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三章 私怨

第二百零三章 私怨

  直到这个时候,广仁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自己的把戏已经被吴勉、归不归看穿了。他们几个一直都是在将计就计,自己刚才完全听不到宅院外面的声音,想起来应该是他们提前在宅院里面摆下了格挡声音的禁制……
  
  这时候,吴勉已经站在了广仁的身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刚才我给你自杀的机会了,可惜就这么错过了……”
  
  事到如今,广仁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劫。当下索性豁出去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应该想到没有那么容易的,你的衰弱期被人知道,也要做足防备的。这次心急了……”
  
  说完之后,广仁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归师兄,看在你我同们一场,今天我要先走一步的份上,能否说出来我哪里露出来了破绽?这个不知道的话,我就是魂飞魄散了也不甘心……”
  
  听了广仁的话,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实话实说,这次老人家我真没有发现大方师你的破绽。原本我老人家怀疑的是龙驼子,或者是那个萨满,真没有想到大方师你会假扮成一个道姑……如果说没有那俩人的话,或许这次大方师的计策还真的成了……”
  
  听到是自己画蛇添足,广仁苦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已经被包扎好伤口的百无求,他继续说道:“不过这次归师兄你也用险了,如果刚才我直接送走了百无求,或许就是另外一个局面了。”
  
  “大方师你不用挑拨离间,老人家我这次最有信心的就是你不敢对这傻小子下毒手。”归不归看了一眼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妖山群龙无首,还指望着这傻小子可以约束住那些妖物。它如果真死在了大方师你的手里,那些妖物会打着给妖王报仇的旗号下山。和你的徒子徒孙火拼,这个大方师你也不想看到。”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他脸上再次露出来了惯有的笑容,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你可能会对老人家我和吴勉下杀手,却唯独不敢动百无求这个傻小子……”
  
  还没等归不归说完,一旁正在摸着骨牌的百无求突然说了话:“等等……老家伙,这谁都有个失手的时候,如果广仁这个王八蛋刚刚失手了。真弄死了老子,那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老人家我害死了你,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了。”归不归冲着百无求嘿嘿一笑,说道:“等着送走了广仁,我老人家把泗水号转给你小爷叔,这就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然后去地府找你,咱们下面有人,吃不了亏的……”
  
  “算老家伙你还有点良心。”百无求听到它想要的答案,随后站了起来,向着广仁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对着白发大方师身后的吴勉说道:“小爷叔,都这么长的时间你还没有弄死他,你这活儿也不行啊……抓紧时间吧,任老三还在脚底下等着呢,咱们仨一起动手弄死广仁,别让那人参娃娃等急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也跟着一起向着白发大方师身边围了过来。只是老家伙念着曾经同门的那一点情分,并没有太靠前。只是放着广仁趁机逃走……
  
  虽然站着的位置靠后,不过归不归还是对着广仁说道:“其实老人家我还是想让大方师你自己走的,好不容易说服了吴勉他诈死一次,让大方师你话赴前言自己了断的。可惜你还是看出来了破绽。广仁,这次算是老哥哥对不住你了……”
  
  “今天的事情是我和广仁的私事,你们俩别插手……”这时候,吴勉突然再次开口,用他一贯的刻薄语调继续说道:“当初赵文君是因为广仁而死,我杀他是为了给文君报仇。与你们俩无关,你们看着就好,不要动手……”
  
  听了吴勉的话,百无求的眼睛瞪了起来,说道:“小爷叔你也就过分了,我们爷俩陪着你一直到现在,眼看着就要弄死广仁,你说和我们俩没关系了?妞儿是你老婆不假,也是老子亲眼看着十几辈子的。你那啥她老子都不说什么了,现在连替妞儿报仇都不行了?还有王法吗……”
  
  百无求原本还想要骂几句,不过却被爬到它身上的归不归捂住了嘴巴。老家伙在它耳边说道:“傻小子你听不出来吗?你小爷叔这是在替咱爷们顶雷,要是徐福那个老东西因为广仁翻脸了。起码不会难为咱们爷俩……”
  
  吴勉不理会这爷俩,看了一眼广仁之后,继续说道:“还要考虑吗?我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是广仁大方师,也不用假惺惺的赴死了。”
  
  广仁点了点头,说道:“好……”
  
  回答了一个字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高声对着远处倒地的徒子徒孙们说道:“你们都听着!今天是广仁和吴勉的私怨……如果我死在他的手里,那是天意使然!是他报了多年前的杀妻之仇……你们要将我的话想办法上报徐福大方师,不得私自再找他们的麻烦。违者自己废掉术法离开方士一门,都听到了吗?”
  
  这样的话谁敢回答,看到这些方士都低着头不言不语,最后广仁指名点姓的说道:“贾士芳!你听到了吗?”
  
  这时,实在没有办法的贾方士只能映着头皮回答:“是,弟子谨遵大方师法旨……”
  
  听到了贾士芳的回答之后,广仁二话不说,身体向前平着窜出去五六丈。在他动作的同时,两柄短剑一前一后向着吴勉飞了过去。白发男人也没有闲着,他的腰后也同时飞出来两柄短剑,迎着广仁的罪、法飞了过去。
  
  只是一瞬间,四柄短剑相击在了一起。吴勉的短剑直接被打成了粉末,而广仁的罪、罚力道不改,继续向着白发男人飞了过来。
  
  吴勉伸手要弹飞短剑的时候,广仁已经冲了过来,将两只手臂抬到了胸前,随后对着白发男人拉开了手臂。看到了白发大方师的动作之后,归不归几乎脱口而出:“为什么你还能施展破空……”
  
  这时候,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对着吴勉袭来。白发男人来不及躲避,连同他带着身后的宅院,甚至连半座山都被划成了平地。施展了破空之后,广仁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是徐福之前教授你短时提升术法的法门……”这时候,归不归已经看明白了。广仁也是豁出去了,再次短期提升了术法。只不过这样一来,他自己也有极大的损伤。不过这个时候,这位白发大方师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放心……吴勉死后,我还是会话赴前言去赴死的……”广仁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之后,暗中从藏在戒指当中的储金当中提取术法。随后继续说道:“我死之后,还请归师兄与妖王陛下放过火山。他是方士一门的大方师……”
  
  “你还惦记火山,那谁惦记你?徐福吗……”还没等广仁的话说完,此时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最后一个白头发的男人从远处缓缓的走了过来。
  
  广仁想不到破空的威力竟然杀不死吴勉,他愣了一下之后,抓紧时间拼命的抽取储金当中的术法。
  
  这时,吴勉已经走了过来。也没见他施展什么术法。随随便便一抬脚,等到这只脚落下的时候已经踏过了几十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