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破绽

第一百五十九章 破绽

  虽然这阵法当初为了对付吴勉的,不过这些年在广仁找到了徐福当年留下的阵法秘籍。经过多番修改之后,已经完全可以囚禁神主。

  现在听到神主说出这样的话,广仁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小的阵法?神主恐怕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这是专门为了你修建的阵法。比起来当年神主你下凡被大方师囚禁的阵法,这更胜一筹。这个大术士已经亲自替你试过了……”

  看到广仁提到了自己,虽然说这个不是很露脸,不过席应真也要说上两句:“是,术士爷爷我替神主你试了试,你我术法相差不是太大,术士爷爷我想尽了办法都无法从里面出来,那你也……”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高台上面突然着起了大火。绿色的火焰瞬间将里面的神主吞没,随后高台上面时不时响起来几声爆竹炸裂的声音。绿色的火焰遮挡住了下面人、妖的视线,只是看到火焰当中神主的人影晃动,却看不清楚他在做什么。

  站在下面的百无求仰着头看了半晌之后,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神主是什么意思?知道出不来就在里面把自己烧死了?这脾气也太大了,老子不是人的都不会这么想不开……”

  百无求胡说八道的话,高台上爆竹炸裂的声音越来越密集,归不归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当下他对着广仁说道:“广仁,你确定这阵法扛得住吗?”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按在了腰间,那里的衣服里面藏着那件龙形的法器。

  此时白发大方师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迟疑了片刻之后,这才对着归不归回答道:“这阵法是当年徐福大方师出海之前留下来的顶级阵法,雏形还是他老人家亲手制成的,我不断完善了两千多年。算是方士一门当中顶尖的阵法了,如果它也守不住的话,那世上再没有可以困住神主的阵法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高台上的绿色火焰已经消失,神主还是在他刚刚所在的位置,看着下面的广仁、归不归二人说道:“看来这次是有些小巧你们了,想不到这看着不起眼的阵法却又这样大的威力。”

  听到神主也突破不了术法,下面的人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归不归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随后笑眯眯的对着神主说道:“这都是广仁大方师的功劳……既然神主你也出不来,那倒不如索性在里面待着。需要什么东西就和两位大方师说,他们有办法把东西送进去的……”

  神主冲着广仁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送个火炉吧,这里太冷了,我待着这里有些不大舒服。”

  这时候,百无求抢先说道:“冷?神主你不是刚刚用火烤过吗?你这样都冷的话,那广仁要送的就不是火炉了,他应该把你扔到火山口……”

  “你说这里热?那就要怎么看了……”说话的时候,神主古怪的一笑,随后就见他身体开始散发出来了寒气,随后高台上面起了一层白雾。寒气最盛的位置还挂上了一层白霜,看着都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这时,在高台外围的空气挂上了一层冰凌,看着好像这里出现了一面水晶墙壁一样。神主用手指头轻轻的触摸着水晶墙壁,随后微笑着对高台下面的那几个人、妖说道:“你们猜猜看,现在这阵法还能挡住我吗?”

  下面的归不归看到之后,当下立即对着身边的人、妖说道:“不对劲……先离开再说。”

  “晚了……这是给你们自己制造的阵法,你们困住的是你们自己。”说话的术后,神主挥拳砸在了那挂满了冰凌的‘水晶’墙壁上,这一拳打在上面之后,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已经准备要离开的归不归、广仁他们停住了脚步,看神主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有想到的是,片刻之后神主面前的‘水晶墙壁’上面突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随后,这裂纹开始迅速的向外扩张。转瞬之后,已经在神主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好像蜘蛛网一样的龟裂纹路……

  “阵法破了,我们走……”见到了龟裂纹之后,归不归大吼了一声,随后施展瞬移之道,向着出口的位置跑去。之前因为担心神主施展五行遁法逃走,当下他们这些人还在这里摆下了禁制。想不到现在是搬起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想要离开,还要先从这地宫里面出去,这才可以施展五行遁发离开。

  就在众人、妖刚刚瞬移到了通往还在着大火的花园门口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声巨响。随后就见那挂满冰凌的水晶墙轰然倒塌,随后神主已经在高台上消失。随后出现在了自己这些人身后两三丈的位置。

  “快走!”归不归大叫了一声之后,已经将帝崩取了出来,对准了神主便扣动了机关。一道巨大的光柱从龙嘴里面喷了出来。这么近的距离,归不归无论如何都不会失手。

  没有想到的是,在老家伙按下机关的同时,神主的身体突然消失,这十拿九稳的一下竟然打空了。还没有等归不归反应过来,身边突然发出一阵闷响,随后就见跑在最后的夏百里身体已经化成了一道血雾。那个身型瘦弱的神主正从血雾当中走了出来。

  见到了神主出现之后,归不归第二次扣动了机关。帝崩再次对着神主喷出了耀眼的光芒,结局和刚才一样,在光柱喷射出来的同时,神主再次消失。随后竟然从他们前方那片找大火的花园里面走了出来……

  “夏百里……原本我打算把瘟神的神位传给他的,现在倒好,我要再找一个了。”神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迎着这些人的方向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你们现在有谁过来帮我的话,瘟神的神位就是他的。到时候我会抹掉天下修士的术法,只保留你的。想想吧,到时候徐福都不敢正眼看你……”

  神主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火焰当中,无声无息的走出来另外一个人影。这人从头到脚一身白,手里握着一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剑尖对着神主的后心猛刺了下去。

  此时,神主在陆地的几个冤家对头都在面前了。他没有防备身后突然出现了个人,就在剑尖刺破他外衣的时候,神主突然感觉到了异常,他突然向着面前那几个人、妖防线冲了下去。在攻击那些人的同时,还避开了身后这一剑……

  见到神主冲过来,席应真与广仁迎了上来。老术士迎着神主的脑袋挥手扇了过去,没有想到神主和他做了个一摸一样的动作。也抡起来巴掌对着大术士的脸颊打了过去……

  他们俩的巴掌几乎同时打在了对方脸上,神主身体被打的顿了一下,脑袋向下一偏,脸蛋上面留下了五个清晰的巴掌印。而席应真被一巴掌打的飞了出去,身子竟然飞回到了高台之上,再也没有看见他爬起来。

  “到底是大术士,我这脸上火辣辣的……”说话的时候,神主左手在面前摆了摆,接住了飞到眼前的两柄短剑,随后将这两柄短剑插在了广仁的肩头。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白发男人也到了,再次挥舞手里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对着神主刺了下去。与此同时,这人另外一只手里,出现了一柄黄铜打造的帝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