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亲戚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亲戚

  胖管家带着人清点了金银的数量,装车带走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管事在银号里面摆下酒宴,与其他的管事一起,为了自己的东家几个人接风。

  一直吃喝到了深夜亥时,酒宴这才结束。管事们相继离开,吴勉、归不归就要回到各自寝室休息的时候。银号管事再次一溜小跑的到了他们四个的身前,说道:“几位留步……东家,一位贾士芳的方士到了门口,说有事要拜见您几位。如果不想见他的话,我这就去说您几位已经睡下了,让他明天再过来……”

  “贾士芳到了……”归不归看了一眼身边的一人二妖之后,看到他们都没有什么睡意之后,笑着对管事说道:“现在大家都是亲戚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带他到厅堂,我们几个在那里见他。”

  片刻之后,管事将有些憔悴的贾士芳带到了厅堂。看到这几个人、妖之后,贾方士先是冲着吴勉施礼,随后陪着笑脸说道:“原本应该安顿下来之后,就连拜见老祖您的。不过皇上催的急,晚辈只能先去了皇宫。一直待到了这么晚才从皇宫出来,幸好您几位还没有休息。“

  吴勉原本对贾士芳没有什么话说,不过看在今天他对自己老婆谦忍的份上。白发男人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当年我没有看错你,不错,你做的很好……”

  这时候,多少有些喝多了的百无求哈哈一笑,过来搂着贾士芳的脖子,说道:“老贾你也别那么拘束,虽然你们俩还算不上老丈人和女婿,可总是亲戚吧。不就是怕老婆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来找你丈人老祖哭诉的?有什么你就说……”

  “妖王陛下您误会了,晚辈这次来并非是为了家事。”听到百无求提到了自己的老婆,贾士芳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今天晚辈奉召进宫,为皇上、太后诊病……皇太后还好说,只是年纪大了,有了一些油尽灯枯之兆,找个御医开几副补药也就没事了。不过皇上就麻烦了一些,我发现他是被人下蛊,身上已经出现了蛊脉。晚辈才疏学浅,想尽了办法也没有解开蛊毒。实在是没有了办法,这才想请您几位去皇宫为皇上拔出蛊毒的……”

  “你来我这里,是为了让我去给皇帝解除蛊毒……”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自己已经算不清多少辈的孙女婿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这么上心,是皇帝封你做太子了吗?要不关你什么事……”

  听到了吴勉的语气不善,贾士芳尴尬的笑了一声。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不瞒老祖您,这次的差事是我家夫人揽下的。原本我是不主张离开南京,来京城趟这个浑水的。天家的事情招惹不得,这个士芳我还是知道的。只不过我家夫人说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说什么也要我前来为皇帝诊病。说不定还能奔个前程,您几位也看出来了,家里的事情我夫人做主,无奈之下,士芳这才将一大家子人都迁到了京城……”

  听了贾士芳的话,这二人二妖这才明白之前是误会了他。不过谁又能想到当年火山门下,最受广仁大方师其中的贾方士,结婚生子之后,或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这才四十多年不见,竟然被邵家女人管束的好像变个人似的。

  这时候吴勉的表情也缓和了一些,他看了贾士芳一眼之后,竟然改了口,说道:“看在你们夫妇相敬如宾的份上……老家伙,你不是一直想要再去皇宫看看吗?正好随了你的心愿。”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贾士芳做了个鬼脸,随后说道:“明天一早,我们几个便跟随你入宫。娃娃你的运气好,当年老人家我也着实在蛊毒一道下了点力气。别的不敢说,陆地上在蛊毒一道上,没人敢说在我老人家之上。只是后来被身份所累,也不怎么使用巫蛊之术了……”

  “老人家,那就别等到明早了,现在您几位就随我入宫。”听了归不归的话,贾士芳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看皇上身上的蛊毒已经入了脏腑。恐怕撑不过多久了,皇上随时都可能咽气,我们去晚的话,那就功亏一篑了……”

  贾士芳还有心里话没有说出口,他家夫人已经发话,要挣来一个诰命夫人的身份。如果这次空手而归的话,就他老婆的小脾气,真不是好受的……

  刚刚吴勉已经说了回头话,怎么也要帮着贾士芳帮到底的。当下,他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点头,嘿嘿一笑说道:“看在你们家三个女人的份上,老人家再帮你一次,走吧,去皇宫看看。四十多年前,老人家我也是住在里面的……”

  当年康熙在修筑康熙字典的时候,将有关吴勉、归不归他们的典籍已经统统销毁了。过了将近五十年,除了泗水号内部还有关于老东家的传说之外,世人已经没有几个还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

  跟着贾士芳一起,乘坐马车来到了皇宫大门外。此时,已经有一位老太监等候在这里。见到了贾方士去而复返之后,老太监急忙迎了上去,看了一眼坐在马车上这四个古古怪怪的‘人’之后。他皱着眉头说道:“贾先生,这就是您请来的大修士吗?”

  贾士芳笑着说道“曹公公,这几位都是天字第一号的修士,他们到了之后,皇……那位先生一定药到病除。”

  看起来这位曹太监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冲着吴勉、归不归一抱拳之后,说道:“请几位大修士跟着老奴进宫,陛下已经下了特旨。您几位可以坐车在宫内行走,这可是难得的恩典……”

  说话的时候,老太监取出来自己的腰牌。在宫门外办好了手续之后,看守拱门的太监和侍卫这才打开了宫门。一架黄段子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门里,当下吴勉、归不归他们在老太监的引领之下,走到了皇宫纵深出的乾清宫中。

  这里吴勉他们已经到来过多次了,不过这次又些古怪。就见在乾清宫外被划拨成了几片区域,每一个区域当中,都有和尚、喇嘛和道士等人在为皇上念经祈福。他们各念各的经,竟然还能吧经文念的清晰无比。从这些出家人当中走过去,听不出来一点经文不同的杂乱声。

  此时,宫殿大门已经大开,一股药香飘了出来。还没等他们走进去,便听到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皇上还是没有减轻痛楚,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把赵太医拖出去,稍后听太后娘娘发落……”

  这时,老太监将吴勉众人、妖带进了乾清宫,随后他陪着笑脸来到了以为一个中年太监的面前,指着吴勉他们低声说了几句。

  那中年太监皱着眉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点了点头。他转身走到了皇帝的床榻前,小心翼翼的对着正坐在床榻前,侍候皇帝的宫装夫人说道:“皇后娘娘,贾士芳将他说的那几位大修士请来了。您是让他们过来看一眼?”

  妇人也是实在没有没有了办法,正要发话让他们进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道:“皇后娘娘,不用再见外人了。臣怡亲王允祥已经办妥了……”

  这句话说完的同时,躺在床榻上的皇帝突然睁开了眼睛,被皇后搀扶着坐了起来,说道:“老十三,朕无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