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六章 石像

第二百零六章 石像

  广仁和吴勉同时被对方当中,只不过白发大方师的短剑刚刚划破了白发男人的皮肤,他已经挨了一嘴巴,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吴勉用力过猛,广仁半个身子都嵌在了土地当中。
  
  此时的广仁的短剑已经脱了手,剑身上的剑芒也已经消失。白发大方师再次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抓起来一柄短剑无力的向着吴勉刺了过去。
  
  此时广仁之前增加术法的副作用已经显现了出来,他已经到了脱力的边缘,踉踉跄跄走了两三步之后,脚一软再次倒在了吴勉的脚下。
  
  知道自己这次又是功亏一篑,广仁的脸上反而出现了一丝解脱的深情来。缓了口气之后,白发大方师丢掉了短剑。转身对着自己的徒子徒孙,说道:“今天我输了……稍后死在吴勉的手下之后……你们要转告其他的同门。不可以再提报仇二字……贾士芳,你是火山的弟子,你来转告你师尊……如果我死之后,他敢来找吴勉寻仇,死后不要在地府见我……我没有那样的弟子,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听到广仁已经开始交代后事,这些方士们都开始泣不成声起来。贾士芳低着头不言语,又被广仁点名道姓的叫了一声之后,这才勉强的回应了一声:“弟子知道了……”
  
  交代完了这些小方士之后,广仁抓着短剑艰难的站了起来。将短剑的剑柄递给了吴勉,随后说道:“这么多年一直再给你们添麻烦,我也累了……好在今天终于结束,如果之后火山来找你的麻烦,看在我已死的面上,留他一条活路……不过现在还在再麻烦你一次……方士一门没有自己了断的大方师……”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闭上了眼睛,就等着吴勉给他的人生画上一个句号了……
  
  吴勉结果了短剑,看了一眼闭眼等死的广仁。说道:“好,你死之后我也不在难为其他的方士。也不会和火山一般见识,还有什么要留下的话吗?我可以替你完成……”
  
  此时广仁连话都懒得说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来一丝解脱的笑容,只等和这一世说再见了。
  
  就在吴勉准备对广仁下手的前一刻,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剑下留人!吴勉大修士你不能去杀大方师……”
  
  说话的时候,远处的贾士芳突然施展了疾行之法,片刻到了吴勉的面前,此时他手里拿着一个玉石雕刻的女人石像。将玉石人像送到了白发男人的面前,说道:“这是我从南京邵家那里得来的,听说不管是谁,只要拿了这尊石像来求大修士,您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求您放了广……”
  
  “假的……”没等贾士芳说完,吴勉两个字便否定了玉石人像的来历。他脸上露出来特有目空一切的笑容,随后不再理会贾士芳,举着短剑向着广仁的胸口刺了进去。
  
  此时,贾士芳急忙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广仁的面前,随后他继续说道:“是真是假大修士您心里清楚,这是我帮邵家解围,清除了南京一霸救了他们家的小姐。这是给我的礼物,如果您说这个是假的,那方士一门就要向邵家讨个说法了。”
  
  “你在威胁我……”吴勉的目光终于离开了广仁,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贾士芳之后,又看了一眼后面的归不归,对着老家伙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苦笑着对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想起来了,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南京有个恶霸看上了你们邵家的小姐,当时泗水号的人去了,结果那恶霸仗着靖南王的势力,还打死了几个伙计。后来听说有修士路过了结那个恶霸,应该就是这个娃娃了。这件事只是吓到了邵家人,也没有什么大事,老人家我这才没和你说……”
  
  这时,贾士芳急忙说道:“是我路过南京,见到恶霸要强娶邵小姐。知道邵家和大修士你的渊源,这才动手杀生……这石像是邵家老妇人亲手给我的,大修士说它不真,那就是邵家老妇人骗我……如果大修士您认它是真的,那就请话赴前言,饶过广仁大方师……”
  
  “贾士芳,你来多生什么是非?”没等吴勉说话,广仁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贾士芳,随后继续说道:“把玉石人像带走……日后方士一门再遇到事情,你再带这石像来请他相助……广仁的生死已定,不是这件石像能挽回的……”
  
  想不到一项当广仁的话为法旨的贾士芳这次根本不理会他,贾方士举着石像继续对着吴勉说道:“请大修士您话赴前言,贾士芳用这石像换广仁大方师一条性命。”
  
  吴勉看着面前的贾士芳,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我认定这石像是假的呢?你要如何处置?”
  
  贾方士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那就是南京邵家骗我,我就要去找她们讨个公道。大修士您保得了她们一时一世,却保不住生生世世。邵家单传至今,如果断了您留在世上的血脉也就没有了……”
  
  “你这么说话那就该死……”吴勉看了一眼贾士芳,面沉似水的继续说道:“邵家出事的话,那方士一门也就没有了。”
  
  贾士芳还要说话,不过他还没有出口,便被广仁喝斥住:“住口!贾士芳你从今之后不再是方士了……今天的事情与你无关,走吧……吴勉不不用听他的,动手……”
  
  这时候,广仁一心求死,吴勉的心里却发生了变化。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两个方士,却迟迟不向白发大方师下手。
  
  这个时候,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凑了过来。老家伙笑眯眯的从吴勉手里接过了人像,看了一眼之后,笑着说道:“还是老人家我来说一句公道话吧,今天广仁大方师你命不该绝。看在你的徒孙救过邵家人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一次……不过只有这一次,从今之后,这石像并不包括和方士一门有关的事情……也就是说,从今天往后,大方师您看到了吴勉之后,麻烦您就躲着他远一点。再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会要了你性命的……”
  
  输给了吴勉之后,广仁本是一心求死的。想不到最后被贾士芳又把自己救了回来,这位白发大方师逃过了一劫。心里反而有说不出的一种难过,见到吴勉默认了归不归的话,连手里的短剑都递给了归不归,之后老家伙又还到了他的手上。当下白发大方师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就走,表情落寞的带着弟子们离开了这里。
  
  贾士芳原本也想要跟着一起走,却被吴勉一把拦住。白发男人看了一眼已经有些惧意的贾方士,说道:“你已经不是方士了,现在了结一下你我的恩怨吧。”
  
  贾士芳刚才仗着一口气顶着,才敢面对吴勉没有惧色。现在那口气已经泄了,他以为白发男人会将怒气发到自己身上,当下双腿已经微微的哆嗦了起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吴勉的眼睛。
  
  没有想到的是,白发男人后面的话说道:“既然你不师方士了,那就换一个靠山。你去南京邵家娶邵姐小姐,做个上门女婿吧……生下了孩子之后,邵家之后的后代也是你的血脉了……”
  
  贾士芳没有想到吴勉不杀自己不说,还把让自己去娶邵家小姐。当下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楞楞地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