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章 因由

第二百二十章 因由

  康熙四十一年,康熙皇帝南巡。当时还只是贝勒的允祥随驾,在路上巧遇到了在酒肆喝酒的大术士席应真。当时那位大术士忘了带钱,正准备施展五鬼通神之法,去当地县衙的银库借点银子花花的时候。遇到了只有十几岁的允祥。
  
  允祥看着这个白胡子老头似乎是忘了带钱,看着他也不像是白吃白喝的无赖。当下便十分豪爽的替席应真结了酒钱,然后还给了二十两银子的路费。
  
  席应真活了几千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孩子。他除了自己的弟子和刘喜、孙小川与归不归之外,几乎没有吃过别人。当下被允祥的好爽劲吸引住,此时正当大术士这一世的弟子亡故。
  
  当天夜里席应真便施展术法到了允祥的住处,在这小孩子面前显露了点术法之后。便收下了这位异族皇子为徒,而允祥的资质也确实不错。将大术士养在王府当中,在大术士的教授之下,这十几年来他的术法也算是略有小成了。
  
  还是康熙驾崩的那一年,席应真听说了江南办了一场青楼的花魁大赛。有这样好的事情,他也顾不得什么弟子不弟子了。当下大术士直奔江南,之后便了无音讯。
  
  席应真离开之后的第二个月,康熙皇帝驾崩。康熙生前两度废立太子,之后并没有当众指定继位之人,只是将写有继位之人姓名的锦盒放了太和殿的正大光明匾后面。
  
  当时和雍正争夺皇位的有以八王允祀,十四王允禵等数位皇子。当时以允祀的势力最大,他府中养了不少的修士、死士。允祀一直以为康熙会将皇位传给自己,当得知正大光明匾额后面的锦盒里写的是胤禛(雍正)的名字之后。心里大怒,开始做出最后的努力,派出死士和修士去刺杀京畿军营的武官。打算在皇位昭告天下之前先下手为强……
  
  当时雍正看出来了允祀的企图,让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十三弟允祥务必稳定住军营。在他继位之前,军营要掌握在他们哥俩的手里。
  
  当下,允祥孤身一人冲入军营。用席应真教授自己的术法、阵法。守住了大营,雍正继位之后,京畿周围的几座大营都效忠了这位新皇帝。允祥也可以说在雍正继位当中,立下了第一大的功劳。
  
  雍正继位之后,拼命的加封允祥王爵和财物。因为忌惮八王允祀盘根错节的关系,并没有马上灭掉巴王一党。想不到雍正自己却中了暗算,他继位之后不久,在御花园赏花时突然晕倒。随后身体的皮肤开始溃烂,等到溃烂的皮肤长好之后,便成了五毒的模样。
  
  允祥不通巫蛊一道,看到了雍正的伤痕之后也无从下手。当下派出几路快马前往江南,去寻找自己老恩师席应真的下落。不过大术士好像人世间蒸发了一样,竟然一点踪迹都没有查到。无奈之下,允祥这才开始打其他有名修士的主意。
  
  怡亲王想要请广仁、火山,却发现他们两位大方师已经消失了几十年。而他们的方士弟子们也跟着一起消失了,继续找下去,突然听说南京邵家有位上门女婿正是当年火山大方师的弟子。这才将他请到了京城。
  
  在贾士芳进京的路上,允祥突然探听到广仁大方师出现在京城周围。当下他急忙亲自出城去请,结果在城外转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找到那位大方师。无奈之下,只能回到京城,再想其他的办法。这才有了回京的时候,在城门前见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那一幕。
  
  回京之后,允祥准备先回家换身衣服,再去见雍正的时候。一个庞大的红衣喇嘛找上了门……
  
  这庞大的喇嘛没有丝毫的隐瞒,见到了允祥之后,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受人所托,收了三十万两银子,施展巫蛊之术要谋害雍正皇帝的人。因为觉得对方给的银子少了,这才来找和皇帝关系最好的允祥。当场说出来只要在今天之内,再给他一百万两白银的话,就把皇帝身上的蛊毒拔除。
  
  这大喇嘛能说出来雍正身上伤痕的模样,看起来也就是那个下手谋逆皇帝的人没错了。
  
  原本允祥想要将这个大喇嘛拿住的,不过二人一番比试之后,允祥这才发现自己和这大喇嘛是伯仲之间,而且这喇嘛还用雍正的性命来要挟自己,当下只能暂时稳住大喇嘛,他赶紧去筹那一百万两银子。
  
  这笔钱从皇宫里面的内库出最稳妥,不过那个大喇嘛说了一句话让十三爷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怡亲王,喇嘛我是你的话,就不要去动皇宫内库的主意。你这么聪明,应该也知道就是皇宫里面的人出钱,让大喇嘛我了结皇帝的。你动了内库,那个人就会知道。到时候他再想别的法子,那你可是防不胜防……”
  
  允祥的俸禄虽然不少,不过他的钱刚刚被自己的侄子,当今皇长子弘时借走,补了他自己皇庄的窟窿。允祥又不想在京城闹出的动静太大,这才派人去找了泗水号,想着他们是天下第一的大财主,一百万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最后让管家带人连取代借的,务必要在今天借来一百万两白银。他自己则趁乱去了趟皇宫,将这件事告知了雍正皇帝。
  
  虽然管家带回来的一百万有金有银,不过大喇嘛倒是不挑食。当下当着允祥的面装神弄鬼一番,随后带着金银离开了王府。允祥留了个心眼,派人悄悄跟着喇嘛。他自己则亲自进京向皇帝奏禀,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吴勉、归不归他们。随后亲眼看到归不归是如何赶走拔除五毒的。
  
  听了允祥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剩下的就是十三爷你带人去抓喇嘛,才发现他已经找不到了,是吧?你的运气好,昨天是管老人家我借的金子……”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一块镇纸大小的金条。当着雍正的面,他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皇上,十三爷,老人家我给你们来个戏法……”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手指在金条上面蹭了几下。随后就见金条上面竟然冒出来一阵青烟,这青烟久聚不散,向着皇宫外面飘了过去。
  
  “老人家我在那几万金子上面做了点手脚,跟着这股青烟,十三爷你就能找到那百万金银在什么地方。估计那喇嘛也是个舍命不舍财的主……”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恢复过来的雍正。随后继续说道:“皇上,这次不能再让这个喇嘛跑了,老人家我和吴勉跟着十三爷去一趟,百无求和任叁守着陛下,我们去去就回来……”
  
  雍正虽然心里不舍,不过想到只要抓住了这个大喇嘛,就能把他背后的允祀彻底挖出来。这也算是了结他的一个心病……
  
  当下皇帝急忙说道:“想不到这次几位又出钱,又出力的,朕心里明白……”
  
  雍正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已经起身向着,拉着吴勉和允祥一起向着皇宫外面走去。
  
  此时允祥在皇宫外面留下了五百骑兵,这位十三爷怡亲王直接翻身上马。随后又挑了两匹快马让吴勉、贵不贵骑上。随后一路跟随着青烟,向着远处冲了下去。
  
  这时候,还在乾清宫里面的雍正,看了一眼还在一边垂首侍立的弘历。随后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弘历,你看是谁在幕后主使那喇嘛来魇镇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