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归陆

第一百八十三章 归陆

  “莫离死了……”百无求有些吃惊的看着归不归和吴勉,缓了口气之后,二愣子说道:“老家伙,老莫算着也是活了两千年的人了。两千年都没死,怎么现在说死就死了。孙小川心里面又提到了火山,你说是不是那个王八蛋害死的莫离?”
  
  “难得傻小子你能想到这里,之前你也动过几次脑子,可是得了泗水号之后,傻小子你就打回原形了。”归不归冲着百无求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应该和火山脱不了干系,不过说到那位大方师亲自下手杀死的莫离,他的胆子还没大到那种程度。最多就是见到莫离被人杀死,见死不救……”
  
  “回陆地……”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站了起来。随后他也不管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自己向着码头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提火山我都忘了,广仁还欠我一条命。”
  
  看着吴勉的背影,归不归也站了起来。随后对着高如柏说道:“准备一艘快船,顺便发鼓语出去,把我们要回到陆地的消息散出去。你和大郎看家,这次就不要去了。如果听到有什么关于我们不利的消息,你们就到徐福那里躲躲。好处他占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
  
  这句话让高如柏有些发愣,他疑惑着对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说这又是一个局?那您几位还是留在岛上,我回到陆地去查莫离的事情,查清之后您老人家四位再去也不迟。”
  
  “莫离都死了,如柏你能比得过他吗?”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对我们修士来说,算是最坏时代的开始。老人家我可舍不得你也走了,和焦大郎好好看家。家里应该不会出事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高如柏虽然担心,不过也只能作罢。当下和焦大郎一起将这二人二妖一直送到了泗水号东家专属的大船上,原本老家伙还打算乘坐快船尽快赶回陆地,不过赶巧码头上的快船都去前往西洋送货。剩下的船只当中最合适的也就是这艘大船了,为了东家随时随地出海的准备,船上的给养三天一更换。只要吴勉、归不归上船。马上便可以将出离码头……上船之后,归不归又想起来一件事来。对着送到甲板上的高如柏说道:“如柏,还有一件事情你也要费费心。如果这段时间,徐福大方师派人来到岛上的话。不管那人要做什么,都由他去做。岛上的金银、天才地宝的库房全部打开。只要他开口,不管徐福大方师想要什么,只要能拿得走,都让那人带走。你不要阻拦。”
  
  高如柏愣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您和徐福大方师有什么约定吗?您看是不是先定好徐福大方师想要什么,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
  
  “哪有什么约定,老人家我也是瞎猜。”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总之如柏你记得,不管徐福大方师派谁过来。想要什么尽管带走就是……行了,时辰不早了,我们这就走了。你下船吧……当下,高如柏和焦大郎下了船,看着这艘船慢慢驶离了码头,直到彻底不见了踪影之后,这才向着他们自己的住所走去。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不小,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溜溜达达的回到了住所。看着天色尚早,二人想要喝两杯解解乏的时候。突然见到码头的头目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他们俩的面前,说道:“两位管家,海面上来了艘大船。旗杆上是方士的标记,您两位来看看吧……”
  
  “方士的大船?”高如柏和焦大郎对了一下眼神,高管家有些诧异的对着焦大郎说道:“还真被他老人家猜准了,他们两位东家刚走,方士就来了,好像踩了点一样……走,我们去码头迎迎。
  
  徐福大方师派来的人,慢待不得……这时候,码头那边传来了鼓语。焦大郎听到之后,对着高如柏说道:“就一位方士下船,叫做向北……”
  
  再说吴勉、归不归的大船上,因为担心陆地上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安危。离开码头之后,百无求便唤来了自己在海里的妖子妖孙,让它们拉着这艘大船,快速向着陆地码头的位置飞驰而去。虽然这些海妖的妖法也消失了大半,不过这些海妖原本强悍的身体没有丝毫变化,拖着这艘大船丝毫不费气力。
  
  到了当天深夜时分,大船便赶到了泗水号在泉州的码头。因为之前几乎没有深夜入港的船只,当下大船进了码头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一直等到搭跳板的声音响了起来,才惊动了码头上的工人。
  
  看见是泗水号东家的大船来到了码头,当下这些工人一路飞奔去通知了码头管事。半晌之后,慌乱的管事这才一溜小跑的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见到果然就是自己的老东家之后,管事急忙陪着笑脸说道:“不知道东家您到了,也没有准备,真是罪该万……”
  
  “知道老人家我是谁就好,我老人家没功夫废话。老人家我只说一遍,没有听明白马上问……”归不归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管事,随后继续说道:“去准备一架马车,我们四个这就往京城出发。顺便准备快马进京,去找刘喜、孙小川他们哥俩。就说老人家我回来了,让他们不要惊慌。再让京城泗水号的管事雇人护卫刘喜、孙小川的府邸。”
  
  “是!马车和快马都是现成的,您四位随时都可以出发。”管事答应了一声之后,马上安排人去准备。等到将归不归交代的事情都安排好,这才陪着笑脸继续对着老家伙说道:“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子时,走夜路怕是不安全。老人家您四位还在在码头上暂住一晚,等到明天一早……”
  
  “明天一早黄瓜菜都凉了!老子现在就出发。”听到管事磨磨叽叽的假客气,百无求大吼了—声,随后继续对着管事说道:“对了,在车上准备吃喝,你四个老子不进城,就在车上吃喝了。”
  
  管事认得这个大个子就是泗水号的少东家,当下也不敢顶嘴。马上又准备了不少的酒水、干粮和熟肉在车厢里。准备好了之后,管事一边送着吴勉、归不归几位上了马车,一边继续说道:“东家,朝廷两个月前下了旨意。咱们泗水号有特殊货物的时候,可以取用朝廷驿站的马匹。
  
  这两匹马要是跑不动的话,您直接去驿站换马就好。只要亮出泗水号的身份,没人敢难为您的。”
  
  这是两个月之前,泗水号的商队负责运送辎重前往湖南前线之时,康熙下达的旨意。这样民间商铺可以征用朝廷驿马之前绝无仅有,也算是创造出来先例了……百无求代替归不归答应了一声,随后二愣子亲自驾车,这架马车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看着老东家四个人消失之后,码头管事这才打了个哈欠,对着手下的伙计们说道:“都散了,都回去睡觉吧……这大半夜的,东家回来怎么也没有人提前说一声?我是不是得罪高管家了?
  
  就在管事自言自语的时候,码头客栈的一间客房当中,一个身穿长衫,外罩满洲马褂的男人对着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去向大方师回禀,吴勉、归不归回来了,请大方师早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