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无毒

第二百一十七章 无毒

  “无恙……”门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事情都已经办妥了,无关之人可以离开了……”

  “无关之人,十三爷指的是老人家我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十三爷真是太不厚道了,白天刚刚派人在我那里拿走了一百万两金银。钱到手就不认人,这个有点说不过去。”

  “你是泗水号的归不归……”外面说话的正是和硕怡亲王允祥,他刚刚办了一件大事。便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赶到了皇宫之中,此时乾清宫中除了吴勉、归不归他们之外,还有不少的太医和贾士芳这样的修士。允祥看到之后并没有多想,早知道的话刚才应该问一下身边的太监,现在乾清宫里面都有什么人了……

  此时的雍正皇帝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当下对着自己身边的总管大太监说道:“既然你十三爷已经办妥了,那就不用这些人在朕这里添乱了。除了允祥之外,其余的人都跪安吧。老十三你进来……”

  听到自己深静半夜被叫到皇宫,结果皇帝一句话就让他们这个人离开。吴勉的脸色开始有些难看起来,贾士芳知道自己这隔辈丈人脸酸。当下急忙向着雍正说道:“陛下,我来介绍。这就是白天我说的几位大修士了,也是我夫人的族中长辈……”

  虽然有关吴勉、归不归等人的典籍已经销毁的差不多了,不过皇宫当中还是藏着有关他们的资料。世人差不多已经遗忘了他们几个,雍正皇帝却是知道一些的。之前还一度将化解自己体内蛊毒的希望寄托在了这几个人的身上……

  当下,无关人等已经从乾清宫里撤了回去。皇帝在皇后和太监的搀扶之下,从床榻上走了下来。努力的咧了咧嘴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想不到朕这点事情,还惊动了几位大修士。朕心甚是不安……老十三,朕身子骨不便,你替朕向几位大修士见个礼。”

  这时,白天见到那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宫殿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妖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对着吴勉、归不归行礼参拜。他这是代替皇帝行礼,也算是雍正给了他们几个极大的面子。

  看着允祥礼毕之后,雍正继续说道:“朕幼年之时,便听圣祖皇帝说起过几位的事情。还见过吴勉先生留下的画像,您还是五十年前的模样,真是没有一点变化。朕这个皇帝也是羡慕几位这样的仙人……”

  说到自己画像的时候,吴勉并没有接话,只是看了一眼身边的归不归。这时,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皇上,听说您沾染到了巫蛊之毒。原本老人家我想着显摆一下手艺,替陛下将蛊毒拔出的。不过既然十三爷已经把事情办妥了,那我老人家也不乱伸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在一旁垂手侍立的允祥。随后继续对着雍正说道:“不过老人家我还要再多句嘴,不知道陛下中的是那种蛊毒?听士芳那孩子说已经在龙体上留下蛊脉了,那样的话可大可小。如果下蛊之人没有清除干净,还留下个小尾巴的话。那他想什么时候再来惊扰陛下一下,就可以什么时候惊扰了……”

  最后两句话说出来,雍正的脸色已经变了。他没有丝毫犹豫,当着在场众人的面脱下了龙袍,露出来自己满是伤疤的身体。

  这时,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看到雍正的身体前后都是大大小小十几个溃烂之后结成的伤疤。腰间的伤疤好像是条毒蛇一样,在他的腰上缠绕了起来。胸口是一个指甲大小,蟾蜍形状的伤疤,还有蝎子、蜈蚣和壁虎形状的疤痕,看着就好像是这些毒物印在上面的一样。

  “皇上这是得罪谁了?这样五毒俱全的蛊毒,不是杀妻夺子这样的大仇,一般的修士都担心会遭天谴,不舍得施展……”看清了雍正身上的伤疤之后,归不归犹豫了一下,随后回头看着允祥一眼,继续说道:“怡亲王爷,您真肯定事情已经办妥了吗?”

  听到归不归话里有话,允祥愣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有人愿做中间人,收了我一百万两黄金,息平了皇上身上的蛊毒。老人家您的意思是,他们收了钱,却故意没有息平皇上的蛊毒?”说话的时候,这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身上竟然冒出来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煞气来……

  “老人家我也是猜的,也许猜错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亲自将龙袍捡起来披在了雍正的身上。随后他继续对着皇帝说道:“陛下,能否借七寸银针一用?”

  雍正也被归不归的话吓到了,当下他马上让太监去来了一根银针。随后亲手交给了归不归,颤着声音说道:“老人家,朕的性命便交付给您了。如果真像您说的那样,还请老人家佛心慈悲,将朕体内的蛊毒彻底拔除……”

  “陛下不用惊慌,老人家我也是瞎猜的。不过这一下应该会有一点疼痛,陛下您忍耐一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用手里的银针刺进了雍正胸膛那蟾蜍一样的疤痕上。

  银针刺进雍正胸口的时候,并没有如何疼痛。不过当银针刺进体内大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手腕子一番,直接将疤痕这块皮肤挑开。这一下疼的雍正直翻白眼,差一点晕了过去……

  就在雍正皇帝疼的大叫一声,来回在原地转圈的时候,突然发现皇后和身边的大太监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胸口处的伤口。他自己低头一开,就见刚才归不归已经将胸口的皮肤挑开。露出来里面血淋淋的血肉来,这一块血肉竟然变成了蟾蜍的模样,而且‘蟾蜍’的两腮还一鼓一鼓的,竟然好像活的一样……

  就在雍正惊恐的时候,站在一边的允祥一顿脚,说道:“臣让那个喇嘛骗了!他只是暂时让五毒蛊休眠起来。过个一年半载的再用这个来要挟皇上!”说话的时候,允祥跪在地上对着雍正说道:“允祥办事不力,请陛下削去允许的王爵,发配宗人府处置……”

  “老十三你有什么错?你这不也是关心则乱吗?”雍正站在地上不敢乱动,只能对着自己的十三弟说道:“起来吧,朕就你这么一个过心的弟弟。把你送到宗人府,等着老八、老九和老十三他们前来逼宫吗?”

  看着允祥起身之后,雍正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一定有拔除蛊毒的办法。看在天下黎民百姓的份上,一定要救救朕……”

  “陛下说的严重了,老人家我既然看见了,那就一定要拔出您身上的蛊毒。”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用手里的银针刺在了血肉蟾蜍的头顶。随后就见这一团血肉开始没有规律的颤抖了起来……

  将这一坨血肉蟾蜍钉住之后,归不归又要来了一柄银刀。用刀刃一点一点将这一坨血肉从雍正的身体上割除了下来,他这坨血肉装在了一个盛满酒水的茶杯当中。

  当老家伙手里银针从血肉上面拔出之后,这坨血肉蟾蜍竟然好像活了一样。在茶杯里面游了起来,老家伙将把茶杯拿在雍正面前,让皇帝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其中之一的蛊毒了,等到所有的蛊毒拔除之后,老人家我请陛下看个西洋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