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报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报仇

  吴勉、归不归看莫离最后一眼的时候,两位大方师已经带着贾士芳离开了这座府邸。白发男人和老家伙也没有理会,看完了莫离之后,孙小川这才命人将棺材盖上钉。只等着明天一早将他下葬了……

  随后,刘喜、孙小川带着吴勉、归不归几个回到了中堂,看着刘喜退下了仆人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殿下你这是有什么私密的话要和我们几个说吗?是莫离遇难那晚还有什么隐情吗?”

  “是……”刘喜掏出来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之后,继续说道:“之前小川在信上不便明说,那晚火山并不是碰巧救下的我和小川。或许不是他和行凶之人同谋,最少也是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莫离死在了那个人的手里……”

  想起来那晚的事情,刘喜、孙小川二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位曾经的淮南王殿下继续说道:“原本以为火山是冲着我和小川从泗水号带出来的钱财而来,直到他暗示我们将你们几位请回来,我才明白广仁、火山师徒的目标是你们几位。他们既然敢请你们回来,一定有了对付你们的办法。几位一定要小心提防他们……”

  “老人家我们几个既然回到陆地,自然也有对付他们的法子。殿下你不用担心。莫离的仇我们几个一定要报,谁见死不救到时候也要说清楚……”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接下来说说你们俩,虽然你和小川不在是泗水号的东家,不过在外人的眼里还是两块大肥肉。听老人家我一句话,回泗水号吧,我老人家有钱人已经做的腻烦了。早就想把泗水号还给你们俩。既然已经是大肥肉了,那索性做最肥最大的一块……”

  原本以为经历了这次莫离的事情之后,刘喜、孙小川会再回到泗水号主持大局。没有想到他们俩同时摇头,这时,孙小川开口说道:“不瞒老人家您,这两天小川我和殿下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俩的名声太大,大清领地是混不下去了。我们俩打算去外洋转转,之前结交过几个英吉利、法兰西的外国人,他们一直在吹嘘自己国家多好多好。莫离的事情办完之后,小川我和殿下这就去那里住上几年。如果住着还舒心的话,兴许就不回来了……”

  听了孙小川这两句话,归不归脸上露出来几分伤感的表情。老家伙想要说句挽留他们俩的话,不过想起来惨死的莫离,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倒是之前和刘喜交好的小任叁有点舍不得,说道:“你们俩还真要走啊?还是听老不死的一句,你们俩回来继续做泗水号的大东家、二东家。谁还敢欺负你们就和我们说,我们人参让吴勉去收拾他……”

  “这是我和小川深思熟虑多日才定下来的。”刘喜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我们俩回去继续主持泗水号,越有钱越是饿狼嘴边的肥肉。这么多年多少次被人算计了,我和小川在这里的名气太大,当初泗水号有位管事为了巴结我们俩,做了不少用我和小川相貌的财神像。当时还无所谓,现在想想真是坑了我们俩了。只要出门就会被人认出来,在京城已经又了左右财神的外号。如果不走的话,早晚会因为这一身巨富而身首异处的。”

  “既然你们哥俩已经决定了,那也好,出去散散心,什么时候想家了就回来看看……”这时候,归不归终于开了口,随后继续说道:“外国人认金不认银,老人家我准备点金子,你们一起带过去。穷家富路的,有点钱在身边走是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刘喜、孙小川二人说道:“兴许有一天,我们四个在这里混不下去了,也要出去投奔你们俩。英吉利有个东印度公司,到时候我们办个什么什么公司……”

  听到了归不归这两句话,中堂当中悲伤的情绪这才算平复了一点。这时,刘喜、孙小川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孙小川袖子里抽出来一张纸,将它放在了吴勉、归不归面前的桌子上,说道:“等待你们回来的这段时间,我和殿下也没有闲着。这是吴三桂手下在京城的据点,那个老匹夫好像是真被钱愁到了,上次没有弄到军饷还不死心。又派来几波人马,现在他们就住在这里……”

  孙小川说的没错,现在吴三桂打的并不顺利。钱粮也开始吃紧,这才到处想办法,云贵两地的有钱人已经被盘剥的一干二净。因为忌惮吴勉、归不归这样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又不敢惹泗水号的麻烦,这才打起来刘喜、孙小川的主意。

  之前派去的人马折损干净,吴三桂却不想就此收手。他又接连派出来几波人马,想要继续绑走这两位大财主,从他们的身上压榨出来足够的军饷。

  只是这几个月火山、贾士芳一直居住在刘喜、孙小川得府上,虽然有关方士一门的典籍正在被销毁,不过来的人当中还是有识货的。知道火山大方师居住在这里之后,便没敢轻易动手。只等着火山、贾士芳离开这里之后,他们这才敢前来。

  刘喜、孙小川早就探明了这些人的所在,因为不想欠火山的情,这才一直隐忍着就等着吴勉、归不归前来。和白发男人、老家伙他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个仇你们得替莫离去报。

  纸上写的是吴三桂这些人藏匿的地点,还没等归不归伸手去拿,坐在他旁边的吴勉伸手虚抓了一把,那张纸已经飞到了他的手里。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之后,将它递给了归不归,随后白发男人起身向着府邸外面走了过去。

  看着吴勉的背影,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小任叁说道:“人参你在这里陪着他们哥俩,傻小子你和我们走一趟。那里的人一个也不能活着走出来……先是这些小杂鱼,然后我们还要去云南一趟,就算牵扯到了国运,也要吴三桂给莫离抵命……”

  孙小川纸上的地址是南城一所富商的宅子,朝廷和三番开战之后,曾经在京城搜查过吴三桂的余党,将吴应熊为首的几百人抓了起来。用平西王世子的人头祭了大旗,却让这个富商成了漏网之鱼。

  现在宅子里面上上下下几乎都是吴三桂的人马,首要的任务便是绑走刘喜、孙小川。现在这些人都聚集在后院当中,围着刘喜、孙小川的地图在分派任务……

  “我已经大听清楚了,火山好像和刘喜、孙小川闹翻了,他带着弟子走了。今晚就是动手最好的机会。”一个三十来岁的独眼道士指着地图继续说道:“今晚子时,我们假扮成五城兵马司巡街的官兵。就说有犯人翻墙进了他们的后院,进去之后,刘喜、孙小川势必要出来查看,到时候将军你就说他们俩私通犯人,要把他们抓回来治罪,如果有人敢阻拦,你们不用客气直接砍了……”

  就在这个独眼道士继续布置任务的时候,后院大门突然传来猛烈砸门的声音。随后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说道:“五城兵马司!有人犯翻墙进来,赶紧开门!”

  听了这句话,吓得这些人一哆嗦,当下几乎所有人都看着已经懵了的独眼道士,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说道:“花老道,你还跟谁商量过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