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对等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对等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脚下长香开始古怪的弯曲了起来。七弯八扭之后竟然变成了香灰散落了一地,随后,毒君那幽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烧完了,现在该怎么算?”

  “我输了……”吴勉说话的时候,打开了宅院的大门,面沉似水的走出了宅院,随后消失在了门前的黑暗当中。

  看着吴勉的样子,归不归和百无求同时摇了摇头。老家伙嘬了嘬牙花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好做你的毒君不好吗?偏偏去惹他……这下子好了,你长生不老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那是,老家伙,这是真把你叔叔惹毛了,老子我心里也跟着突突。”百无求也跟着说了一句,叹了口气之后,这个二愣子继续说道:“这下子好了,这毒君现在逃都来不及了……小爷叔,你留着他的魂魄,咱们一会还有话要问这个王八蛋……”

  “你这话说的晚了……”消失在黑暗当中的吴勉回了一句之后,宅院大门外突然闪过了一道电弧。一瞬间显现出来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正是吴勉,另外是一个矮小的秃头老头,这人的身上就好像长了一层蛇皮一样的皮肤。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秃头老头一脸的冷笑,一股紫气顺着他身上的毛孔蒸腾了出来。而吴勉非笑非笑的看着这个老头,好像在看一条丧家之犬一样。

  电弧一闪而过,马上门口又是黑漆漆的一片。龙驼子几个人睁大了眼睛,都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身影。这时,宅院外面又是死一般的寂静。越是这样,龙驼子他们三个心里便越没有底,当下这个驼背男人从仓库里面探出头来,对着书房位置说道:“大修士,那毒君非同小可,吴勉先生一旦大意的话,那……”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门口再次出现了一道电弧。借着电弧的光芒,再次看到了刚才的两个人,只不过他们俩的姿态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那个秃老头满身鲜血跪在了地上,而吴勉站在他的面前,正用他招牌一样讥讽的笑容看着这个老头。

  电弧的光芒再次消失之后,吴勉那特有的声音从黑暗当中传了出来:“这样你也叫好意思用毒?为什么还不毒死我?我等不及了……”

  “大修士,我年纪小,不懂事……您别和我一个孩子一半见识。”刚才毒君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后他好像杀猪一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都是广仁!我被他蒙骗了……大修士您放了我,我替你们和他拼命去……大修士您饶命……我家里还有八十来岁的老婆,和一百多岁的儿子……我死了他们俩怎么活着。”

  后面的几句话喊岔了音,好像嗓子被人掐住了一样。就在众人都不明白出了什么时期的时候,就见两个人影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白头发的吴勉走在前面,他手里掐着秃老头的后颈,将他扔进了宅院里面。

  这一下的力道不清,秃老头直接背过了气。看着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吴勉,归不归笑着说道:“其实你不用亲自动手的,老人家我原本打算让他在外面用毒封地。那样的话再有什么修士来捣乱,这点毒也能让他们折腾一下了。现在你把人带进来,还要老人家我再辛苦一下了……”

  还没等吴勉说话,百无求从仓库里捧出来一个装满美酒的酒坛。对着秃老头的脑袋直接砸了下去,酒坛破碎之后,酒浆倾倒在他的脸上。将这个老头浇醒了过来。

  “大修士饶命……”苏醒过来的秃老头大喊大叫了起来,如果不是声音没有什么变化,龙驼子等人怎么也不信他就是那么大名鼎鼎的三世毒君。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抓到他,那位白头发的男人还不知道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龙驼子三个人都在庆幸,之前自己没有和这个男人动手。他们可不是毒君,可支撑不到这个时候。

  “你就是三世毒君?”这时候,归不归也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秃老头之后,指着他身上的‘蛇皮’说道:“这也是你练毒功的时候,被毒反噬的吧?如果知道要变成你着鬼样子,老人家我就是死也不会这个样子的长生不老之人。”

  这时候的毒君已经彻底被吴勉打服了,刚刚白发男人出去的时候,他还没有看得起这个小白脸。当下竟然敢到了吴勉的身边,面对面的想要使毒将他毒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三世毒君这一路毒功距离越近威力便越大,他一度以为只要是面对面站着,连那位传说当中的大方师徐福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没有想到接触之后,他才发现这个白发男人周身上下竟然一点毒都送不进去。就在毒君感觉到一丝凉意的时候,白发男人突然出手,抓住了毒君的手腕。随后一股古怪的力量顺着吴勉的手掌传送到他的身上,毒君体内沉寂的剧毒突然开始活跃了起来。

  毒君活到现在,是依靠着自己身体之内一百多种毒的相对平衡。这中平衡毒化了他的血肉、骨骼和内脏,现在突然打破了这种平衡。毒君不敢再和吴勉纠缠,只能跪在地上想办法将那几种开始活跃的毒压制下来。

  而吴勉也不趁机动手,看着他好不容易将毒压制下来之后,这才将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毒君扔到了院子里。

  毒君活了几百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当下他明白了自己和面看这白发男人实力的巨大差距。当吴勉掐着他的后颈,一路将毒君拖进宅院的时候,这个秃老头竟然没有做出来一丁点反抗的意思来。

  看着面前的归不归,秃老头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我知道是这样,就算广仁跪在我的面前,说出花来我也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看在我也是被人蒙骗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再遇到你们几位大修士,我杜钧绕着走……”

  “毒君……杜钧,原来你就是这样一个三世毒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面前欲哭无泪的秃老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可舍不得你这样就死了,井水是你做的孽,怎么下的毒,再怎么解回来……”

  “是,我这就解毒……”毒君爬到了已经被封住的井边,从身上摸出来几个小瓷瓶,最后问归不归借了一个空碗,按着比例将每个小瓷瓶里倒出来几滴颜色各异的液体来。随后将这液体调匀之后,将这碗看似平平无奇的液体顺着石井的缝隙掉了下去。

  看到了液体完全融进了井水之后,毒君陪着笑脸向着吴勉、归不归说道:“这就好了,老人家您放心,这是我杜钧的独门解药。这水再不会有一点毒,您拿去放心喝,如果出事的话,我杜钧去给他抵命。”

  “原本老人家我打算送你归西的,不过看到你这么懂事。那就再饶你一次……”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回头指着已经看傻了的龙驼子等人,说道:“他们怎么回事,你应该都已经看到了。你和他们一样,都住在门外。白天没事就帮着修修房子,晚上在门口打打更。你们已经凑齐了四个人,够一桌麻将了,老人家我不想在凑第五个人了。你明白我老人家的意思吧?”

  “明白……”说话的时候,毒君冲着龙驼子三个人包了抱拳,点图哈腰的说道:“这几天就靠你们三位多照应了……”

  百无求见到,撇了撇嘴,对着归不归说道:“这孙子真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