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追踪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追踪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眨巴眨巴眼睛,对着他说道:“老家伙,老子要这骨头架子干什么?”

  “吃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边就俩妖物,人参太小不消化,那就只能便宜你了。怎么说它也是神仙的身体,吃了它或许还能增加你的妖力。”

  ”你以为老子是那个不要脸的饕餮吗?连它亲娘舅都吃。”百无求一听就不干了,当下啐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老子是妖还应该吃人呢,这么多年老子净吓唬人了,你看见老子吃人了吗?

  “这不就是拿你打个比方嘛,你不吃就不吃吧……”归不归无所谓的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那就剁碎了喂狗,死在瘟神手里的人也有千千万万,这样也算是给他们报仇了。夏百里,老人家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十天神主不亲自来带走瘟神身体的话,那就去狗肚子里找吧。”

  “你们真的放了我?”假冒神主的夏百里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要杀我的话直接动手,不要在我背后下手。”

  “要你命的话,前后左右上下随时随地都可以。不用浪费这个时间,再说你以为身后没人吗?”归不归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之后,凑到了夏百里的身后,搂着他的肩头,继续说道:“还有句话麻烦你也带给神主,这次我们几个出海,想必他已经知道了。原本是想带着徐福大方师回来折腾一下的,不过大方师看守海眼走不出来,指派了一个神识跟我们回来了。别说我们没有提前告诉他,现在瘟神的神体在我们手里,加上徐福的神识,我们的输赢还在未知之间……”

  这时,夏百里才确信归不归是真的要放了自己离开。当下他松了口气之后,说道:“我一定原话转告,今天你们不杀我,日后一定也会同理待之。”

  说完之后,夏百里当着吴勉、归不归众人的面,施展五行遁法随后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此时,三清大殿上已经没有了多余的人,神主留在这里的弟子已经死光。邱乘风的弟子们也早做鸟兽散,看着夏百里离开之后,归不归立即变了另外一副模样,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带上瘟神的皮囊。这里不能待了,我们换个地方……”

  百无求愣了一下,不过这么多年混在一起,很快它就明白了归不归的鬼心思:“老家伙你又在玩心眼了,原来让姓夏的去稳住神主,咱们有机会就逃了。刚才老子还以为真的要留在这里,等着和神主拼命呢……那现在去哪?找一家泗水号的买卖藏几天?”

  没等归不归说话,广仁先开了口,说道:“去方士一门吧,宗门那里有可以暂时藏身的地方,神主也不会想到。”

  “老人家我就知道两位大方师一定有藏身的所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见到白发男人没有反对的意思,随后这才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这次失算了……原本想打神主一个措手不及的,想不到这只是他的一个替身。赶紧走吧,晚了的话小心被他打一个措手不及……”

  当下,百无求扛起来瘟神的神体,与其他人一起各自施展了遁法消失在了三清大殿当中。

  他们这些人、妖离开之后不久,大殿当中突然闪现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个是刚刚离开的夏百里,另外一个是和他有几分相像的瘦弱年轻人。这人正是夺了妖神神体的神主,在大殿上转了一圈之后,神主回头对着夏百里说道:“在这里等我十天?他们人呢?”

  夏百里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回身对着神主说道:“弟子可能是上当了,他们说什么十天等师尊您,想来只是想要稳住您。那些人有机会逃走的……”

  刚刚夏百里和神主转述归不归那几句话的时候,神主开始也疑惑了片刻,想要先派出自己的弟子打探一下小虚宫的虚实。不过转念一想还是趁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立足未稳自己就杀过来的好。想不到赶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人去屋空了。

  想到又被归不归耍了,神主怒极反笑,看了一眼夏百里之后,淡淡的说道:“去找找周围还有没有活人了,能查到他们的下落。这一次我便饶了你……”

  “是……”夏百里擦了一把冷汗之后,急忙在三清大殿周围寻找,最后竟然在后宅发现了鬼鬼祟祟的章梓祷。刚刚他从这里跑出去之后,想到自己这些年积攒的钱物都在宫中。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乍着胆子跑了回来。

  章修士以为他这样的小人物不会因为那些活神仙的注意,想着赶紧把宫中值钱的东西带下山去,自己后半生便有了依靠。自己还有术法,加上那些金银细软,后半辈子也能过的逍遥自在。没有想到刚刚正在收拾自己舅舅细软的时候,便被假神主夏百里抓到。

  当下,夏百里将他扔到了神主的面前,随后厉声说道:“我记得你,你叫做章梓祷,就是你把吴勉、归不归带上山的。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应该知道那些人都逃到哪里去了吧?”

  看到了神主之后,章梓祷便被吓瘫了。他哭丧着脸说道:“我也是被他们逼的,一开始我也是宁死不屈的,不过他们当着我的面杀死了胡陆,又说要考问我的魂魄。无奈之下我这才委曲求全,想着回宫之后,还有机会向您老人家通风报信。刚刚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是向您老人家使眼色的,您没有看到……”

  “胡说!你什么时候向我使眼色了?”夏百里担心神主责罚他,当下打了章梓祷几下。打得这修士皮开肉绽,惨叫声不绝于耳。

  看着夏百里当着自己的面打人,神主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打死了他,谁告诉我吴勉他们的下落?我刚才说的是着到他们的下落。这一次我便饶了你。你是想和这个修士一起死吗?”

  这两句话吓了夏百里一哆嗦,当下他这才停了手,对着章梓祷说道:“我问你,吴勉、归不归他们去哪了?你能说出来的话,我便饶了你。说不出来现在了断了你……”

  “他们去了方士一门的旧址!”此时章梓祷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保命要紧将吴勉、归不归的下落说了出来。刚刚他偷偷摸摸回来的时候路过三清大殿,正好听到广仁说到带着他们回到方士一门暂避的事情。如果不是知道吴勉、归不归他们走了,章梓祷也不敢去邱乘风那里打扫宫主的细软。

  随后,章修士将自己偷听到的事情对着神主和夏百里都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继续说道:“他们刚刚去了不久,现在神主老人家您前去,趁着他们还没有准备,正好把那些人一网打尽。替我家师尊和手足报仇。”

  “方士一门,你们以为那里就保险吗?”神主微微一笑,冲着章梓祷说道:“如果你说的属实,了结他们之后,回来我便收你为弟子。这见龙山小虚宫便归你了,邱乘风的家产也归你。夏百里你跟我来……”

  说完之后,神主施展遁法瞬间消失在了夏百里和章梓祷的面前。

  等到神主消失之后,夏百里看了章梓祷一眼,说道:“你的运气好,不过先说好,你舅舅当初答应上贡神主的黄金细软,要从你身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