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下一步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下一步

  和神主一起消失的还有藏在地宫里面瘟神的神体,原本归不归将它藏在了地宫的棚顶。不过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地宫会坍塌,最后会是这样的下场。

  小任叁有些恼火的说道:“我们人参带走吴勉的时候,神主那个王八蛋就在他旁边躺着,我们人参还以为他已经死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先弄死他了……”

  “早知道的话,老人家我就是神主了。”归不归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老人家也以为神主死定了,谁能想到他还会逃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能赢他一次,就能赢一百次。下次他不会那么幸运了。”

  “老家伙,你这鬼话自己信吗?”这时候,百无求回身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次要不是任老三的运气好,最后一刻帝崩响了的话,现在我们已经都在地府喝汤了。老子说句实话,这么好的机会没有抓住。咱们爷四个早晚在地府手拉手等着投胎了……”

  “闭嘴……”被百无求说到了痛处,归不归难得骂了二愣子一句。就在他准备继续斥责这傻小子的时候,突然看到吴勉睁开了眼睛。当下,老家伙急忙带着两只妖物过去查看。

  吴勉睁眼的第一句话:“神主没死?”

  归不归将他扶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他总是要死的,下次……下次一定。人参,你回去看看大术士和那俩大方师。把他们三个也带上来,差不多我们也该离开了。顺便商量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小任叁再次遁地之后,远处那位知县大人已经带着手下赶过来了。到了近前之后,他陪着笑脸说道:“几位老神仙,下官是方县这里的知县。刚刚那些刁民吓到了各位仙长,一会下官便将他们严办。那几个带头冲下来的刁民一定要斩立决,这样胆大妄为,连仙长都敢下手的刁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没等这位县官说完,百无求一把推开了他,随后说道:“别扯淡了,老子刚才看见你也冲下来了,还让那些穿官衣的冲在前面。给你开出来一条路,要不是你小子跑得快,刚刚老子早就一树干抡死你了……”

  这两句话让县官有些尴尬,他不停的擦着冷汗,嘴里说道:“您误会了,下官刚刚是想阻拦那些刁民的。冲在前面也是为了阻拦刁民,不让他们伤了那位白发活神仙的仙体……下官是本地的父母,怎么敢作出吃人那样的恶事……”

  “算了……”这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说道:“不瞒知县大人,老人家我是泗水号的归不归,陪着两位大方师前来游览故地的时候,遇到了山体塌陷。还请大人帮忙去联络泗水号的人,让他们备好马车前来接我们离开。”

  这些人果然就是泗水号的归不归等人,知县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已经派人去通知泗水号了,不瞒东家您,此地泗水号商铺的管事李老三和下官是结拜的兄弟。他的东家那就是下官的东家,赵捕头,你回县衙送个信。就说泗水号的老东家要住在县衙,让我夫人带人打扫一遍。把我的寝室让出来,请老东家居住……”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知县大人古怪的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东家,我家夫人烧的一手好菜,您老人家一定要去尝尝鲜……”

  “一边去……我们家老家伙有地方住,谁喜欢你们家黄脸婆的菜?”百无求再次推了知县一把,就在二愣子准备开始骂街的时候,见到了小任叁拽着昏迷不醒的席应真从地下钻了出来。刚刚大术士是实打实的挨了神主一巴掌,算起来他的伤势最重,过了大半夜竟然还没有醒过来。

  将席应真扔在了他们几个人的面前之后,小任叁叉着腰说道:“广仁、火山他们爷俩已经自己出去了,广仁说他们俩自己去养伤,伤好之后会来找我们汇合的。就是这个老头,我们人参怎么叫都叫不醒。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行了。”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在查看大术士了。查看了一番之后,说道:“大术士是被神主那一巴掌震荡了脑子,怎么样也要恢复一阵子了。可惜了,原本以为能指望上他的,结果大术士自己第一个倒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一溜小跑赶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不停喊道:“归老东家在哪里……归老东家在哪里……”

  “三弟,咱们东家就在这里……”知县冲着胖子招了招手之后,回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东家,本地泗水号商铺的管事到了。下官和他就好像一个人似的,有什么要他做的事情,您老人家吩咐下官也是一样。”

  这时候,那个胖子也已经到了近前。冲着知县点了点头之后,他直接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昨晚就听说这里地陷了,我还没当回事。想不到把老东家您困在这里,要是我李茂早一点赶过来的话,老人家您也不能受这个苦。”

  “你叫李茂……陆地上三百多家买卖,老人家我还真记不住你们这些管事的名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亲手扶起来了吴勉,随后开口说道:“去泗水号休息一下,顺便也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办。现在神主拿到了瘟神的神体,一旦他不在露面。只是藏起来专心炼制神器的话,那就麻烦了……”

  当下这些人、妖也不理会那个有些尴尬的知县,跟着这个叫做李茂的管事,上了马车之后,来到了方县县城里面的商铺当中。

  在路上的时候,归不归打听才知道这位管事这是过来看热闹的。想不到在半路上遇到了前来找他的捕快,听到自家大老板归不归到了,这才马不停蹄的匆匆赶了过来。

  回到了商铺之后不久,吴勉便恢复了伤势,而大术士席应真也醒了过来。不过他伤到了脑子,醒过来的时候竟然暂时失忆。想不起来昨晚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听归不归诉说自己和神主对了个嘴巴。神主啥事没有,他自己却一直昏迷到现在。

  当下大术士便狐疑着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不是在骗我吧?说别的术士爷爷我信,说对嘴巴子输了,那还是我席应真吗?是不是术士爷爷我和神主打了个两败俱伤,最后你们占了便宜,把黑锅扣在了我的头上?”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术士爷爷,您老人家别急。失去的记忆早晚会想起来的,我也以为最后靠着你打主力,我和吴勉在一边用帝崩偷袭。结果没有想到那么快你就退下来了。”

  席应真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问题。就在这个时候,商铺的人进来禀告,两个自称是广仁、火山的道士来求见东家。归不归亲自出门将两位已经换好了衣服,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大方师接了进来。坐好之后,广仁直截了当的说道:“归师兄,神主已经逃了,我们之后应该怎么办?”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是不好办了,神主拿到了瘟神的神体。如果他藏起来炼制神器,我们到哪里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