下肚的时候,噎的这喇嘛直翻白眼。还是归不归直接将茶壶递给了他,一壶茶水送下去,这喇嘛才没有被噎死。
  
  半碟子饽饽下肚,反而给姜腊肚中的饥火添了一把柴火。烧的这喇嘛苦心洼胆,眼睛都开始隐隐变绿,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其他的菜肴。尤其是整鸡和那一盆羊肉……
  
  看着姜腊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他又拿起来一碗口蘑肉羹。将它放在了喇嘛的面前,说道:“说说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从方士变成了喇嘛。然后再说说知不知道其他的方士都藏在什么地方了。”
  
  姜腊一心盼着整鸡和羊肉,结果归不归只是端过来一碗肉羹来不说,还吻了两个问题。当下姜腊犹豫了一下,怯生生的看着老家伙说道:“大修士……您问的是……两个问题吧?是不是再加一个菜肴……”
  
  “两个问题吗?你不说老人家我还以为就问了一个。”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回头从桌子上拿下来了一个空碗,随后将那碗肉羹到了一半出来。将两个半碗的肉羹摆在了姜腊的面前,继续说道:“现在好了,这不就是两个菜肴了吗?”
  
  姜腊不敢再有什么话,当下他深吸了口气,将自己这几十年的遭遇说了一遍。方士的同门突然消失,甚至都没有人和他打招呼。一开始姜腊还到处去找找,找了几年也没有两位大方师的消息。
  
  因为传说有两位大方师的对头找方士的麻烦,他也不敢再以方士自居。开始做了几年和尚,因为受不了戒律,又换上了喇嘛的行头,开始以喇嘛自居。之后看着有江湖修士靠坑害他人谋生,姜腊便有样学样,想不到做了几年之后,名气竟然越做越大。还收了几十名弟子,靠着这些弟子去兜揽生意。谁给他钱,就帮谁做事。
  
  这些年来,死在姜腊手里的人命也有千八百条。直到康熙皇帝驾崩之后不久,突然有人联系到了他,要出三十万两白银,施展术法谋逆当今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