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皇子

第二百一十九章 皇子

  因为雍正的身体还是又些虚弱,当下直接将早膳安排在了乾清宫中。这个时候不管皇帝吃不吃,早膳都已经准备好了。当下十几个太监、宫女将一个装着菜肴的食盒捧进了乾清宫当中。

  饿了一晚上,百无求放开了量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听到了雍正的话之后,说道:“皇上你这么说就是瞎客气了,谁闲的没事,天天用丹药当饭吃?那个谁,你把那盘子烩鸭子给老子端过来。还有那盆鹿尾巴……还有那个羊肉丝……”

  雍正是个讲究仪态的,看到了百无求和小任叁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他的心里有些厌烦。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其他的表情,看着他们几个桌前的菜肴转眼即逝,当下笑着又吩咐御膳房继续传菜。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服侍的皇后劝了几句:“皇上的龙体刚刚康复,还是回去休息的好……”

  雍正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笑吟吟的和归不归、百无求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让太监将自己面前的菜肴端过去,赏赐到百无求和小任叁的桌子上。以往这样赐宴的王公贵胄,被赏赐了菜肴之后都是要跪下谢恩的。不过这几个人、妖都是顶天的修士、妖物。能在这里吃一顿,已经是给皇帝天大的面子了。

  看到雍正没有理会自己,皇后顿了一下,随后抬头看了宫殿外还跪着的三个皇子。继续说道:“弘历他们都跪了半天了,地上都是露水。别老子再落下什么病根……”

  “跪不死的,朕在他们这个年纪,还不是一样在宫门外跪着等圣祖训示吗?”原本雍正夹起来一块鹿肉,当下又觉得没了胃口。当下把筷子放下,笑着对吴勉、归不归他们说道:“让几位大修士见笑了,皇后虽然是一国之母,不过还是难免有些护犊……”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跪在宫门外的几位皇子,说道:“皇后娘娘说的没错,清晨的露水最寒。老人家我也替皇子们求情,陛下还是让几位皇子进来吧。都是天家骨肉,皇子若是受了风寒,陛下也会担心。”

  雍正就等着这个老家伙给个台阶,当下笑着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身边的总管大太监说道:“去,让他们三个……让弘历进来见见几位大修士,弘时和弘昼跪安吧。让御膳房给他们哥俩也准备这样的一桌早膳,让他们拿回王府用膳。”

  听到皇帝突然改了口,皇后虽然有些无奈,不过也不能在说什么了。

  归不归看了宫门外一眼,就见听说了皇帝只允许四皇子弘历晋见之后,一位年纪稍长的皇子顿时面露不悦的神情。看他连说带比划的样子,似乎是在想大太监询问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只是接见老四弘历,却不见自己。他们兄弟三个都是雍正的儿子,为什么还要分出来远近厚薄……

  不过这里毕竟是在乾清宫外,这位皇子还不敢把事情挑大。争辩了几句无果之后,他冷笑了一声,转身向着皇宫外面的方向走了过去。另外两位皇子劝了几句,却没有将走了的皇子劝回来。最后,其中一位十来岁的皇子在大太监的引领之下,来到了乾清宫中。另外一位年纪最小的皇子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没没敢直接走,在宫门外磨蹭着等自己哥哥出来。

  昨晚雍正已经提到了过了弘历的名字,现在乾清宫的人都知道这是以后要继承大清皇位的人。当下乾清宫当中的太监、宫女自觉不自觉的对这个十来岁的小皇子巴结了起来,已经有人抢先对着这位皇四子行礼起来。

  看到守在门口的太监对着自己行礼,弘历的眉头皱了一下,随后站在宫门口一动不动。雍正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弘历进来,转头看了一眼之后,皱着眉头说道:“你在外面做什么?苏培盛(太监总管)没让你进来吗?”

  听到了雍正的话之后,这个十来岁的小皇子在门外行礼,随后说道:“陛下身边的宫人向儿臣行礼,儿臣惶恐,不敢擅处……”

  按着皇宫的规矩,皇帝身边的太监、宫女不必向包括皇子的外臣行礼。不过这么多年以来,遇到势大例如顾命大臣这样的官员,皇帝身边的宫人也是要行礼的。尤其是先帝康熙晚年的时候,宫里的太监、宫女不知道前途如何,当下开始拼命的巴结外臣,想在宫外找个靠山。这几年这个规矩已经名存实亡,几乎没有人再遵守……

  想不到这个时候只有十来岁的弘历竟然会说到这些,雍正微微一愣之后,对着自己的大太监苏培盛说道:“听到宝亲王说的了吗?门口刚刚对皇子行礼的人杖责二十,宫女出宫发配回原籍,太监送到玉泉山挑水去。你这个总管太监降一等使用……”

  处置完了这些太监、宫女之后,雍正继续对着自己的四儿子说道:“弘历你过来,这几位是活神仙一般的大修士。他们昨晚施展了法术医治好了朕身上的顽疾,你替朕向他们几位行礼。”

  雍正身中蛊毒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对几个儿子说,弘历之前虽然听到了几句风言风语,不过也没敢往有人想要魇镇皇帝这方面去想。听到这几个古古怪怪的人医治好了自己的父亲,当下二话不说,直接跪在了地上,代替皇帝行了大礼。

  “这怎么敢当……”归不归嘿嘿一笑,等到弘历礼毕之后,这才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皇子行礼,这不是折煞老人家我的阳寿了嘛,殿下快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不久之前离开皇宫,去捉拿魇镇皇帝喇嘛的十三爷允祥回到了皇宫。他短短时间便空手而归,看样子要捉拿的喇嘛八成是逃掉了。

  果不其然,允祥有些尴尬的对着皇帝行礼之后,说道:“皇上,臣办事不力。昨天收钱还想要对皇上不利的喇嘛已经逃走了,我已经让刑部画影图形。在京城周围严查这喇嘛的行踪。”

  弘历显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这位十三叔。听到他继续说道:“不过臣还是抓到了几个小喇嘛,从他们的嘴里打听出来。是昨晚有人去向喇嘛通风报信,喇嘛这才突然施法,想要重新控制住陛下体内的蛊毒。好在有几位大修士在,这才逢凶化吉。”

  “有人向喇嘛通风报信?”雍正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随后沉着脸说道:“老十三你说对了,朕身边还真有人吃里扒外!就是为了防住这个人,朕连自己的体己钱都不敢动,查到是谁了嘛?”

  “臣已经再查了,昨晚所有从宫中外出的名单已经拿到手了,稍后会一一排查。”说到这里的时候,允祥对着归不归的位置笑了笑,说道:“归大修士,家师大术士席应真想您为好。当初家师说过,他老人家不在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还要请您帮忙……”

  “原来十三爷你真是大术士的弟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很吃惊一样。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惊诧的表情。看了一眼允祥之后,继续说道:“看在大术士的份上,这件事老人家我是要管一管了。不过皇上和十三爷怎么也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下吧?这件事没有看着的那么简单……”

  听到他们这些人要说隐秘的话,弘历当下便想要避开,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雍正突然开口说道:“弘历你不要走,这件事你也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