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百天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百天

  “莫离算起来也是出自方士一门,在情在理我都应该来送他最后一程。”广仁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今天我等以方士之礼相送,在黄泉路上莫离也可以心安了。”
  
  白发大方师说完这两句话之后,他身后的方士首尾相接,摆出来一个方士门中相送亡故同门师长的阵法来。看的那两队和尚、道士都长大了嘴巴,被这气势镇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真是好阵法,你们完事之后不着急走,说不定还要给广仁大方师再来这么一下。”吴勉一句话让肃杀的气氛变了味,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里山清水秀的,再埋两个大方师大概也可以……”
  
  “吴勉,今天是莫离下葬的日子,你真想在这里见血吗?”站在广仁身后的火山站了出来,指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也是出自方士一门,不念鱼水之情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对大方师无理。没有方士一门哪有你今天这样耀武扬威!”
  
  “请诸位都住口吧!”这时候,脸色铁青的刘喜说了一句。不过这句话正好是接着火山的话说的,明眼人都明白是冲着谁去的。在广仁的授意之下,脸色涨红的火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这时候,归不归微微一笑,走过来说道:“今天是莫离的大日子,不过老人家我已经托付了地府的朋友,给他下一世一个大好的前程……吉时到了到了,尘归尘土归土,莫离你好走……”
  
  归不归说完之后,在执宾的指挥之下,将装着莫离的金丝楠木棺材缓缓沉入了早已经挖好的坟墓当中。随后刘喜、孙小川加上吴勉、归不归以及两只妖物各自接过来下人递过来的铁锨,给莫离的棺木盖上了土。
  
  看着他们几个故意不理会自己和广仁大方师,火山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就在他惹不住要发做的时候,听到广仁低声说道:“别乱来……你就站在这里陪着我,今天你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听了自己师尊的话,火山无奈之下这才忍下了这口气。一直等到整个管灌都被沙土掩埋起来之后,刘喜、吴勉他们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家伙。交由跟过来的工人,让他们将坟包建立起来。
  
  看着那边几个人已经停手之后,广仁这才带着火山跟了上去。白发大方师对着这几个人说道:“莫离的事情该一段落,我也应该话付前言,将性命交给吴勉先生。不过广仁手里还有一件徐福大方师交代的事情要做,三个月之后,便可以办好。到时候我再到吴勉先生驾前领死,不知道吴勉先生以为再延迟三个月可以吗?”
  
  “三个月后,你们两位大方师还真会挑时间……”吴勉翻着白眼看了广仁、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三个月之后,广仁大方师你又舍不得去死了,这怎么办?”
  
  “那你们几位只要见到了广仁,随时随地得以诛之。”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如果吴勉先生还是不信的话,广仁愿立下字据。”
  
  “这有什么不相信的,既然广仁大方师你都这么说了,那老人家我给你作保。”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刚才虽然老家伙也在找广仁的麻烦,不过现在他却突然改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广仁大方师,我老人家再给你宽裕几天,也不要什么三个月了,直接一百天。一百天之后,再来了结我们的事情。”
  
  见到归不归代替吴勉答应,广仁当下急忙答话:“那就多谢归师兄讲情了,那我也不在磨蹭,这就去办徐福大方师的事情,百日之后,广仁一定到吴勉先生驾前领死……”
  
  说完之后,广仁带着火山向众人行礼,随后带着那一堆方士离开了莫离的坟墓。
  
  看着这些人越走越远的背影,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怎么觉得广仁的话那么不靠谱呢?怎么就一百天后来领死,老子都干不出来的事,他一个大方师就那么不值钱?”
  
  “傻小子,广仁想的不是来送死,是来要你小爷叔的性命。”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自言自语说道:“三个月,他可真会挑日子……”
  
  百无求还是听不懂,不过这个时候,葬礼已经结束。他们这些人坐上了马车,向着城内进发。刘喜、孙小川二人守在归不归身边嘀嘀咕咕的,二愣子一直没有找到空档再去问他。
  
  回到了刘喜、孙小川的府邸之后,那两位泗水号曾经的东家去给莫离准备生祭的牌位。在府内又办了一场祭祀的典礼之后,今天的葬礼这才算彻底结束。随后刘喜、孙小川请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在府中就餐。
  
  喝了两杯素酒之后,刘喜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今天莫离的大事算是做完了,我和小川和开始准备去海外各国的事宜。差不多等到莫离下葬百日之后,我和小川就要走了……”
  
  “又是一个百日。”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正好这一百天我们几个陪着你们哥俩,百日之后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就不知道是什么年月了。或许我们从此之后再不相见……不说了,说着老人家我的心里也不舒服。”
  
  今天算是定好刘喜、孙小川远赴海外的消息,当下,局面又有些伤感起来。没过多久,酒宴便草草的收场,刘喜、孙小川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没有休息好,他们俩回去休息,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继续就在这里吃喝。
  
  又吃喝了一阵子之后,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先不问一百天之后,广仁会不会来到你叔叔面前领死。估计问了你也是装疯卖傻,老子问你另外一件事情。不是说还要给莫离报仇吗?正好还有一百天的时间,咱们去一趟云南,把老小子吴三桂的脑袋扭下来,送到莫离的坟头,让他在下面也高兴一下。”
  
  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傻小子,刚才你听到刘喜说请我们去云南结果了吴三桂吗?他想要去英吉利、法兰西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为什么要等一个月?”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刘喜、孙小川刚刚所在的位置,最后对着吴勉说道:“当初能把泗水号建立成古往今来第一的大买卖,老人家我可不信他们俩会吃这个亏……”
  
  五天之后,远在湖南衡州的吴三桂收到了自己在京城筹措军饷的人马全部折损的消息,当下震怒的连拍桌子,对着空气大骂道:“一群无用的废物,那么简单的事情,几个月都没有办好。现在竟然把自己的性命都折损进去了,早知道你们如此无用,朕还不如留你们在战场上去厮杀……”
  
  看到吴三桂气的大喊大叫,周围的妃嫔、太监们都吓得不敢大声出气。就在这个时候,吴三桂最喜爱的妃子高氏端着莲子汤走了过来。好一顿劝说之后,这才哄着吴三桂喝下了那碗补气的莲子汤。
  
  结果当晚时分,熟睡当中的吴三桂突然口吐黑血,随后气绝身亡。吴三桂死后,高妃身边的宫女也连夜消失。几天之后,京城当中收到了吴三桂‘病死’的消息,不过最先得到消息的不是皇帝,而是原泗水号的两位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