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章 绑票

第一百八十章 绑票

  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你私库地下的暗库,里面都是一些没用的破烂,我做好事替你清理一下。”

  “私库地下的暗库……”归不归重复了一遍,这时老家伙好像要哭出来一样。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强装欢笑对着吴勉说道:“暗库里面的天才地宝也不少,炼制这些短剑之后,应该还剩下不少……”

  “没有了,里面连个天才地宝的渣子都没有剩下。”吴勉无所谓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除了这里的十三柄短剑之外,还有一百多柄炼废的法器。我这人节俭,把能用上的天才地宝都用上了。”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向着他藏匿天才地宝的所在跑了过去。两只妖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也跟着一路追了下去。一直到了私库当中,就见里面满满当当的天才地宝纹丝不动。尽头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已经打开的地洞大门。

  跳进了地洞之后,两只妖物看到这里只有一排一排的架子。架子上面却什么都没有,架子上面原本应该是从神主那里得来的天才地宝,加上归不归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极品天才地宝。现在却空空如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点都没有了……老人家我见过败家的,没见过败得这么彻底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双手捂住了脸,干嚎了两声,见到哭不出来眼泪。当下又将手放下,委委屈屈看着身边的两只妖物,说道:“这是老人家我存的家底,本来指望着再打造一把帝崩的。现在图纸有了,天才地宝却凑不齐了……我老人家怎么这么命苦,早知道这样的败家法,老人家我早就下手炼制帝崩了。懒害死人啊……”

  “等等……你还要炼制帝崩?老子怎么不知道?”百无求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是自称是老子的爸爸吧?那这么大的事情老子怎么不知道?今天要不是你叔叔败家,老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个花花肠子。不对啊……图纸不是被徐福的神识带走了吗?老家伙那你拿什么炼制帝崩?”

  这时候,小任叁咯咯一笑,凑过来说道:“大侄子,这么多年了,老不死的什么人你没看明白?什么事你爸爸都是说一分做两分藏七分的。图纸他还不知道拓下来多少呢。”

  “老人家我就算是拓下来十万本都没有用处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吴勉把仅剩炼制帝崩的十几个天才地宝都败家了,其中几件天才地宝已经是孤本,天下再再不出来另外的一件了……不说了,你们俩都出去吧,老人家我心里憋得慌,想要自己待会……”

  就在归不归将两只妖物撵出了藏宝的私库,自怨自怜在叹气的时候。远在万里之遥的京城当中一座民宅当中,几个身穿黑袍的男人正在对着一张地图说着什么。

  其中一个好像是头目的男人指着地图上后院寝室说道:“看到了吗?这两间就是刘喜、孙小川的寝室,今天子夜时刻,里面的内应会在后门接应。到时候我们直接绑了他们俩就走……”

  头目还没有说完,身边另外一个黑袍男人开口说道:“大哥,听说这俩财主身边还有一个道士保镖,听说他杀人不眨眼。一旦他出现了怎么办?”

  “这年头还怕什么道士?”头目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前一阵子的事情都忘了吗?那么多的和尚、道士都废了。之前还能腾云驾雾、撒豆成兵呢,突然就什么都做不了。这不是骗子还是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木头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们这次是来搞军饷的,只要绑了这俩财主回去,换来十万两黄金的军饷。咱们王爷怎么也能封赏个上将军什么的。哥几个,别看现在的世道乱,那也是挣身家的时候。”

  这时候,另外的一个黑袍男人开口说道:“大哥,王爷让咱们听那位的话。现在他出外办事去了,我们是不是该等他回来。毕竟这次差事他才是正使,一旦有什么岔子,咱们回去之后不好向王爷交代。”

  “你等他干什么?你也是他是正使了,真办下来的话那也是他的功劳。”头目瞪了说话的那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再说他就会装神弄鬼,之前说怎么怎么厉害,我看和外面的那些骗子一摸一样。这次的功劳不能算那个骗子,你们听我的……”

  剩下几个黑袍男人原本就是这个人的部下,当下再没有什么好说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只等着夜半三更的时候,前去刘喜、孙小川的府上绑票了。

  到了子夜时分,这几个人黑纱罩面来到了刘喜、孙小川府邸的后门。有规律的敲了敲门之后,后门打开,露出来一个四十来岁老妈子的脸。看了一眼这几个人之后,老妈子低声说道:“几位大人,刘喜、孙小川已经睡着了。你们动作轻一点跟我来……”

  随后,老妈子带着几个黑衣人来到了后院。指着对面相邻的两个寝室说道:“左边的那个住着刘喜,右面是孙小川。传说他们俩都是长生不老的术士,几位大人要小心一点……”

  头目看了一眼寝室之后,对着老妈子说道:“不是说他们还有一个叫莫离的保镖吗?他在什么地方?先解决了这个莫离,剩下刘喜和孙小川手到擒来。”

  老妈子说道“你们来的巧,傍晚的时候刘喜打发莫离出去办事了,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府上还请了几个修士做保镖,不过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几个月之前他们就好像丢了魂一样。不用担心他们,这几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听了老妈子的话,头目这才有了底,当下他对着身边的几个黑衣人一挥手,说道:“老三老四你们俩去抓孙小川,老二你跟着我去抓刘喜。如果他们俩胆敢叫喊的话,直接剁下来一条胳膊。留着他们一条命就好,老五和刘婆子你们俩在这里接应……”

  说完之后,他和指派的三个人一起向着两间寝室冲了过去。此时,敲更的声音正在府外响起,巡逻的家丁也刚刚在后院转了一圈。一时半会不会回到这里。

  片刻之后,四个人分成两组分别到了两间寝室的门外,随后老二、老三二人分别从腰后抽出来一柄薄薄的短刀出来。二人几乎同时将刀刃插进了两扇大门的缝隙当中,随后一点一点的开始拨弄起来里面的门栓来。

  两个人都是老手,片刻之后便将门内的门栓拨弄了下来。随后四个人同时冲进了两间寝室当中,先是用刀把猛击床上熟睡之人的脑门,将他打晕之后,装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麻袋里,两个人抱着麻袋走出了寝室。

  两组人几乎同时从寝室当中出来,随后又分别将寝室大门关好。这才扛着两个装着大活人的麻包向着老五和刘婆子那边走了过去,只要和他们俩汇合之后,便可以离开这里了。

  现在外面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他们还买通了看守城门的官兵。到之后将刘喜、孙小川运出城外,自己便完成了王爷交代筹措军饷的重任。不过到了集合的地点之后,才发现老五和刘婆子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