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贾士芳的难处

第二百一十三章 贾士芳的难处

  贾士芳一个多月之前已经出发了,只不过除了他老婆、女儿、女婿和孙女之外,还带着十几个使惯了的丫鬟、婆子。带着这么多女人上路多有不便,一直走了四十多天,这才姗姗来迟。

  贾士芳是奉召进京的,就在他拿出圣旨准备给武官看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心神不宁。向着左右看去的时候,就见在远处大街上,站着的一群人当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看清那几位的模样之后,贾士芳竟然吓得一哆嗦。当下他也顾不上武官和自己的家眷了,当下一溜小跑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刚才我还和拙荆说,离京的时候去一趟妖山,带着孩子们去见见您几位的。想不到竟然会在京城里相见……”

  虽然贾士芳一直说着好话,不过吴勉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将头转到了另外一边,让贾方士很有些尴尬。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打了圆场“四十几年不见,士芳你可是有点老了。胆子也大了起来,这出门拖家带口的。一旦有个闪失,你说邵家的老祖宗留不留得你?”

  原本以为这个老家伙能替自己说句话,没有想到他只是替吴勉来兴师问罪的。当下贾士芳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陪着笑脸说道“这不是皇上下了圣旨,我又无法割舍夫人、孩子们,而且皇上有意加封拙荆诰命夫人。士芳这才斗胆将家眷都带上京城的……”

  贾士芳说话的时候,身后的马车里面一个五十来岁的夫人皱着眉头向这边看了一眼。从车厢里面又出现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她看着小任叁长得可爱,向着它招了招手。正要和小家伙打招呼的时候,被刚才的老夫人一把拽回了车厢。

  这时,老夫人吩咐身边的婆子几句,随后那婆子快步走到了贾士芳的身边,说道“老爷,老夫人说了,家里人都在等您。这里不是会友的地方,您看……”

  贾士芳回头冲着自己的夫人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婆子说道“是……刘妈你去向夫人回,就说这几位是我的长辈。说几句就回的,让她不要着急。说句话之后我就回去……”

  听了贾士芳的话,这婆子当着家主的面竟然皱了皱眉,随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那您可快着点,夫人什么脾气您可知道。回去了晚了,别说我们做下人的没有提醒您……”

  说完之后,婆子应付着做了个万福,随后走到了马车上夫人的身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当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被家里的妇人数落,贾士芳还不敢还嘴。当下贾方士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冲着白发男人和老家伙说道“让您几位见笑了,我在家里也不摆什么主人的架子。这么多年她们没大没小的……”

  贾士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已经明白了他为什么带着家眷,把家搬到北京来了。当下归不归古怪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对着贾方士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了,不是士芳你要拖家带口的来京城。是你夫人一定要跟着一起来吧?搬家什么不是你的主意,是你夫人的意思……对吧?”

  贾士芳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老人家您圣明,从南京到京城这千山万水的,我也不想带着家里的女眷前来,只是我们家……夫人说的算。”

  就在这个时候,从马车上跳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一溜小跑的到了贾士芳的面前,先是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行了一个罗圈揖。随后这才对着贾士芳说道“岳父,我家岳母请您回去。您看在小婿的面子上,赶紧回去吧……要不一会岳母亲自来请,那就不好了……”

  现在吴勉这才明白贾士芳的胆子是哪来的了,看了贾士芳和他女婿一眼之后,白发男人终于说了话“回去吧,别惹你夫人生气……这样挺好……”

  有了吴勉这句话,贾士芳如侍大赦一般,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行礼,最后说道“几位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稍后我再去向您几位请安去。”

  “快回去吧,稍后我们几个去找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听你们家老祖宗的话,这样挺好……”

  贾士芳的脸色一红,这才跟着他的女婿一起,一路小跑的回到了马车上。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夫人说了一句什么,那夫人透过车窗,看着吴勉、归不归这边看了一眼。随后车队继续向着城里进发,路过吴勉、归不归这群人身边的时候,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趴在车窗上,冲着坐在百无求肩膀上的小任叁笑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果子扔给了它,说道“乖,姐姐请你吃……”

  说完之后,马车已经错过了小任叁,随后车厢里面传来刚才那个小姑娘银铃一样的笑声。听着这笑声,人参娃娃的骨头都酥了,差点从二愣子的肩头掉了下来。直到车队远去之后,它这才对着吴勉说道“我们人参和你商量一下,想不想有个人参做女婿?”

  这句话刚刚说完,天空中响起来一道炸雷上,将小任叁和它坐着的百无求都炸得好像煤球一样,倒在了地上抽搐起来。随后传来白发男人那独有的刻薄声音“再敢说一句,就把你炖鸡去……”

  守在他们身边的管事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见到晴空当中突然起了旱天雷,吓得一哆嗦。不过看在了归不归的面子上,还是有人乍着胆子将两只妖物搀扶了起来。

  平白无故的被雷电打倒,百无求又不敢得罪吴勉,当下气的哇哇大叫。归不归安抚了几句之后,这才咽下了这口气。当下,他们在这些管事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距离城门不远处的银号休息。

  相比较嘈杂的商铺,银号这里的确安静了不少。打发走了这些管事们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南京的伙计们也是,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邵家的事情。原本老人家我还担心贾士芳会仗着自己方士出身,压邵家的女人们一头,现在好了,估计这个时候士芳那孩子正在家里受刑。这才是你骨血,有你当年的风范……”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这次错怪了贾士芳,不错,他还算懂事。”

  “小爷叔,下次你要劈谁的话,别连带老子好不好?老子怎么说也是个妖王,给妖王点面子不行吗?”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的百无求说了一句。它身上现在还是麻酥酥的,自从妖法大打折扣之后,这点雷击都承受不起了。

  吴勉看了它一眼,却没有回答,就在百无求觉得冤枉,还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银号的管事走大了厅堂。恭恭敬敬的对着归不归等人行礼之后,说道“东家,有件事想要麻烦您老人家。这两天开始,京城两家票号的现银出去的多了一些。现在银库里面的现银不多了,能不能从商铺那里暂借二十万两白银?”

  “这两天有人挤兑吗?”听了管事的话之后,归不归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是同行做的吗?”

  “东家您误会了,不是挤兑,只是走了几笔大额的现银。银票没有问题,我已经查过了,不是有人做了假银票来生事的。”管事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前天开始,超过五万银子的对票就走了十三笔,原本银库还有十五万两白银的,不过从其他银号调银子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我这才想从商铺借二十万周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