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章 抄家

第一百九十章 抄家

  小任叁和修士不同,它的遁地之法是天生而来,算是天性而不算是妖法。故而这次天下妖物妖法后退的时候,小家伙遁地的本事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当下,归不归将小任叁抱了起来,在它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听了老家伙的话,小任叁咯咯一笑,说道:“老不死的这次你闹得这么大,小心徐福知道了从海上回来找你的麻烦。”
  
  “这个老人家我是算好的,这样的程度那个老东西是不会回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也要小心,广仁也是吃了几千年咸盐的。如果他看出来了破绽,人参你也有麻烦。”
  
  百无求听不到他们俩的话,当下凑了过来,说道:“老家伙,你们俩说的什么悄悄话?背着人没有好话,是不是在说老子的坏话?”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晚上你就知道了,不是老人家我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于此同时,在南城安亲王的府上。当朝皇帝康熙的同父异母哥哥爱新觉罗.丰沅正对着一位白发道装的男人说道:“大方师你请放心,本王已经都打听清楚了,梁九功的确是暴病而亡。九功他之前就有哮喘的底子,这两天忽冷忽热的他犯了病根,这才亡故的。皇上赏了他一千两银子的箔金,要真是诚心要他的命。还花这个钱做什么?”
  
  说到这里,安亲王丰沅咧嘴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我们满人不比你们汉人,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有错就罚,差事办得好就赏。心里有事不说出来,那不是我们满人办的事。”
  
  丰沅行事豪爽,生下来就注定是亲王的身份,平时说话、行事也不爱动脑筋。虽然有些大大咧咧的,不过却深受康熙的喜爱。顺治皇帝留下来的这几个儿子当中,他是第一个获封亲王王爵的皇子。
  
  在丰沅对面坐着的正是方士一门大方师广仁,这几天他一直藏身在安亲王府上。明里暗里观察着吴勉、归不归居住府邸的情况,早上的时候听说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梁九功突然暴亡。这太监和吴勉、归不归也有些交情,广仁担心其中有归不归的诡计,这才前来向安亲王询问。
  
  白发大方师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就好,前几天刚刚传来吴逆亡故的消息,没几天陛下身边又死了人。广仁昨晚夜观天象,看到有白光向冲紫薇帝星。心里不放心这才向王爷请教的……”
  
  半年多前,安亲王府中闹鬼,还是火山的弟子贾士芳施法驱走了恶鬼。丰沅便信了方士的教法,听说大方师广仁来到了京城,便死说活说将这位白发大方师请到了自己的王府上。因为广仁说过不想惊扰城中百官、百姓,当下丰沅便下令府中所有人等都不许透露广仁大方师就在自己王府的事情。
  
  “有广仁大方师你坐镇京城,皇上还有什么好怕的?”安亲王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后继续说道:“这次大方师你的事情做完,本王就去皇上那里,替你讨一个护国真人的封号。别看我们满人信萨满,可是这几年又开始信和尚与喇嘛了。我们哥几个还有信老道的,也不差再信一个方士了。”
  
  “这个不急。”广仁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安亲王继续说道:“过几天便是吉日,到时候我亲自为陛下与王爷祈福……不过前几日广仁拜托王爷的那件事情,不知道是否有了消息?”
  
  “大方师你说的事儿……管家,本王让你去办了,你来和大方师说。”安亲王招手将王府的管家叫了过来,随后冲着广仁欠了欠身子,说道:“大方师,有什么事情你吩咐管家去做就好,本王的侧福晋这几天就要生了,本王去她那里坐坐。晚上本王要宴请你和火山大方师两位,你们两位千万不要推脱。”
  
  说完之后,安亲王起身离开了这里。广仁起身目送丰沅离开之后,便向管家打听刘喜、孙小川二人的事情。得知他们俩已经在天津码头上了船之后,广仁这才微微的一笑,谢过了王府这位管家。随后推说要回去休息,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到了傍晚时分,安亲王亲自来请。当下丰沅与广仁手挽手的来到厅堂,五六个方士在后面跟随。就在酒菜开始慢慢摆上的时候,王府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还没等安亲王发火,他的管家已经小跑到了丰沅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王爷,大事不妙……宗人府和大内侍卫带着三千兵马把咱们王府包围了,说稍后会有圣旨送过来。请王爷您准备接旨……”
  
  “本王接到的圣旨也有二三十封,还从来没有遇到敢来王府封门的!”安亲王顿时大怒,一巴掌拍在餐桌上,随后继续对着管家说道:“去,把宗人府带队的堂官叫进来,本王要问问他想要做什么!这是来抄家还是来传旨的……”
  
  还没等丰沅说完,管家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安亲王听到之后,脸色顿时大变。随后他将自己的王帽带上,随后有些尴尬的对着广仁大方师说道:“大方师您在这里稍坐,本王的祖叔和硕硕亲王到了,本王要出去迎接一……”
  
  丰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队兵马从大门的方向涌了进来。当中簇拥着一个五十来岁,身穿王袍,头戴王帽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手里捧着一封圣旨,见到了丰沅还站在酒席宴间的时候,老王爷的眉头一皱,边走边说道:“丰沅!听到要你外出迎接圣旨,你为何动也不动?你这是打算抗旨吗?”
  
  “侄子不敢……”安亲王急忙小跑到了老王爷的身前,双手一甩马蹄袖,跪了下去说道:“爱新觉罗.丰沅恭迎圣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到自己的侄子跪下接旨,老王爷这才打开了圣旨,说道:“上谕;安亲王丰沅久沐圣恩,却丧心病狂。为小利起意成反王内应……三藩之乱为逆王吴、耿、尚三人通风报信,致使无数天兵枉死。虽丰沅为爱新觉罗氏皇族,乃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免去丰沅安亲王王爵,以及身兼一切官职。交由宗人府严查。另,命和硕硕亲王爱新觉罗.舒格、御前一等侍卫其塞雅查抄丰沅府邸。查获一切证物送到宫中御览。钦此……”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和硕硕亲王爱新觉罗.舒格看了自己已经瘫倒在地的侄子一眼,说道:“丰沅,你还不谢恩、接旨吗?”
  
  丰沅这才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对着自己的王叔说道:“三叔,侄子我冤枉……”
  
  舒格皱着眉头说道:“住口!你是皇上钦定的罪犯,认证物证俱在,有什么冤枉稍后有地方去说!先谢恩、接旨……”
  
  看着丰沅接过了圣旨,那位和硕硕亲王这才缓了口气。正要下令抄家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广仁等几个方士,随后他厉声说道:“你们这些道士是什么人?但凡安亲王府上的人一个也不能放掉!来人,抓起来……”
  
  广仁之前便听说过安亲王受过吴应熊的贿赂,当初还帮忙送吴应熊之子吴世藩回到了云南。现在皇帝开始严办丰沅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当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向那位老王爷解释道:“王爷误会了,我是方士……”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当下他猛的反应了过来,对着身后的几个方士说道:“是诈局!你们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