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百万

第二百一十四章 百万

  “这两天多了提现银的大户……”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管事继续说道:“把这几天的账簿拿过来,老人家我要看一眼。顺便去打听一下,刚刚在城门口遇到的贾士芳,他那一大家子住在什么地方了。”

  管事答应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了厅堂。这时候百无求开口说道:“老家伙,是不是有人用假银票换银子?你说是谁干的,老子去弄死他们。敢动咱们家的主意,反了他……”

  “老人家我既然敢开银号,那就是没人做得了泗水号的假银票。”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里是京城,钱财往来的频繁了一点,也没有什么。我老人家也就是看一眼,几十万两的银子,总要知道谁拿走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一眼吴勉,见到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这几天还要去一趟邵家,士芳那孩子还是有点本事的。入赘邵家短命的定律他自己破了不算,还给自己女婿也破了。看看现在这三世同堂的样子,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四世同堂了。以前有点小看那孩子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刚刚出去的管事捧着一大摞账目。走过来放在了归不归的面前,随后拿起来最上面的一本账簿来,双手递给了归不归,说道:“东家,这一本是这个月的账簿。剩下的是银号开办以来的所有账目,不过只有这里一家的分账……”

  “老人家我只有一双眼睛,你拿来这么多的账目,让我老人家怎么看?”归不归笑眯眯的接过了管事递过来的账目,翻看起来这两天的流水。随后又在账目后面找到了银票的存根,对比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虽然银票本身并没有问题,不过老家伙还是在账目当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归不归指着粘贴在后面的银票存根,对着管事说道:“这两天提走现银的都是皇商?这些皇商什么时候怎么缺钱了……”

  存根当中夹杂着密语,从当中能看出来存钱之人的身份。这只有归不归和少数几个参与制作银票的大工匠,才知道密语的意思。根据密语上面的话来看,这些银票都是这几年,一些为皇宫采办物品的皇商所存。不知道这些皇商怎么开始突然间需要这么多的银子……

  不过这几天并不是挤兑,只是十几个皇商提钱集中了一点。归不归也没有多想,将账簿还给了管事。这时候,管事再次开口说道:“东家刚才问的事情,已经打听出来了。正巧邵家的管家婆子来银号提了三百两银子,伙计们打听出来了,邵家的人住在了城南烟泡胡同。听说是大内给找的房子,一整套四进的宅子。”

  “住在了烟泡胡同……”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对着管事说道:“对了听说贾士芳是奉旨进京来给皇太后治病的,那位皇太后得的什么病?大夫都治不好,开始请方士了……”

  “哪是皇太后得病,是皇上自己被魇镇了。”这位管事见到没有外人之后,继续说道:“宫里不少公公都来这里存银子,我是听他们说的。皇上登基之后便天天做噩梦,而且每晚都盗汗渗血。每天早上被窝都是一片血红……御医看了十几个,吃了十几个方子,结果没见好不说,身子还越来越弱。听说已经砍了三四名太医了,除了贾士芳之外,现在宫里还有好几个喇嘛、和尚和道士。”

  说到这里的时候,管事顿了一下。他偷眼看了一眼吴勉,随后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听说皇帝原本想请的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不过那两位几十年没露过面了。其他的方士也找不到,后来才听说贾士芳去南京做了上门女婿。这才把他请过来的。”

  听到了广仁、火山两个人的名字,正在一旁翻看着《冥人志》的吴勉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其他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又翻了一页《冥人志》,继续面无表情看着上面白纸一样的内容。

  归不归用眼角余光见到了吴勉的反应之后,连忙转移了话题:“你说当年皇上被人魇镇了,除了每晚都盗汗渗血之外,还有其他的症状吗?”

  “这个就不好说了。”管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如果老人家您想知道的话,我这就想办法去打听一下。”

  “专门去打听这个的话,那就算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做的是银号,又……”归不归得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见到外面柜上的小伙计站在了厅堂门外,正在对着管事打着手势,示意他赶紧出去,似乎柜上发生了什么突发事情,要管事出去处理。

  看到了小伙计急的满头大汗,归不归冲着管事摆了摆手,说道:“忙你的去吧,听着一点烟泡胡同的事情,只要是邵家事儿。不论大小都要赶紧报给我们知晓。好了,你再不出去的话,那小娃娃就要哭出来了……”

  当下管事向着吴勉、归不归行礼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看着他的背影走出了厅堂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看起来皇宫里面也不要太平,看起来不管哪朝哪代这个皇上也不好做……”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刚刚出去的管事再次走了回来。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管事刚剃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一溜小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也顾不上别的什么,直接说道:“东家,外面又有人拿着银票提银子,一次要提走二十万……”

  “二十万?”归不归明白了管事的意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之后,拿过桌子上的纸笔,亲笔在上面写了两句话,随后将纸条递给了管事,说道:“拿着去商铺,让他们先殿上三十万两银子。留下十万在你这里应急,这笔账等你这里宽裕之后再……不止二十万?”

  归不归已经写好了调前的纸条,才发现管事的脸色依然难看。这时,管事才开口说道:“这次提钱的人我认识,是和硕怡亲王家里的管家。他还说让我们赶紧调银子过来,出了拿银票提走的二十万两白银之外,还要再借八十万万两现银。整整一百万两白银,就是我们泗水号一天之内在京城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

  “一百万两……”归不归看了管事一眼之后,竟然还能笑了一声,说道:“你把那位管家请进来,老人家我和他说。还有,把京城所有的管事都请来,我老人家有话要说……”

  看到归不归一点不着急,管事猜到他已经又了应对着主意。当下一边派出伙计去请其他的管事过来,一边将怡亲王府的管家请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来的这位管家是个出了号的胖子,此时他也是一身大汗。汗水将他的衣服浸湿,不过此时也顾不得擦汗,胖子进来之后便嚷嚷道:“你们泗水号也是天字第一号的买卖了,一百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吗?”

  “一百万不是一百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总要给我们几天准备的时间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就好像怡亲王爷这天大的功劳,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立下的,总要给几天立功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