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四章 看穿

第二百零四章 看穿

  看到了吴勉的动作之后,广仁再次抬起了胳膊,不过他却并马上没有拉开手臂。犹豫了一下之后,白发大方师迎着吴勉的位置走了过去。
  
  此时,百无求看不懂了。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是怎么个意思?广仁能使出破空了,你叔叔挨了一下还能回来找后账。他们俩的术法都找回来了吗?”
  
  归不归盯着越走越近的两个人,拉着百无求向后退了几步,这才开口说道:“傻小子,他们俩都在拼命了……广仁是短时间提升了数倍的术法,原本他就克制着你小爷叔,加上提升了术法,是豁出去要你小爷叔的命了……”
  
  听了他的话,百无求再次说道:“那你叔叔呢,他是怎么个意思?他的术法回来了?挨了一下破空都不当回事了。”
  
  归不归哭笑了一声之后,回答道:“老人家我也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吴勉和广仁已经面对面了。两个白发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广仁身后再次飞出了两柄短剑,电闪一般向着吴勉的双眼飞了过去。与此同时,白发大方师嘴里喷出来一股罡气,向着吴勉的胸口喷了过去。
  
  吴勉闪身避开了短剑,却被那一口罡气喷的正着。一声闷响之后,白发男人倒着飞出去十三四丈远。随后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看到吴勉落地之后,广仁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落下。原本以为这白发男人找到了破解他克制之法的窍门,现在看起来刚才只是吴勉的运气好避开了正勉的破空,加上长生不老的身体恢复了伤势,再才去而复返的。
  
  “这么多年以来,你太仰仗法器了。”广仁一边向着吴勉落地的位置走去,一边继续说道:“之前的贪狼,后面的斩鲲和帝崩。哪一件都是顶尖的法器,现在这些法器都没有了。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做了起来。刚刚那一口罡气只是将他胸前的衣服打烂,里出来里面一身看着有些瘦弱的白皙胸膛来。本以为这个白发男人短时间醒不过来了,现在他突然坐了起来。还吓了广仁一跳,白发大方师条件反射的停下了脚步,盯着那个正看着自己的吴勉。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吴勉站起身来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徐福教授你克制我的法门,是将丹田凝结的术法在气脉当中散掉,然后从血脉当中重新凝结的。最后术法返回气脉而发。对吧?看上去效果是一摸一样,却是专门针对我身上种子的力量……”
  
  白发大方师愣了一下,吴勉说的正是他怎么多年以来,一直克制吴勉术法和种子力量的法门。不过这个白发男人是怎么知道的?吴勉所说的虽然简单。不过修炼起来却格外的复杂,单单是将丹田凝结的术法在气脉当中散掉,广仁修炼了数年才找到了窍门。而且这么做和其他方士、修士修炼术法的方法正好相反,一旦一个不小心,在气脉、血脉当中交换术法的时候,如果一个大意,步骤发生错误,那对广仁来说也非同小可,最起码也是个走火入魔……
  
  所以这些年来,广仁也尽量避免和吴勉发生正面冲突。一旦动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没等那个白发男人动手,他自己已经倒在地上抽抽起来了。
  
  现在被吴勉说破,广仁便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这个白发男人既然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弄不好已经破解这个克制的办法。
  
  在吴勉的面前,撒谎没有什么意义。广仁顿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么说的话,你已经看穿了这克制之法。那么破解之法你想到了没有?”
  
  “破解之法……”吴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棘手的难题一样,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哪有那么容易……”
  
  最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广仁再次指使两支短剑射向吴勉。于此同时,白发大方师第二次施展破空之法,一股庞大的力量推着两柄短剑射向吴勉。白发男人还没有明白过来,左右胸口已经各自插了一柄短剑。随后他也被这股力量吹了起来,转眼再次消失在了归不归、百无求和众方士的视线之内。
  
  “老家伙,你叔叔这就算交待了吧?”亲眼看着吴勉的胸口插了两柄短剑,而且现在他人也再次被破空吹飞。如果还是它那个术法折损九成的小爷叔,这时候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不过吴勉的生死真的那么容易下定论吗?百无求犹豫了半晌之后,这才开口向归不归问了一句。
  
  这时候的归不归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听到了百无求的话,他失神的眨巴眨巴眼睛,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不好说……老人家我为什么感觉你小爷叔是故意挨了这一下?”
  
  和归不归一样想法的还有广仁,虽然使用破空加上两支短剑打得了吴勉。看罪剑好像已经刺穿了白发男人的心脏,不过刚才在书房里也是这样,明明已经刺穿了吴勉的心口,他却什么事都没有。还诈死差一点骗自己了断性命……
  
  只是之前的把戏广仁已经想通了,看着短剑是窜心而过,实则吴勉是避开了心脉的要害。不过这次两柄短剑的力道是被破空话推着走的,白发男人应该来不及避开这一下。更何况自己施展了克制吴勉的术法,任意一件白发男人都消受不起。照常理来说吴勉有死无生……
  
  看到吴勉迟迟没有出现,百无求第一个慌了。它一把推开了归不归,向着广仁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姓广的王八蛋,老子也不管小爷叔他是死是活了。就和你算算刚才你用攮子插老子的仇,刚才是你和吴勉的私怨,现在轮到咱们俩的私仇了吧?”
  
  那边吴勉生死未知,这边百无求已经来找自己的麻烦了。当下广仁急忙在储金当中抽取术法,好在自己的术法衰退了九成,储金里面储存的术法也够他用一阵子的了。
  
  广仁可没有克制百无求的本事,自己再这样无限制提升术法的话,一旦吴勉没死,再找回来的话,他恐怕撑不到那个时候。
  
  当下,广仁对着百无求身后的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刚才我和吴勉已经说的清楚。怎么?你们不打算守约吗?”
  
  “大方师你这话是怎么说的?老人家我也不是那样不守约的人。”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着广仁,说道:“现在吴勉八成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和他的恩怨已经了结。可是你还有和这傻小子的恩怨,你总不能只顾和吴勉的恩怨,就不理会它这个妖王了吧?对了……如果你把傻小子打趴下,老人家我还要再和你谈谈咱们俩之间的恩怨。就从当年你在徐福面前,告我老人家黑状说起……”
  
  “别急……”广仁冲着归不归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了,今天是来赴死的。只要证实吴勉已经不在人世,我马上……”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猛的一回头,就见一个白发男人正缓缓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这他走路姿势带着一丝生人勿进的架势,这么格色的人除了吴勉之外,还能有谁?
  
  这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到了吴勉,当下笑眯眯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快回来,不是老人家我说,这是你小爷叔和广仁的私怨生死局,你去凑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