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章 躲不了

第二百章 躲不了

  原本以为这位传说当中的三世毒君会多么的不可一世,想不到被吴勉打服之后,竟然变得无比的客气。就连对龙驼子、萨尔蒙这样的小辈也是客客气气的,如果不知道他的底细,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就是那个杀人如麻的三世毒君。
  
  不过有了这位毒君之后,倒是剩下了吴勉、归不归的不少麻烦。接下来的几天,又有十几波被广仁骗来,要争夺长生不老药的修士。他们刚刚出现在宅院的视线范围之内,便被毒君下毒毒倒。这还是归不归不想和这些修士引起麻烦,叮嘱过毒君不可以闹出人命,只是毒晕了这些修士。要不然的话,宅院附近最少还要增加几百来具尸骨……
  
  转眼之间又过了十天,曾经做过木匠的龙驼子还是又些手艺,竟然将倒塌的厢房重新搭建了起来。
  
  看着和之前厢房一摸一样的房间,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龙驼子说道:“娃娃,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这是进错行了。以你现在的本事,就算长生不老也不会再有什么成就。不过你这木匠活真是不错,比起来皇宫大殿也差不了哪去。你要是做了木匠的话,谁还能记得鲁班是谁?听我老人家一句劝,回去之后别做什么修士了,好好做你的木匠。”
  
  “是,我听您老人家的。老人家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龙驼子陪着笑脸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盘算什么时候这个老家伙能放了自己。总不能让他们几个在这里待一辈子吧?
  
  归不归看穿了龙驼子的心思,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别急,再过半个多月,如果广仁大方师不来。那老人家我也不留你们了。到时候你们四个也不用继续在我老人家这里白吃白喝了。”
  
  “老人家,如果广仁还敢出现的话,用不着您三位动手,我杜钧直接毒死他。”想到如果不是广仁,自己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三世毒君将所有的罪过都算在了白发大方师的头上。
  
  “那是你们俩的私仇,老人家我不跟着掺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等等吧,依着那位大方师的脾气,差不多也到极限了。这几天就应该出现了……”
  
  又过了几天天,这段日子里再也不见有来打长生不老药主意的修士前来。而那位白发男人也几乎不出房门,连吃喝的东西都是百无求亲自送进去。有一次龙驼子和道姑在门口向归不归讨要工具,正巧遇到百无求开门向吴勉送食物。开门的一瞬间竟然见到那个白发男人的头发变黑,虽然觉得古怪,不过他们几个人还是没敢开口询问……
  
  守在宅院门前的四个人有些无聊起来,在道姑的提议之下,挖出来几副狼骨,随后向归不归讨要了工具,用这些骨头制成了一副骨牌。四个人在宅院门口打起了麻将牌来消磨时间……
  
  一天傍晚,四个人正在挑灯夜战的时候,三世毒君突然回头看了对面原本是一摊篝火的位置。随后喃喃的说道:“又有不知道死活的修士来找麻烦了吗?这里生人勿进的消息怎么还没有传出去?都把牌扣上,我去看看哪个不知死活的修士到……”
  
  毒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远处的篝火再次被人点燃。借着篝火的亮光,就见已经有十几个人影聚集在了哪里。
  
  也是这几天过的太平静了,三世毒君也没有去和归不归商量,直接向着对面的篝火位置走了过去。他一边走一边开始催动毒功,想要借着风势将毒输送道对面去。毒麻几个人,再把剩下的人吓跑。他还着急回去打完手里的这把牌,毒君手里是一副上听的清一色,只差一个四万了……
  
  看着毒君走了过去,萨尔蒙向着道姑使了个眼色。随后二人笑眯眯私下换了手里的牌,龙驼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这是和三世毒君混熟了,半个月之前,我们三个连和他说话都不敢。现在竟然开始占他的便宜了……”
  
  “驼子你别那么说,大家都是屋子里三位大修士的阶下囚。和毒君开开玩笑而已,看在那三位的面子上,他也不好意思翻脸。”萨尔蒙打开了自己的牌,将和道姑换好的骨牌码了上去。随后继续说道:“我想好了,这次的事情了结之后,我打算拜在归不归大修士的门下。弄不好他老人家看我乖巧,说不定还赏一个半个的长生不老药……”
  
  说话的时候,萨尔蒙笑嘻嘻的看向三世毒君的方向,等着他回来之后重新开牌。自己是饼子的清一色,再来一个四饼就要和牌了。不过他向毒君看过去的时候,就见那个秃老头已经停下了脚步。直挺挺的站在了原地,盯着对面篝火的位置。
  
  “遇到硬茬子了?三世毒君还怕谁……”萨尔蒙着急和牌,对着直挺挺的杜钧喊道:“毒君,你赶紧料理了他们,三缺一就等着你开……”
  
  开牌的牌字还没有出口,就见三世毒君的心口出现了一个窟窿。随后他的身体晃了几下,然后轰然栽倒在地。龙驼子他们三人从来没有想到毒君会被人反杀,三个人顿了一下之后这才反应了过来,就在他们要起身去向吴勉、归不归报信的时候,就见宅院大门打开,归不归和百无求先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俩出来之后,百无求哼了一声,对着对面篝火旁那十几个人喊道:“你们这些方士什么时候开始偷偷摸摸的了?广仁呢?你出来说句话!老子保证……不一定骂你……”
  
  “偷偷摸摸……你们再说自己劫走我方士一门大方师火山的事情吗?”广仁的声音从对面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把火山大方师还回来,只要火山安然无恙,答应吴勉的事情,我还会做到……”
  
  “大方师,有什么话你还是到老人家我的面前说吧。我们都是一师之徒,有什么话不能明说?”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对面的方士们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想好了,我们效仿古人来个盟约。这样以来我们也不用相互算计了……”
  
  广仁的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说道:“好,我就依归师兄你。不过你们的宅院里面阵法机关重重,我们还是各进一步。就到当中的位置来说……”说话的时候,广仁身边一位方士打出去一个火球,落在了篝火和宅院居中的位置。
  
  随后,就见那位白发大方师独自从篝火这边走了出来,向着火球落下的位置走去。那里整天都在宅院众人的视线之下,不可能会有方士在那里布下阵法机关。
  
  看到广仁独自一人走了过来,归不归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看来就是今天了。你待在这里看住你小爷叔,老人家我过去会会大方师。不管我老人家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之后,老家伙也向着广仁的方向走了过去。百无求关心它爸爸的安危,当下皱着眉头看着归不归的背影,说道:“老家伙,有什么不对的你就逃回来。老子给你出气,弄死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向前了几句,就在它要继续再说几句的时候。后心一凉,随后广仁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归不归不用回来,我来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