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忤逆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忤逆

  说话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喇嘛的后颈,随后将他举到了半空之中,又狠狠的摔了下来。

  一声闷响之后,大喇嘛被砸在了地上。这一下直接摔断了他身上十几根骨头,张嘴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原本他被举在空中的时候,还想过挣扎一下。不过后颈被掐住之后,气息竟然一点都提不起来。

  被摔在地上之后,才看到将自己制住的是个白发年轻人。这个人喇嘛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心里已经明白这是谁了。当下他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大修士饶命……我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姜腊,大修士看在我家师尊的面子上,放我逃生吧……”

  “一进门就知道你是火山的弟子了……”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看了这喇嘛一眼之后,他继续说道:“看来火山对你也不怎么样,但凡多和你说两句关于我们的事情。刚才你这话就不敢说出口。”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允祥身边的军卒已经取出来铁锁要将这个叫做姜腊的喇嘛捆绑起来。老家伙摆了摆手,对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允祥说道:“这样的锁链没用,他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学的就是控火之法。他就算全身的骨头都断了,施展术法烧断这锁链也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时候,归不归从怀里将昨晚拔除蛊毒的银针取了出来。随后蹲在地上将银针刺进了姜腊的小腹当中,就见银针刺进去之后,这喇嘛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原本黝黑的肤色也变得有些灰败起来。

  “这就没有问题了”归不归冲着允祥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封住了他的丹田,现在这喇嘛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都施展不出来了。不过千万小心一点别让他自尽了,老人家我还有些事情要从这喇嘛的嘴里打听出来。”

  这时候的喇嘛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当下他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允祥,说道:“十三爷,今天佛爷我认栽了。既然我死定了,那再拉上一个一起下水吧……花钱买通我要蛊杀皇帝的人是小三爷弘时。还有一件事,他还花钱买通了宫里的太监,将太和殿里正大光明匾额后面锦盒,换上了他的名字。只要雍正死在了我的手里,他便是继位之人……”

  这几句话吓了允祥一跳,这样的话传出去有损天威。没等这喇嘛说完,他亲自过去摘下了姜腊的下巴。随后抓起来地上的一块碎砖塞进了喇嘛的嘴里,随后对着在场的兵卒、侍卫们说道:“这是大逆不道的话如果从你们嘴里穿出来,别说十三爷我保不住你们的家小。刚刚这逆贼被制住之后便打掉了下巴,他什么都没说,你们也什么都没有听到。明白了吗?”

  在场的军卒、侍卫们知道十三爷这是在保住自己这些人的性命,当下纷纷跪在地上,诅咒发誓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当下,允祥这才吩咐将喇嘛送进皇宫,让皇帝亲自审问。这时被大火烧毁的厢房已经倒塌,里面的女人都死在了房屋当中。

  看着手下将喇嘛拖走之后,允祥这才来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说道:“这次多亏了两位大修士,想不到这喇嘛会是大方师的弟子。如果不是两位的话,今天允祥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怡亲王客气了,你是天潢贵胄,有上天庇佑,出不了什么意外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允祥继续说道:“看在大术士的面子上,老人家我多句嘴。这是皇帝的家事,怡亲王不要过多参与,将他送到皇宫就好。不要再去审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允祥苦笑了一声,回答道:“允祥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到了这个位子已经身不由己……”

  见到没有劝动允祥,吴勉、归不归只能跟着他再回皇宫。两只妖物和贾士芳还在宫里,归不归不是允祥,老家伙没有什么顾忌,也想看看雍正会怎样处置自己的儿子。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回到皇宫的时候。竟然在宫门口见到了被绳捆索绑的弘时家人,允祥向宫人询问,才知道就在他们去捉拿喇嘛的同时。领侍卫大臣鄂尔泰亲自带兵去弘时的府上,将皇三子弘时抓起来,送到了宫中。皇帝竟然也知道就是他的三儿子买通了喇嘛,想要至于自己死地……

  当下,允祥带着被捆绑起来的喇嘛,和吴勉、归不归一起来到了乾清宫外。这时见到被捆绑的弘时跪在门外,见到了允祥之后,弘时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对着怡亲王说道:“十三叔就我……我被弘历陷害,他谋逆父皇……”

  说到一半的时候,弘时见到了被捆绑起来的大喇嘛。这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再也瞒不了人,当下无力的瘫软在地。嘴巴轻轻的动了动,还想要说几句求饶的话,不过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面无表情的看了自己侄子一眼,允祥命人看守住大喇嘛姜腊。随后和吴勉、归不归一起走进了乾清宫外,正想要说话求见的时候。雍正的话从里面传了出来:“是老十三和两位大修士回来了吧,快快进来。朕快被这个逆子气死了……”

  允祥三人进来的时候,看到脸色惨白的雍正坐在了椅子上,面前摆着一个小巧的锦盒。旁边摆着一张纸,上面用满、蒙、汉文写着将天下传于皇三子弘时的字样。

  “想不到朕养了这么一个狼子野心的混账!他一边卖通喇嘛想要朕的性命,一边又偷偷更换了正大光明匾额后面的名字。朕一死,这天下就是他的了,真是一手好算盘……”看到了他们三个进来之后,雍正也不顾什么城府了。将桌子上的纸递给了自己的十三弟,随后冲着吴勉、归不归惨然一笑,说道:“让两位大修士见笑了,朕竟然生下了一条狼崽子……这些天朕被折腾的死去活来,都是弘时这个好儿子的手段!”

  这时候,在一边坐着的百无求站了起来。二愣子大大咧咧的站在了雍正面前,说道:“这事儿你得想开点,谁跟老子说的来着?什么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遇到这么窝心的事情,你就得给自己宽心。皇上你要这么想,这个小杂种想要谋朝篡位。可他也是你亲生的啊,肥水不流外人田。肉烂在了锅里,如果弘时这小王八蛋是你老婆和别人生的,最后还害死了你,占了你的皇位。这才叫真正的窝火,这么一想就好多了吧?”

  如果不是顾忌打不过你,就凭你这两句话,朕现在就剥了你的黑皮。雍正心里话不能说出来,只得自己叹了口气。

  “陛下你别和这傻小子一般见识,它不是人,也不怎么会说人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站在最后,一句话都不敢乱说的贾士芳,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弘时忤逆,也还是没有逃过陛下的法眼。”

  “这是老天可怜朕,怕朕真死在弘时的手里,这才假借弘历的嘴来向朕示警。”在这样活神仙的面钱,雍正当他是救命恩人,也顾不得什么家丑了。将弘历叫到了身边之后,继续说道:“朕被弘历无意当中提醒,查了他们兄弟几个的账目。还去正大光明匾额后面查看了锦盒,果然被朕猜中了。现在喇嘛你们也抓回来了,等到稍后账目送过来,朕看弘时还有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