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二章 克制

第二百零二章 克制

  短剑从吴勉的后心进去,前心钻了出来。黑头发的男人身子晃了一下之后,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看着纠缠多年的吴勉终于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广仁却没有一点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的心反而更加空洞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伸手招回了自己的短剑。

  “到我了……”广仁将沾满了吴勉鲜血的剑刃抵住了自己的脖子,就在他闭上了眼睛,打算用力一拉,斩断自己头颅的时候。白发大方师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将剑身横在鼻子下,嗅了一下上面的气味之后,他突然转身看着吴勉的尸体,冷冷的说道:“戏演砸了,你的血中有长生不老的味道……”

  说话的时候,他再次对着吴勉甩出了手里的短剑。这次剑刃直奔黑发男人的脖子,看这架势要直接斩断他的头颅。

  眼看吴勉的首级就要被斩下来的时候,倒在地上的黑发男人突然站了起来。他用手指在到了面前的剑身上弹了一下,短剑发出来一身尖厉的长鸣声之后,向着广仁这边飞了回来。

  “你没到衰弱期!”看到吴勉弹飞短剑的一瞬间,广仁知道自己掉进了吴勉的圈套当中。不过此时他已经来不及细想,指挥这柄短剑绕过了自己之后,再次向着吴勉飞了过去……

  “你说衰弱期……”吴勉再次弹开了短剑,随后他向着广仁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你已经知道的弱点,我怎么可能一直保留到现在?徐福可以改变衰弱期的时间,为什么我不可以?”

  两句话出口的同时,吴勉那一头黑发已经再次变得雪白。他也走到了广仁的面前,一拳对着白发大方师的心口打了过去。

  看到吴勉这一拳打过来,广仁不躲不闪,右手伸出两指,向着白发男人的拳头点了上去。虽然这二人术法大大折扣,不过吴勉的实力稳稳还在广仁之上,看起来二人的争斗不会有什么悬念,会以白发大方师失败告终。

  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广仁的两指接触到了吴勉拳头同时。竟然发出来一阵火药爆炸才能发出来的声音——“轰!”的一声之后,吴勉竟然被一阵气浪掀了起来。还没等他调整姿势站稳,刚才被弹开的短剑已经再次刺进了吴勉的心口。

  在半空中的吴勉无法躲闪,当下只能用力挪开了身体,避开了心脏的要害。短剑贴着他的心脏穿身而过,从后心飞了出去。

  吴勉还没有落地,广仁已经到了他的身边。白发大方师还是只用两指在他胸前被短剑刺穿的伤口上点了一下,吴勉的伤口突然爆开。伴随着一阵巨响和血雾,白发男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见到吴勉落地之后,广仁没等他缓过来。再次指使短剑对着白发男人的脖子斩了下去,眼看吴勉就要尸首两分的时候,他突然对着短剑喷出来一口气。短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了起来。随后翻着翻头向着广仁飞去……

  不过白发大方师毕竟还是在自己两件法器上浸淫了几千年,将飞过来的短剑再次稳住,随后便要指使它再次向着吴勉飞过去。

  趁着这个档口,白发男人已经站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胸口深可见骨的伤口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小看你了,你还是克制着我……”说话的时候,他再次弹飞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短剑。

  “你成长的太快了,好像雨后的野草一样。如果没有制衡的话,谁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就是制衡你的野火……”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身后在半空中抓住了短剑,随后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不是神主的对手,也远远不敌席应真。甚至连姬牢和元昌都远远不如,还有归不归和百无求,他们俩也在我之上。不过我能克制你,这就足够了……”

  说到这里,广仁手里的短剑剑尖上甩出来一道白色的剑芒。这道剑芒好像软鞭一样,对着吴勉便抽了过去。此时白发男人胸口的伤势还没有愈合,动一下伤口便是一阵剧痛。吴勉咬着牙避开了剑芒,随后迎着白发大方师冲了过去。

  “这是我为了你准备的……”广仁说这话的时候,刚刚被吴勉躲过去剑芒竟然又回抽了过来。白发男人躲闪不及,后背被剑芒抽中,扫下来一条血肉。前胸的伤势还没有愈合,后背又出现了一道见骨的伤口来。

  这一下打得吴勉一个趔趄,好在白发男人站的稳,否则这一下已经打得他倒地不起。看到自己站稳了上风,广仁继续趁机使用剑芒对着吴勉抽打了过来。白发男人将种子的力量布满了右手,随后赤手空拳去抓短剑的剑芒。

  原以为种子的力量可以无视广仁对自己的克制,没有想到的是,剑芒接触道吴勉手掌的时候,竟然扫掉了白发男人的手掌当中的皮肉。如果不是吴勉见势不妙,及时收回手掌的话,现在他整个巴掌已经被剑芒斩下来了。

  竟然连种子的力量也被广仁克制住了,吴勉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见到广仁再次挥舞着短剑剑芒向着自己扑过来,白发男人的手一挥,一道电闪对着白发大方师射了过去。

  见势不好,广仁的手腕子一翻,手里的剑芒迎着对着自己射过来的电闪抽打了过去。剑芒好像切豆腐一样,将到了自己面前饿电闪一切两半。落地之后才看情这竟然是和自己手里罚剑有几分相似的短剑,看着这件法器的用料都是顶级的天才地宝,只不过炼成的法器却只是二流的货色,和自己手里的法器不能相提并论……

  见到自己牢牢克制住了吴勉,广仁这才再次说道:“刚才你也看到了,你死之后我便马上去赴死。你我之间的恩怨可以这样了断,死后便没有什么烦恼了……”

  “那你先死,你死后我去找你。”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黄泉路上,不见不散……”

  “吴勉,你不值得相信……”说话的时候,广仁再次施展剑芒,对着白发男人的身体上抽了下去。

  见到广仁步步紧逼,吴勉闪身避开了剑芒。随后迎着白发大方师的正面冲了过来,不过在他刚刚迈腿的同时,广仁的手弯子一抖,剑芒回抽向着吴勉的后背打了过来。

  眼看就要再在吴勉背后来一下的时候,白发男人突然消失在了广仁的面前,那剑芒竟然对着自己的主人面门抽了过来。好在广仁的反应快,在吴勉消失的同时,他马上跟着卸了术法,随后短剑剑尖上的剑芒跟着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剑芒眼看着就要抽到广仁鼻子尖的时候突然消失,白发大方师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还没等到他缓过来的时候,刚刚消失的吴勉突然出现在了广仁的面前。没等白发大方师再次运转术法。白发男人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身闷响之后,广仁被这一拳打得从书房里飞了出去。他的身体撞塌了正面墙壁,这才落在了地上。原本白发大方师不应该这么狼狈的,只是突然卸掉了术法,没有防备之下挨上了这一拳,这才有了这样的后果。

  当广仁准备爬起来,再和吴勉拼命的时候,这才看到百无求已经站了起来。它身边一张椅子上面坐着老家伙归不归,而三世毒君那呲牙咧嘴的秃脑袋放在麻将桌上。远处过来的方士们没有一个还能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