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寻找

第一百六十五章 寻找

  听了归不归的话,两位大方师都开始沉默了起来。这时候,归不归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等到神器炼制出来。到时候他炼化了我们的术法,都不需要神主亲自出面,只要派过来个弟子,我们这几个加在一起,或许都不是那个弟子的对手……”

  “那就在神器炼成之前,先一步找到神主。”火山插嘴说了一句,看到自己的师尊没有阻拦,他继续说道:“帝崩和斩鲲对他来说,还是有所忌讳的。可以再想个计策,把他引到局里来。”

  “那就麻烦火山大方师想出来这个计策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了,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要火山大方师你能找到神主,我愿意第一个冲上去和神主拼命。”

  “火山能有什么好办法,这个还是要仰仗归不归师兄的。”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师兄你家产巨富,又和皇帝的关系好。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找到神主的话,那一定是师兄莫属了。”

  “这次我是真没有办法了……”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原本以为这次我们十拿九稳的,大方师你夸下海口说那阵法绝对可以囚住神主的。结果弄的我们在一点都死在地宫里了,这么好的机会都错过了。就算老人家我是神主,也不会再露面了。神器炼成之前,哪有功夫和你们废话?”

  “不是还有衰神吗?他一定知道神主的下落。”广仁想到了那位神仙,当下继续说道:“只要师兄将他放出来,相信总有手段可以让衰神说话的。”

  “大方师,你以为神主会选一个衰神知道的地点躲藏吗?”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衰神知道的位置,那我们也一定知道了。这个他不会想不到的,如果我是神主的话,就选一个人迹罕至的穷乡僻壤。不炼成神器是不会出来的。”

  听到归不归驳了自己师尊的主义,火山脸上有些不悦。当下他开口说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既然没有其他的办法,为什么不试试大方师的主意?一旦神主真的去了衰神知道的所在,耽误了大事,谁来负责……”

  “那我一定是负不起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衰神的魂魄在泉州码头外的野坟圈里,你们两位大方师一定找得到。我们就不跟着添乱了,有这个时间,宁可去碰碰运气,随便找两个穷乡僻壤,说不定机会还能大一点。”

  听了归不归的话,火山起身就要去找衰神魂魄的下落,却被广仁一把拽住,说道:“归师兄说的有道理,听他的。从现在开始,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没有什么好说的……”

  看到自己的师尊突然变了主意,当下火山只能守在广仁的身边。他明白师尊的意思,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了。论起来心智这里归不归最高,还是将宝押在他的身上,或许还有找到神主的机会。

  看到两位大方师不再乱说话,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再次说道:“现在只能用笨办法了,我让泗水号上上下下的伙计们都停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全力以赴去寻找神主的下落。好在炼制神器总是要出些动静的,只要发现有可疑的事情便立即上报。两位大方师,麻烦你们派出手里可以传音、遁走的弟子,到各地泗水号去驻守,一旦发现可疑的事情,马上传音回来。到时候我们几个前去查看,确定了是神主的话,再打他一个出其不意。”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开了口:“老家伙,如果你是神主的话,真会找一个穷乡僻壤去炼制神器吗?”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就是那么一说,不过如果我是神主的话。那就找一个你们都知道,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地方。在哪里炼制神器才是最保险的,灯下的黑是最不容易看到的……”

  “灯下黑……”广仁沉吟了片刻,他也觉得神主会这么一个地点,不过思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灯下黑的地方会在哪里。好在炼制神器不是三两天的功夫,希望能在神器炼成之前,找到那个地方。

  这时,归不归叫来纸笔墨砚。当下在场人、妖的面写下了一余的信函。然后让此地的管事叫来账房和会写字的伙计,将信函抄写了数百封。等到信抄好之后又盖上了老家伙泗水号大东家的印章……

  随后让广仁招来他的弟子,施展遁法将这些书信送到了各地泗水号的所在。信上写明泗水号停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全力在各地检查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老家伙将炼器可能会有的反应都写在上面,现在泗水号在各地的商铺,货站,客栈以及商队等买卖共有伙计万余人。而且各地商铺的管事都和地方官交好,一旦发动起来也是个不小的力量。

  趁着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不备,广仁还命人去找衰神的魂魄。不管归不归怎么说,这也是一个方向。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又到了天黑的时候。这时候,本地泗水号的管事李茂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东家,本地的知县大人想要请您和几位仙长去县衙饮宴。您看……”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归不归怪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管事说道:“现在李管事你应该带着人在附近寻找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怎么?县令老爷请吃饭算是异常的事情吗?听说你们俩拜了把子,怎么?我这个泗水号的东家一定要给你把兄弟面子吗?”

  归不归被神主的事情弄的有些急躁,当下对着这管事发起了无名火。

  管事也不敢争辩,他擦了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我以为这里刚刚地陷,不会再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正巧知县大人要请您老人家吃饭,这才来向老人家您禀报的……那我这就去回了他……”

  “别回啊,神主要找,饭也要吃的嘛。”这时候,席应真走了出来。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样,老家伙你没有时间,那术士爷爷就代表你去吃这县太爷一顿。术士爷爷倒要看看了,那位知县夫人能烧出来什么好菜。窑子的酒菜吃的多了,知县夫人的酒还是第一次喝……”

  早上知县的几句话算是让大术士记在了心里,归不归也没有拦他,当下席应真跟着李茂离开了商铺,独自去知县的府上喝酒。

  “这老头儿真是生冷不忌,哪里的酒都能喝一口。”小任叁原本也想着跟过去的,不过看着这边忙得热火朝天的样子,小家伙将话咽进了肚子里。陪着归不归、广仁他们继续趴在地图上,研究神主究竟会藏在什么地方。

  这时候,百无求打了个哈欠,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说神主会不会逃到其他的国家?什么印度、***的,那样的话你泗水号的能耐再大,也找不到他吧?”

  “那老人家我就认了,那是老天爷要收我们几个。”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神主那样的人物,应该不会去那种地方的。要不然的话,当初他就真的去了西洋寻找天才地宝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又蹲在了那张巨大的牛皮地图上,在上面寻找着,哪里才是灯下黑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