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拔蛊

第二百一十八章 拔蛊

  随后归不归相继又将雍正身上其他的几出疤痕挑破,将蜈蚣、蝎子和壁虎谜样的血肉切割了出来,把离体的蛊毒仍在了盛满酒水的茶杯里面。
  
  等到最后要处理盘在雍正腰间蛇形疤痕的时候,多多少少出现了一点问题。老家伙这次没用银针,直接用银刀将将蛇头的位置划开一道口子,随后将轻轻拨开了贴在表面的皮肤,将蛇头的位置完全露了出来。
  
  就在归不归打算将蛇头切割出来,然后将它从雍正身上抽离出来的时候,那蛇头突然摆动了一下,随后冲着归不归张开大嘴一呲牙,紧接着向后退去,竟然好像活了一下,窜到了雍正体内的其他地方。
  
  看着一条蛇在自己身体里面游走,雍正的脸色都吓白了,以为蛊毒已经活了,那自己的性命也就难保了。不过他毕竟是康熙亲自挑选出来的继任者,当下竟然还能对着允祥说道:“老十三,如果朕有什么不测的话。大位传给你侄子弘历,你做摄政王……如果弘历不是帝王的材料,废立皆有你心意。这个皇帝你来做……”
  
  允祥也是学过几天术法的,他知道这样的蛊毒对归不归来说不算什么。不过听到自己四哥话里有托孤的意思,当下允祥立即跪在了地上,对着白色灰白的雍正说道:“四哥你放心,这几位都是通天的修士。这点蛊毒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皇上您一定遇难呈祥。大清还指着您外扩疆土,一统天下万万年……”
  
  “十三爷你过一会再说拜年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说话的时候这老家伙用两根指头掐住了雍正皮肤里面的蛇头。随后对着被吓呆了的大太监说道:“去找口大缸来,里面装满酒。老人家我给皇上看个戏法……”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两根手指头牵引着蛇退回到了刚才他切开皮肤的位置。就见一条蔫了的血肉大蛇一点一点从这里,被老家伙从雍正的身体里面抽离了出来。
  
  这时候,三四个小太监将院子里的水缸搬到了宫殿当中,随后其他的太监搬过来是十几坛美酒,倒在了水缸当中。
  
  看到水缸被倒了七分满之后,归不归让这些小太监退下。随后将手里的血肉大蛇扔进了酒缸当中,这条大蛇接触到酒水的一瞬间,好像活过来一样,在酒缸里面翻腾了起来……
  
  这时,归不归看了酒缸里面的大蛇一眼之后,对着想要靠近一点看清楚的小太监们说道:“你们离它远一点,你们都是无根之人。一旦被这条蛊蛇缠住,老人家我也救不了你们……”
  
  随后,老家伙亲自将刚刚从雍正身上剥离的皮肤再次粘了上去。随后掏出来自己炼制的伤药,亲手给皇帝包扎好了伤口。这才继续说道:“陛下您修养几天,这点伤势自己就回愈合的。剩下那点伤痕都是引五毒的蛊引,五毒既然都拔出了,十二个时辰之内那些伤痕自己就会消失的。”
  
  看到归不归将大蛇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拔了出来,雍正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到了肚子里。这时候之前所有不适的症状全部一扫而光,皇帝拉着老家伙的手,说道:“这次多谢老先生了,朕要册封老人家您为护国天师……”
  
  “这个就算了吧,不瞒陛下,护国天师这样的头衔老人家我差不多也拿到十个八个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原本就是大清子民,为陛下效力也是本份的事情。不算什么……不过陛下一定要表示什么的话,我老人家名下倒是还有个叫泗水号的小买卖。陛下登基之后,把小号的盐引收了回来。您看能不能……”
  
  “盐引?还有这样的事情。那朕就赏泗水号一张无期限的盐引……”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一张盐引算不得什么。这盐引原本是十年发一次,过了几年之后朝廷收回,然后重新定价再继续发放。这样一来,泗水号便有了一个没有期限的官盐生意……
  
  这时候,看到雍正安然无恙之后,允祥开口说道:“皇上,这件事臣弟被那蒙古喇嘛戏耍了。之前还有顾忌,既然您已经恢复过来,那便是百无禁忌……臣弟愿亲自领兵抓获喇嘛,拷问出来谁是幕后主使之人,和施法的狂徒。”
  
  雍正也觉得该到了清算的时候,点了点头之后,回答道:“老十三,你不要调京城的兵。别看此事是宫外的人施法魇镇朕躬,其实是祸起萧墙。和咱们那几个老兄弟脱不了干系……兵部和五城兵马司里面都有老八老九的人,你直接去调直隶总督的兵马。行事之时要小心,千万别中了匪人的暗算。朕给你尚方宝剑,就算是当朝的王公贵胄,你也有先斩后奏之权……”
  
  允祥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乾清宫。这时候,雍正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说道:“怡亲王去捉拿匪人,还要劳烦几位大修士陪着朕这里。经过这些天寝食难安的日子,朕真是被折腾的怕了。”
  
  “陛下,其实怡亲王去了,恐怕也是无功而返。”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刚老人家我拔除最后蛇蛊的时候,那个幕后对陛下不利的修士便已经察觉到了。此时他应该早就逃走了,其实怡亲王能晚走几步的话,我老人家或许还有线索找到那些人……算了,既然十三爷已经走了,那老人家我请皇上看个戏法……”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之前从雍正身体里面取出来装有蜈蚣、蟾蜍、蝎子和壁虎的酒杯。随后一股脑的倒进了酒缸当中,就见五毒相遇之后,开始相互的撕咬、啃食起来。
  
  经过一番厮杀之后,最后只剩下那条大蛇还在酒缸里来回游走。只是一连吃下其他四毒之后,这条大蛇的动作也开始缓慢了起来。时不时张嘴喷出来一口鲜血,只是鲜血很快便在酒水当中化为乌有……
  
  过了片刻之后,这条大蛇的身体开始慢慢溃烂。又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只剩下一副蛇骨沉在了酒缸地下。归不归用银刀在酒缸里面搅了两下,蛇骨竟然融在了酒水当中。只是酒水依旧清楚无比,不是亲眼看到的话,谁也不会相信刚刚五毒都死在了当中。
  
  看到大蛇也完全融入酒水当中之后,归不归这才指着这缸酒水,对着雍正说道:“这坛酒水现在剧毒无比,凡人喝下几个呼吸之间,全身的皮肉便会化为血水。不过只要被太阳暴晒百日,里面的毒素便会消失的一干二净。如果有走了炼丹一道的修士,这缸酒水还可以化解丹毒……”
  
  听到归不归说道炼丹的时候,雍正的眼睛一亮,他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不过话到了嘴边,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又咽了回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微亮。远处走来三队人马。三队人马停留在了乾清宫外,随后侍候雍正起居饮食的大太监说道:“皇上,三位皇子前来给您请安来了……”
  
  雍正抬头看了外面一眼,随后摇头说道:“让他们先跪一会吧,朕要与几位大修士一起用早膳。吃饭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扰。”
  
  说完以后,雍正吩咐传膳。随后笑吟吟的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加上那位贾士芳贾方士说道:“几位大修士也忙乎了一晚上,几位与朕一起用早膳如何?一点粗茶淡饭,比不上几位大方师的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