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送葬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送葬

  虽然术法(妖法)大幅缩水,不过对上这些人,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还是宛如天神一般的存在。
  
  白发男人甚至都没有动手,只是看着百无求撞开了后门,好像虎入羊群一样冲进了那一群人当中。在一阵哀嚎惨叫声当中,不停有人倒在地上。正面遇到百无求的基本上没有生还之人,一些只是被二愣子扫到的人大多骨断筋折。有几个伶俐的人想要逃走,被归不归拦住,将他们赶回了百无求的身边。
  
  片刻之后,除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之外,现场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人了。那个带头的独眼道士断了一条腿,此时顾不得哀嚎,他已经认出来这几个人的来历:“你们……是泗水号的东家?难怪火山走了,是你们把他赶走的……”
  
  泗水号吴勉、归不归的名号这道士还是知道的,只不过谣传是他们俩将泗水号霸占,把刘喜、孙小川二人赶了出去。如果知道他们几个和那两块大肥肉的关系,吴三桂也不敢去打刘喜、孙小川的脑筋了。
  
  “难得你还能认出来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向着这独眼道士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原本你们这样的人物,用不到老人家我们几个出手。不过莫离的仇不亲手报一下,我老人家心里这口气又出不来。那就只能是委屈你们了……”
  
  听到这个老家伙承认了就是泗水号的东家,独眼道士知道自己断无生理。当下他哆哆嗦嗦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你们都是成了名的大修士,栽在你们手里我也认了……看在大家都是修士的份上,给个痛快吧……”
  
  “别着急死,老人家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想要绑走刘喜、孙小川换钱的是吴三桂。你不过是个跑腿的,就算得了赎金也落不下一个子儿。我老人家只是问你,这次的事情与方士一门的两位大方师有没有什么关系?说清楚了,老人家我就放你离开……”
  
  那两位大方师也不是独眼道士招惹起的,当下他也不敢胡乱攀咬,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没听说过和大周……那个吴三桂和两位大方师有什么关系,而且上次绑刘喜、孙小川失败也是因为火山大方师从中搅局。我有什么说什么,不敢乱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独眼道士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原本在刘喜、孙小川身边还有一个细作。据他讲,莫离死后第三天,那个叫做贾士芳的方士在灵前向莫离的尸骨道歉,说什么他有救人之心,却无救人之力。那个细作就在灵堂外,听的清清楚楚。只是后来刘喜清查府中可疑之人,那细作被赶了出来。回到了云南,半个月之前死在了战场了……”
  
  独眼道士的话并不出乎归不归的意料,老家伙看了一眼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什么话要问,这才再次对着独眼道士说道:“走吧,老人家我饶你一命……”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独眼道士急忙抄起来身边的一杆长枪当作拐杖,随后一瘸一拐的向着后门的方向逃走。眼看着就要逃到后门的时候,后心突然一凉。随后胸前被什么尖厉的利器刺穿了一个洞,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窟窿之后,独眼道士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看着吴勉使用短剑结果了独眼道士,百无求有些不满的说道:“小爷叔,刚刚你侄子亲口说饶了他的性命。你怎么还说了不算?不是做晚辈的说你,怎么说你也是世上数三数四的大人物了,不能这么不地道……”
  
  吴勉招手将短剑收了回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归不归,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喜欢替我做主了?”
  
  “老人家我哪敢那么大逆不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冲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刚刚老人家我说自己他一命,可是从来没有说过别人也不许结果了这个道士。没看到我老人家一个劲的冲你使眼色吗?还指望你能动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独眼道士的尸体旁。将尸首扔到那一堆尸体当中,随后放了个火球将这些尸体烧了起来。原本还有几个没死的人,这一下子也都死在了大火当中。
  
  看到现场已经没有了活人之后,吴勉、归不归这才带着百无求从这房子里面走了出来,此时,这里已经惊动了五城兵马司,几百名官兵已经赶到了府门前。见到三个怪异的人从里面出来,带队的官兵正要拦下,却被刚刚赶过来的都统大人拦住。
  
  五城兵马司的都统曾经跟随大学时明珠进宫,亲眼看过这三个人出现在皇宫当中。听明珠大人所说这都是一些有名的大修士,当下都统哪里敢拦?又担心这是皇帝派来做杀人灭口勾当,看都不敢看他们三个,装作自己在集合人马,将这三个怪异的人从眼前放走。
  
  回到了刘喜、孙小川的府邸之后,归不归三言两语讲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嘿嘿一笑,对着两位曾经的泗水号东家继续说道:“这一次之后,吴三桂就算买房子卖地卖老婆,也不敢再打你们哥俩的主意了。等你们俩离开之后,我们几个再去一趟云南,吴三桂死了,莫离的仇才算是真正的报了……”
  
  “那么麻烦你们几位了。”虽然过了几个月,不过再想到莫离,刘喜的眼睛还是红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说起来火山大方师和此事无关,他只是见死不救……”
  
  刘喜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吴勉突然说了一句:“无关……刘喜你不是想要做和事佬吧?”
  
  “刚刚我和小川商量了一下,你们几位和两位大方师的梁子不易越结越深。毕竟他们俩身后还有一位徐福大方师。”虽然看到白发男人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刘喜还是继续说道:“那两位大方师私下一定还有什么针对你们几位的事情,不过只要我和小川离开了大清,你们几位也没有了留下的理由。回到了财神岛之后,他们俩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次去找你们几位的麻烦……退一步吧……”
  
  吴勉听出来刘喜话里对自己几个人、妖的关切之情,不过白发男人还是回了一句:“习惯直走,忘了该如何后退了”
  
  这句话说出来,刘喜也不好再说什么,一度场面有些冷场。这个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出来打了圆场:“还有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还要去送莫离最后一程的。有什么话我们送走了莫离之后再说……”
  
  天色微微亮的时候,莫离的棺椁被抬了出来。刘喜、孙小川二人给莫离大办了丧事,请了僧、道两队的经文,一百个和尚和一百名老道一路念着经文护送棺椁出了城。纸人纸马数都数不数不过来,送殡额队伍一个时辰都没有走完。
  
  半个京城的人都被惊动了,都出来看看是谁家闹出这么大的阵势。不过到了选好的墓地之时,才发现多了一队人,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带着一队方士已经在这里开始念诵超度的咒文来。
  
  看到了这两位大方师,归不归开口说道:“到底是广仁大方师,一言九鼎,说好送走了莫离,就了结我们的事情,你怎么比我们还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