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分别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分别

  得知了吴三桂的死讯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并没有流露出来什么异常的表情。两个人只是给莫离的牌位上了香,随后才开始正式准备远渡重洋。
  
  差不多隔了三天之后,吴三桂‘病死’的消息这才传到了京城。这位昔日的平西王一死,便象征着三藩之乱马上就要结束。果然没过几天,原本吴三桂的属下开始明里暗里向朝廷的军队投诚。
  
  一直等到吴三桂的消息彻底传到了京城,归不归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没说错吧?刘喜、孙小川他们哥俩怎么会吃这样的大亏。别说吴三桂了,康熙身边应该也有他们哥俩的细作。当年生意做的那么大,不在那些大人物身边埋几颗钉子,那就不是他们哥俩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那你说,他们俩会不会在我身边也埋颗钉子?”
  
  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这颗钉子太贵了,就是他们哥俩也埋不起我老人家这样的钉子……”
  
  刘喜、孙小川二人没有主动开口,吴勉、归不归便装作不知道。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月之后,刘喜、孙小川二人终于要启程前往天津码头。已经有泗水号的大海船等候在那里……临走之前的一晚,他们二人最后一次宴请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知道明天这两个人就要离开,小任参显得依依不舍。原本海量的小家伙没喝多少小脸蛋就红的好像红布一样,拉着刘喜的手,说起来当年初次相见的事情,说到一半的时候便开始哇哇大哭。随后想起来哪件高兴的事情,又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参你这样吓人,谁受的了?”归不归嘿嘿—笑,继续说道:“刘喜、小川哥俩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说不定再过几年,咱们几个在这里混不下去了,也要去外洋投靠他们哥俩。”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一个信封,放在了刘喜面前的桌子上,随后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我这些年来也和不少外洋人做买卖,都是一些瓷器、丝绸和茶叶之类的生意。之后泗水号十年的货款都结给你们哥俩,信封里面是他们公司的地址。里面还有我老人家的授权契约,你们带上每年去领钱就好。这也算是老人家我给你们哥俩添点路费和零花。”
  
  刘喜也不可客气,将信封收好。随后也从袖筒里摸出来一个信封,这位曾经泗水号的大东家笑着将信封塞在了归不归的手里,说道:“多谢您老人家了,这里也是我和小川一点的临别礼物,里面是我们俩这么多年以来,在皇帝、还有一些封疆大吏身边收买的人员名单……”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孙小川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原本想着这可能是我们三个最后的救命稻草,想不到最后还是害死了莫离。明天我和小川就要离开了,这个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用了。老人家您应该还用得着。”
  
  “用得着……用得着……”归不归没有忍住,直接打开了信封。就见在第一页的第一行名单上面赫然写着两个人的名字,第一个人名是爱新觉罗·玄烨,对应他另外一个名字是皇宫十八处都总管——梁九功……想不到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太监,竟然会是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内应。看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归不归嘿嘿一后笑,他不再看后面的名单,直接将信封收好之后,塞进了衣服里面。
  
  此时,小任参已经彻底喝多了。小家伙抱着孙小川哇哇大哭,它将二东家当成了刘喜,边哭边说道:“兄弟……你们在外洋受人家欺负了,能忍就忍一下……写封信告诉我们人参……我们人参牵着百无求弄死他们……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要你哥哥了……你就不怕老不死的他欺负我们人参吗……呕……”
  
  哭闹到一半的时候,小任参一低头吐了孙小川一裤裆。好在孙二当家也不是外人,一边轻轻敲打小任参的后背,劝说这只人参娃娃。一边让人去取来新衣给自己换上。
  
  看了一眼小任参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带着人参回去休息。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家伙这样,不知道如果我们四个分开,人参能闹成什么样子。”
  
  “估计任老三能一哭二闹三上吊。”百无求将吐干净的小任参扛在肩头,向着寝室那边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任老三你忍一忍,千万别吐老子身上……老子新换的衣服,还指着穿着它给拖金儿看……”
  
  看着百无求和任参离开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对着刘喜说道:“明天你们俩就要离开了,想必也不会再给如柏联系了吧?
  
  这么多年了,如柏还在你们那里再领另外一份工钱,我老人家也是不过意。”
  
  听了归不归的话,刘喜哈哈一笑,冲着孙小川说道:“小川你输了,我就说骗不过他老人家吧?”
  
  孙小川苦笑了一声,冲着老家伙说道:“老人家,小川我就不明白了,高如柏和焦大郎在一起,您老人家为什么就怀疑高如柏了?小川我是您老人家的话,不管怎么看都是焦大郎更容易被人收买吧?不过这话小川我还要说在前面,我们哥俩可是没有一点点防备您几位的意思。您也知道泗水号是我们哥俩一点一点干起来的,虽说送给您了,可是心里总是不放心,让高如柏通通气,别耽误了买卖那就不好了。”
  
  “老人家我知道你们哥俩没有坏心眼,这么多年以来,都是高如柏再负责买卖的事情,我老人家只是坐享其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刚刚说高如柏和焦大郎在一起,为什么老人家我认定了如柏?就是因为他真不像能被买通的人,你们哥俩那么精明,怎么会去收买看着就不像好人的焦大郎?”
  
  “老人家,您这是在说徐福大方师也不像好人吗?”孙小川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过后,他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走到了刘喜身边。两个人就好像商量好的一样,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的方向行了大礼。
  
  礼毕之后,二人站了起来。刘喜正色说道:“我与小川都是两千年前就应该死了的人了,拖您二位的福气,我们俩得了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么多年以来享尽了人间的富贵,明天我与小川就要和您、吴勉先生,无求和任参分开了。
  
  就像您说过的一样,或许这次分别之后,我们便再无相见之日……”
  
  “别说了……”归不归笑着摆了摆手,对着他们俩说道:“老人家我活了几千年,你们哥俩不是想让我老人家哭一下吧?之前的话老人家我是胡说八道,说不定再过几年,我们也去外洋投奔你们哥俩。”
  
  这时,一晚上都没有这么开口的吴勉,终于说了话:“想回来就回来,泗水号还是你们俩的,老家伙只是代你们看着……”
  
  这顿酒宴一直喝到了凌晨,第二天一早,大醉的刘喜、孙小川被人扶上了马车,带着一应的细软向着天津码头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这哥俩出城之后,便有人禀告了皇宫当中的康熙。皇帝看了一眼身边侍奉着的大太监梁九功,微微一笑之后,说道:“那两位东家已经走了,九功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