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差距

第二百二十一章 差距

  “儿臣说不好,既然十三叔说是宫里的人,那一定是没错的。”弘历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之后,再次将头低下,说道:“不过依儿臣的浅见,未必是八叔、十四叔他们。现在大清是皇上的天下,已经成了事实,他们应该不敢再打皇位的主意。最多只是在政务上面给皇上添堵……”

  说到这里的时候,弘历闭上了嘴巴,随后继续低着头垂首侍立在一边。

  雍正这一阵子也被折腾的不轻,他依靠在椅子上,看了自己指定的继位之人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有什么顾忌……朕虽然没有外宣皇储,不过弘历你自己心里明白,朕大行之后,这天下就是你的。你的名字已经在正大光明匾额后面了……”

  听了雍正的这几句话,弘历颤了一下。随后跪在了地上,说道:“儿臣对皇上没有二心,儿臣皇庄往来账目,以及最近花销一应都在府中。皇上您派人去查看……”

  “朕什么时候说是你了,你是朕的儿子,还会不信你……”雍正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他已经反应过来弘历到底要说什么,顿了一下之后,雍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总管太监苏培盛说道:“传鄂尔泰和隆科多进宫。另外,把太和殿正大光明匾额后面的锦盒拿过来。这如果走漏了消息,朕就诛了你的九族……”

  看着大太监离开了乾清宫,雍正看了弘历一眼。随后再次坐回了太师椅上,闭上了眼睛嘴里继续说道:“弘字辈的皇孙当中,也就是你最像圣祖了。但愿这次你错了……”

  与此同时,吴勉、允祥一行人的人马已经停在了城东的一座民宅附近,允祥手里金条冒出的青烟飘到了民宅之内便消失。

  允祥见状之后冷笑了一声,虽然吩咐自己的军士下马。悄无声息的将这座民宅围了起来,他自己从怀里掏出来一柄朱砂笔。在外墙画了一个大门,随后在门内又画了只有吴勉、归不归才能看得懂的符咒。

  “怡亲王,大术士还真是教授了你不少的好东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末法之后,这穿墙之法已经没有多少人是施展出来了。现在的修士宁可学飞贼翻墙,也不愿这么麻烦学习术法穿墙而过了……”

  “这都是师尊他老人家逼着学的,那时允祥年纪还小,如果放在现在再学,恐怕也觉得还是翻墙省力一点。”允祥回话的时候,已经画完了最后一笔。随后向着吴勉、归不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过这二人却没有从他画的阵法当中穿过的意思,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允祥一眼,随后从墙壁另外一边穿了过去。老家伙笑了一下,说道:“怡亲王不用客气,你是天潢贵胄,老人家我们怎么好沾你的便宜。”说完之后,归不归跟着吴勉一起穿墙到了里面。

  原本允祥想要在他们俩面前显摆一下术法,在他的眼里,大术士席应真的术法天下第一,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不熟悉巫蛊一道,所以才让归不归在皇帝面前露脸。现在看到吴勉、归不归既不施法,也不画符就能穿墙而过。这时候允祥才明白自己和这两位大修士天差地别的差距……

  当下,允祥只能硬着头皮从自己画的阵法当中穿墙而过。这时候,其他的军足纷纷跳到了墙上,随后靠无声息的跳到了院子里。这些人大都是江湖上的绿林人出身,各个都带着功夫。落地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不过这民宅当中却不见有人起来。顺着东厢房还传来一阵一阵的呼噜生,就在允祥带着手下想要冲进东厢房的时候,站在最前面的归不归却突然做出来一个让他们停下的手势。

  随后老家伙蹲在了地上,他将脚边的一块青砖扣了出来。随后笑着轻声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这就有趣了,黄教的喇嘛却摆下了方士的阵法。看起来今天我们要一箭双雕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从青砖下面抠出来一把红色的朱砂,随后有在朱砂当中摸出来一根极细的钢索。好像棉线一样的将钢索拽断之后,这才笑嘻嘻的对着允祥说道:“怡亲王,阵法已经破了,你们现在可以动手……”

  看到老家伙发现了阵法,允祥后背冒出来一阵凉气。刚才自己带着手下贸然冲过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看到了阵法被破,这才不再犹豫,轻轻的拽出来自己的长剑,带着百八十名翻进来的手下向着厢房里面冲了过去。

  这些军卒直接踢开了房门和窗户,冲了进去。就见里面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胖大喇嘛。还有几个女人躺在他的身边,四个人本来正在呼呼大睡,突然被冲进来的人惊醒。当下女人们吓得连连大叫,那喇嘛惊慌过后,看到冲进来的只是凡人军卒。当下脸上全无惧意,竟然跳起来将床后的墙壁撞出来一个大窟窿,随后从这里逃了出去。

  大喇嘛逃走的同时,还不忘回身打出去几个火球。他也不管里面的女人,瞬间将这厢房烧成了一片火海。

  从房间里面掏出来之后,喇嘛这才发现院子里面到处都是军卒。为首的一个人正是那位怡亲王允祥,昨晚他被宫中的人通报了消息,说有高人再给皇帝拔除蛊毒。还答应只要了结皇帝,马上再给二百万两白银答谢。当下这喇嘛立即催动五毒,想要彻底了结皇帝。想不到自己刚刚施法,便彻底和五毒断了联系。

  喇嘛知道皇宫里面真来了高人,这才带着妻妾连夜跑到了这个谁也不知道的藏金之所。昨天讹来的一百万金银,加上另外那个人给的三十万两白银都埋在后院。这里谁也不知道,只要过了风声之后,自己再带着这些银子离开京城。找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逍遥的过完后半辈子。

  想不到天刚亮允祥竟然找到了这里,不过这个时候,大喇嘛还是不慌张。这里面对自己有威胁的就是一个允祥,不过这位皇子毕竟修炼的时间太多。远不如自己这百十来年的修炼。之前二人也比试过,大喇嘛并没有施展全力。现在为了保命,也顾不得他是不是皇子了。先杀了他吓住其他人,自己才有机会逃走。

  当下,这大喇嘛一挥手,一面火墙硬着那些从后面追过来的军卒扑了过去。借着这个机会,他硬着允祥冲了过去。

  允祥见到这喇嘛竟然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心里大怒。举剑向着这个一丝不挂的大喇嘛劈了过去,另外一只手掐了个法诀,对着喇嘛打出去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想不到这喇嘛完全不理会火球,任由火球打在自己身上。只见火球接触到了他的身体之后,竟然立即熄灭。这时喇嘛已经到了允祥的身边,空手抓住了劈过来的剑锋……

  与此同时,允祥身边的侍卫手里的刀剑也砍在了大喇嘛的身上。喇嘛身上显出来一道红光,四五柄刀剑竟然全部断成了两截。随后大喇嘛狞笑着对允祥说道:“十三爷,今天佛爷就超度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你们这是在玩家家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