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双身佛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双身佛

  转眼到了后半夜,就在吴勉、要休息的时候,去县衙赴宴的席应真赶了回来。和大术士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年和尚,在座的这些人不明白大术士带着个和尚回来是什么意思。

  百无求忍不住说道:“老头儿,你什么时候变了嗜好?你要是带回来一个小尼姑老子还能想明白,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好这个调调了?”

  ”胡说,这个小和尚撵不走了,说什么也要拜术士爷爷我为师。”此时席应真喝得脸色红扑扑的,打了个酒嗝之后,继续说道:“就是这个小和尚,耽误了术士爷爷的好事儿。啧啧……你们是不知道,知县家小娘子长得真是勾人儿……”

  听到有和尚缠着席应真拜师,归不归也来了兴趣。当下他从地图上面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对着和尚说道:“这位大和尚,你不知道术士爷爷规矩。他老人家只收一名弟子,你想要拜在老人家的门下,要么等到他的弟子被踢出门墙。要么就要等到那人离开人世了,你还是等不急的话,自己去下手也不是不行,只要别被老人家发现……”

  “这位老施主玩笑了,和尚不才,也是七世的比丘僧。怎么可能去杀生害命?”说到这里的时候,和尚高颂佛号,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和尚已经与术士老先生说了,他老人家皮骨、魂魄双生成佛,已经显出了佛光。不久之后便会进入释门,就成一代高僧的……故而和尚这才想拜在大师的门下。还请大师成全……”

  “你说我们术士爷爷是双身佛?”归不归有些差异的看了大术士一眼,不过老家伙没有佛缘,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来哪里有什么佛光。倒是席应真这一身的酒气,想起来他以青楼为家的样子,怎么看都与和尚无缘。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和尚继续说道:“和尚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说句不恭敬的话,我们术士爷爷睡过的青楼女比你见过的和尚都多。他也能成佛的话,那你们释伽牟尼定下的佛缘也太容易了。”

  “南无阿弥陀佛,老施主你有所不知,修佛在心不在身。”和尚双手合十,拜了一下西方之后,继续说道:“老施主难道没有听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话吗?连杀人的屠夫尚且顿悟之后便可以成佛,大师为什么不可以。修身只是末伎,修心才是大道……”

  连身都修不好,又怎么能修心?归不归笑了一下,并没有将这句心里话说出来。当下对着和尚说道:“我与和尚不同法源,只怕是越说越乱。既然和尚说术士爷爷是双身成佛,那我们就认他是双身佛……傻小子,明儿找包一家青楼,咱们得给术士爷爷庆祝一下。”

  “归不归你瞎闹什么?术士爷爷我会不会当和尚,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吗?”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和尚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小和尚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术士爷爷刚才喝多了没有记住。”

  和尚行了佛礼之后,说道“和尚法名圆慧,原在杭州净慈寺出家,这次原本是为了却佛愿,前来此地化缘。想不到在县衙见到了大师这样的双身佛。”

  “大师是杭州的佛宝圆慧高僧?”原本已经要离开的广仁听到了和尚的法名之后,立即转身对着圆慧继续说道:“大师曾经托我给徐福大方师送去劝进书,广仁已经请人送了过去,大方师的回言不知道大师收到没有?”

  “您是广仁大方师?”和尚也吓了一跳,当下他再次行礼,说道:“和尚与大方师神交已久,竟然没有认出大方师来,真是罪过……徐福大方师的回言和尚已经收到。当初和尚狂妄,看了回言之后才知道天外有天,真是惭愧的很。”

  归不归见到广仁接话,当下忍不住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大方师你认得这位圆慧大师?”

  广仁微笑着说道:“圆慧大师是七世的比丘僧,每一世都是一代高僧。按着释门的说法,九世为僧,顿悟了佛法之后便可以化身为佛。现在看起来圆慧大师距离成佛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见到广仁说破了自己的身份,和尚便起了退意。说道:“在双身佛面前,和尚怎么敢说与佛只有一步之遥?”说到这里,圆慧和尚高颂佛号,随后对着席应真继续说道:“今日能遇到双身佛,便说明和尚与大师有缘。可惜机缘未到,无法成为大师的弟子。和尚这就回寺潜心修炼佛法,或许下次见面机缘已到,可以在大师驾前修习佛法……”

  说完之后,和尚向众人告辞,随后从商铺里面退了出来。看着圆慧远去的背影,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大晚上的还有和尚去县衙门化缘?”

  席应真喝了口茶水之后,说道:“这和尚是县太爷请来陪席的,听说是什么高僧。来此地化缘的时候被人认了出来,晚上县太爷自己觉得分量不够,就把他也请来了,结果这小和尚看到术士爷爷之后,说什么也要术士爷爷收他为徒。怎么说都没用,结果还跟着术士爷爷回到这里来了……”

  听到和尚说什么也要拜大术士为师,百无求突然说道:“老子突然想起来一个有趣的事情,你们想想啊。一旦大术士老头儿一个想不开,真收了这和尚为徒了。你们猜猜是和尚拉着老头儿一起念经呢,还是老头儿带着和尚一起嫖院?”

  没等别人说话,席应真表情严肃的说道:“这个还用猜吗?那一定是术士爷爷我带着小和尚去青楼里见识一下了,那小家伙可怜见的。七世比丘僧估计七辈子都没有怎么见过女人,术士爷爷怎么也要带他去见识一下。他们和尚自己都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继续叨叨念念的说道:“术士爷爷我做过方士,做过道士。前明的时候,看上了一个佛郎机的修女,还给什么上帝做过几天的修道士。该做的不该做的术士爷爷都做了,就是不会做什么和尚。”

  “那可不一定。”这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要看有没有什么水灵灵的小尼姑了……”

  说笑了一番之后,众人陆续回到寝室休息。第二天县衙那边传来了消息,昨晚出现的和尚圆慧一大早已经出城了,看他的架势真是打算回到庙里重新修炼佛法,等机会让席应真收他为徒。

  这和尚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众人又开始不分昼夜的继续寻找神主的下落。不过一连过了三个个月,竟然还是没有找到神主的踪迹。

  这段日子里,虽然各地不断有异常的事情送报上来。不过都和神主一点关系都没有,归不归甚至动用了官府的力量,开始严查炼制法器的迹象。可惜最后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现在三个月过去,算着时间神主已经把神器炼成了。吴勉、归不归这里开始慢慢的笼罩在了愁云当中,广仁、火山也开始坐不住了,他们俩偷着去考问过衰神的魂魄,和归不归猜想的一样。衰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劲的哀求两位大方师可以放过他。

  三个多月之后的一天早上,商铺外面突然响起了有人哀嚎、痛哭的声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