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皇差

第一百九十一章 皇差

  广仁的话刚刚出口,那位硕亲王身后的官兵突然冲了过来。他们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兵刃对着几个方士砍杀了过去……

  慌乱当中,两个方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官兵打伤,倒在了地上。随后他们迅速的被人拖走,在广仁面前被五花大绑起来。剩下的方士反应过来,开始施展术法与官兵对抗。

  失去了大部分的术法之后,这几个小方士也只能施展出来一些简单的术法。无非也就是对着官兵打出去几个火球,或者打出来几张符纸,借用符咒的力量引来天雷打向官兵集中的位置。

  广仁到底还是大方师,见势不妙之后,双手猛的抬了起来。随着他双手抬起,一道火墙拔地而起,挡在了方士和官兵当中。随后,这位白发大方师的身子一闪,冲到了被俘的弟子面前,抬手一阵狂风将看押他们俩的官兵吹到,随后广仁伸手扯掉了两名弟子身上的绳索。

  随后广仁对着正向他这边冲过来的官兵们吹了口气,一团烈火喷了出来,将这些官兵们逼退,随后他着手下的方士向着大门口的位置冲了过去。

  广仁自己离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他舍不得这几个弟子,只能带着他们硬冲。如果这样的局面在神器开启之前,那几个方士不过就是施展五行遁法,转眼之间便可以从这里离开。现在却只能仰仗着师尊杀出来一条路……

  广仁出手之后,门口拥堵的官兵好像退潮一样的向后退了下去。这还是白发大方师不想出人命,要不然的话,就算他现在失去了大半的术法,将这些官兵杀个一干二净,也不过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带着手下的几名弟子冲到了大门口,广仁指着门口的几匹军马说道:“你们去抢马,不用管我,出城之后去老地方等我……”说话的时候,这位白发大方师挥手对着天空打出去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

  火球飞到了半空中之后发出一阵巨响,随后炸裂成了无数个小火球,这些小火球好像自己有意识一样,向着下面的官兵打了下去。将他们再次逼退了下去。看到师尊替自己开路,那几个小方士急忙冲过去抢马。广仁盯着自己的弟子,只要他们上马之后,他便马上施展术法给他们再开出一条路来。

  就在这个时候,倒在广仁脚下的一名士兵突然窜了起来,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多了一柄短剑,在白发大方师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短剑的剑锋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大方师,你是不是一直在等老人家我?”说话的时候,这兵士扯掉了自己脸上的伪装,露出来一张老成不想样子的老脸来。

  “归不归,你这算什么?不是说好了百日之期吗?”广仁看了一眼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窜通了皇帝,搞这样一场戏……你也出自方士一门,真不怕徐福大方师清理旧日门户吗?”

  “你不是广仁……”听了这位白发大方师的话,归不归皱了皱眉头,随后伸手在他脸上一抹,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露出来一张脸色微红,带着冷笑的另外一位大方师的脸……

  “火山……”看到了这位大方师的相貌之后,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皱了皱眉头,随后他自己马上明白了过来。伸手将火山头上的假发摘掉,露出来一头好像火焰一样的红发来。

  这时,已经骑在马上的方士纷纷翻身下马,他们各自手握刀剑冲到了归不归和大方师的身边。想要把火山救出来,不过犹豫了半天,却没人敢第一个动手。

  这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冲着身边的空气说道:“难怪你的控火之法如此的娴熟,老人家我这次算错了。别藏了,都出来吧……”

  老家伙的话音刚落,门口的石柱突然爆裂,黑大个子百无求从里面走了出来。归不归脚下露出来任叁的小脑袋来,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都和你说了,等到广仁、火山齐了再动手。你一定要先弄掉广仁,现在知道现眼了吧?”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火山看了一眼周围,却没有发现吴勉的身影。他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师尊与你们定好了百日之约,现在归不归你带着两只妖物来是什么意思?”

  “老人家我现在办皇差,协助和硕硕亲王来抄安王府。”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收起了手里的短剑,对着火山继续说道:“实不相瞒,现在我们四个都是皇宫里面的侍卫。安王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要收押起来。等候皇上的发落……”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看了一眼王府当中的硕亲王一眼,随后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方士广仁一直居住在安王府中,有意谋反。火山,既然你是广仁的弟子,他不在的话,只能是你和我们走一趟,把话说清楚……”

  “归不归你自己说的话,自己信吗?”火山看了一眼老家伙,他知道自己无法从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这里逃走,当下索性把心一横,继续说道:“你们分明就是想要下手谋逆广仁大方师,不过可惜了,你们还是棋差一步。没有想到是我在安王府吧?”

  “听说你和广仁相连性命……”这时候,吴勉那特殊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就见吴勉从火山面前的空气当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被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夹在当中的红发大方师,白发男人继续说道:“那是不是现在了结你,广仁也要一起赴死?”

  听了吴勉的话,火山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对着吴勉说道:“广仁大方师和你们相约百日,我可没有。你们现在了结我的话,徐福大方师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广仁别的或许不行,不过却收了一个忠心的弟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火山,你是不是以为老人家我们不知道你和广仁的计策?什么百日之约……你们半个月之后便会抢先动手的,百日之后,没有了吴勉和归不归,广仁找谁领死去?”

  “这话是你说的,我与广仁大方师从未这么想过。”火山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那几个小方士。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叔,你是来办皇差也好,来了结与广仁大方师的私怨也罢。总是和他们几个无关,看在都是出身方士一门的份上,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什么时候你们能放我一条生路……”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抢先说了一句。随后白发男人看了一眼那几个满脸惶恐的方士一眼,一扬下巴,说道:“都走吧……”

  几个方士却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这时候,火山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还不快走!你们想要连累我吗?”有了火山这句话,几个方士这才再次上马,在马上对着火山行礼之后,纵马向着城外的方向奔驰而去。

  看了这几个方士离开之后,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就说不弄死他们,怎么也要让这几个方士长长记性吧?以后再看见我们几个,就跪在地上磕头……”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不把他们放走,谁来通知广仁?”

  听了归不归这句话,火山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盯着老家伙说道:“这也是你们算计好了,一开始你就知道安王府里的不是广仁大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