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一章 黑头发的吴勉

第二百零一章 黑头发的吴勉

  说话的声音是广仁,却是从那位道姑嘴里说出来的。百无求回头的时候,见到刚刚还站在牌桌后面的龙驼子和萨尔蒙二人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两个人的心口都出现了一个核桃大小的窟窿,鲜血正不停的流了出来。
  
  这时候,就算愣如百无求也明白了过来。二愣子根本不顾抵在后心的利器,猛的转身向着身后的‘道姑’打了过来。不过百无求已经先被制住,在它转身的一瞬间,后心突然一凉,随后一柄短剑的剑尖从前心冒了出来。
  
  短剑刺进百无求后心的时候,二愣子身上的力道好像被人封印住了一样。它就好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看着‘道姑’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前,却什么都做不了。
  
  此时,归不归也反应了过来。看到了百无求心口被刺了一剑之后,原本嬉皮笑脸的模样瞬间消失,好像吴勉一样的沉着脸,对着‘道姑’说道:“你我争斗了这么多次,老人家我这次输的心服口服……”
  
  “为了归师兄你,广仁我这半年来什么都没做,专心在谋划这件事情。”说话的时候,道姑扯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和假发,又脱掉了自己宽松的道袍。露出来白发大方师广仁的相貌来……
  
  这时,归不归面前的那位‘大方师’也死掉了自己脸上的伪装,竟然是火山的弟子贾士芳。对着老家伙施礼之后,贾方士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后辈贾士芳得罪您老人家了,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士芳一定到老人家的座下领罪……”
  
  归不归不理会这个小方士,他看着站在百无求身边的广仁,说道:“这么说的话,广仁你一定要和吴勉有个了断吗?自徐福渡海之后,他帮了你多少次,你自己都记不清了吧?他死了,方士一门再有危机,谁还能帮你?”
  
  “顾不得那么多了,今天也是我的转世之日。”说话的时候,广仁深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说过要在你们身前领死的,这句话还是作数的。一会送走了吴勉之后,我一定死在他的身边。如果归师兄觉得不解气的话,那广仁的尸体任你化骨扬灰。”
  
  “王……八蛋,你把老子怎么了……老子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这时候,倒在地上的百无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了一句。
  
  “你的心脉、气脉和血脉都在罪剑的压制之下,就是这样了。”广仁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只要你别轻举妄动,稍后我死之后,归师兄自然会替你拔出短剑的。到时候妖王陛下你不会有任何不适……”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顿了一下,看着站在远处的归不归,继续说道:“不过如果归师兄你也想要阻止我的话,那就不能怪广仁我了。吴勉和百无求你只能选一个。”
  
  听了广仁的话,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开始纠结了起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不是没有怀疑过,试探过龙驼子和那个满人萨满。就是没有想到大方师你会装扮成一个道姑,这次输的干净……”
  
  “师兄还没有表态呢,吴勉和百无求你选谁?”广仁打断了归不归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师兄你总是要舍弃一边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师兄,没有了百无求之后,师兄未必就是广仁的对手。到时候吴勉还是要死,只是要拖后几个时辰而已……”
  
  听到了广仁的话,一项多智的归不归也沉默了起来。等了他一会之后,广仁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就当师兄你默认了百无求,只要你站在原地别动,送走了吴勉之后,百无求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说完之后,广仁竟然不再理会归不归和百无求,转身向着宅院里面走了进去。归不归犹豫了一下之后,想要趁着广仁的注意力都在宅院里面的时候,冲过去将刺在百无求后心的罪剑拔出来。
  
  不过就在他刚刚做出来动作的时候,倒在归不归不远处地面上的三世毒君突然跳了起来,对着老家伙打出了几道赤红色的光芒来。此时归不归全神贯注盯着广仁的背影,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匆忙之间急忙闪身,只躲过了其中的几道光芒,胸口还是被其中一道光芒打中……
  
  中了一道光芒之后,归不归仰面栽倒。他的全身僵硬一动也动不了……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轻松就被你们抓住了吧?”三世毒君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再告诉你件事儿,我和你们不大一样,我的心脏长在右边。这都是为了你和吴勉,才和大方师一起演了一场戏……好了,大方师你进去吧,这里我来看着,出不了事的……”
  
  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被三世毒君制住之后,广仁冲着杜钧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不再理会这里,转身走进了庭院当中。看着吴勉所在的书房,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走过去亲手打开了书房大门,看到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正端着《冥人志》在看的黑发吴勉……
  
  看到了黑头发的吴勉之后,广仁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放进了肚子当中。他微微一笑之后,走进了书房,对着吴勉说道:“这冥人志是要配合术法来看的,现在你的术法已经空空如也,还能看得到里面所写的内容吗?”
  
  吴勉终于抬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他合上了《冥人志》,对着广仁说道:“你能走到这里来,那就是说归不归和百无求已经被被制住了。没有伤他们俩的性命吧?”
  
  “没有”广仁回答了两个字之后,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是为了你来的,以后方士一门还要和归不归、百无求相处,怎么会伤害他们俩?不过我已经到了,今天你我的恩怨也应该有个了结,是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顿了一下。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吴勉先生你也不用担心,刚才外面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你死之后,广仁便紧随其后。黄泉路上再向你赔罪……”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的手一挥,一道寒光向着黑头发的吴勉射了过去。不过这一下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寒光停在了吴勉的身前,随后落在了地面上。正是白发大方师另外的一柄短剑法器……
  
  看到自己的短剑停留在了吴勉面前之后,广仁说道:“吴勉先生你也是出自方士一门,这些年来对我也有多次相助之恩。天下方士都没有杀你的理由,还是你自己动手了断吧……”
  
  “原来你还记得我救过方士一门……”吴勉看了广仁一眼,拿起来手里的短剑。随后将它扔了回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发大方师,说道:“想杀我又怕背上骂名,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吴勉将身体转了过去,背冲着吴勉,随后继续说道:“动手吧,望你说话算话,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眼看着自己抬抬手,就能了结这个恩怨纠缠两千年的男人。广仁却突然不自在了起来,他的胸口还想堵住了一块大石头。捡起来短剑之后,看着吴勉的背影犹豫了半天,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甩手将短剑对着黑发男人的后心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