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试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试探

  “晚辈是玄通真人的弟子胡陆,在弟子序列当中排行第六。”‘胡陆’陪着笑脸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晚辈是见过您老人家,您贵人多忘事,忘了……”
  
  “我见过你……”这个和妖神一摸一样的人轻轻摇了摇头之后,盯着‘胡陆’的眼睛继续说道:“什么时候,再说的具体点,我怎么不记得了……”
  
  说话的时候,围拢在他四周的修士及刷刷的围了过来。其中几名修士已经拔出了自己的法器,仗着有自己的师尊撑腰,只要师尊一句话,立即将这个小修士乱刃砍死。
  
  “晚辈却是胡陆无疑,老人家您不信的话,请问章梓祷师兄。是我们俩一起带神体回来……师兄,你回来!”‘胡陆’说到一半的时候,回头向着章梓祷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这位前任宫主的外甥突然跳了下来,转头向着大殿外面跑了下去。
  
  章梓祷以为神主看穿了‘胡陆’是归不归假扮的,当下吓得他急忙逃了出去。自己最大的靠山邱乘风已经死了,没有人能保自己的周全。看架势那两边人就要火拼了,不趁着这个时候逃走更待何时?
  
  就在章梓祷逃走的同时,‘胡陆’突然大声喊道:“是他!他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假扮!吴勉、广仁和席应真已经从水涧密道赶过来了。他们逼迫晚辈做内应,晚辈服用了他们的毒药。老人家您救命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胡陆’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他人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这时,那些的修士齐刷刷的将目光对住了‘神主’,他听到章梓祷是火山弟子假扮的时候,当下不再犹豫,对着弟子们说道:“你们去追!***、孔青书你们俩把瘟神的神体带上,我们走……”
  
  “你哪也去不了!”这时,刚才请‘神主’做主的几个修士突然冲了出来。两道厉闪从当中一个修士的腰后飞了出来,来回几道之后,去追赶章梓祷的几个修士心口被利刃贯穿,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包括***、孔青书在内,这几个‘神主’的弟子便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干掉了神主的弟子们之后,这几个修士脸上的相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几个竟然变成了广仁、火山师徒和大术士席应真,这三位提前一步从密道进入了小虚宫。他们化妆成了邱乘风弟子的模样,就等着趁乱打神主一个措手不及了。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这次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神主……
  
  干掉了神主的弟子们之后,他们三个转身向着‘神主’围了过去。想要制造机会让吴勉、归不归使用帝崩轰杀了神主。想不到的是,这时候‘神主’竟然转身向着后堂的位置跑了下去。看他的身法哪有一点神主的样子,就是刚才那些弟子们身手也比他好的多……
  
  “不用难为他了,这位神主是个西贝货。”这时候,归不归从地上站了起来。老家伙对着‘神主’的后背虚拍了一巴掌,这人竟然应声栽倒。这时,大个子车夫也变回百无求的相貌,冲过来掐着‘神主’的脖子将他扔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看了一眼也变回原本相貌的归不归,百无求说道:“老家伙,不是老子说你,这次怎么这么下本?连舌头都咬出血了。你不是说这人八成是个假神主吗?”
  
  “那不是还有两成可能是真神主吗?”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舌头上的伤口已经恢复。看了一眼蜷缩在自己脚下打哆嗦的‘神主’之后,老家伙伸手在这人脸上抹了几把。又扯掉了几绺头发之后,神主变成了一个三十来岁,有些秃顶的男人相貌。
  
  “这个神主是假的,归师兄你为什么不早说?”这时候,广仁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你早点说的话,刚才我们也不用那么紧张了。火山还准备舍命拉住神主,给你们机会使用帝崩轰杀了他。”
  
  “那不是我也不敢肯定这个就是假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你们要去问吴勉了,刚才他传音说的,傻小子和这皮囊没有共鸣,当中会有古怪。”
  
  刚刚吴勉、百无求假扮得车夫就在人群最后,假神主出现之后,吴勉便询问过二愣子和妖神皮囊有没有共鸣。确定百无求没有任何反应之后,白发男人这才对归不归传音。
  
  听到归不归的话,火山盯着吴勉说道:“为什么不对我们传音?提前说明神主是假的,我们也不用这么紧张了。”
  
  白发男人看了一眼火山之后,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你没问我……”
  
  火山气的头顶一撮头发都立了起来,这时广仁一把拉开了自己的弟子,随后对着吴勉说道:“那如果我和火山提前询问的话,你会说吗?”
  
  吴勉用自己独有的笑容冲着广仁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位白发大方师声音说道:“你和火山又不是我儿子,凭什么你们问我就要回答?”
  
  听了这句能噎死人的话,广仁并没有恼怒,反而冲着白发男人笑了一下,说道:“你说的对,以前这样的情况,或许我也和你有一样的想法。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和你说。”
  
  吴勉盯着广仁,说道:“听说你接了徐福一封信,就说说那个……我替你起个誓,如果你撒谎的话,那徐福就丧失长生不老的身体。进海眼受永世不的轮回之苦。现在可以说了……”
  
  听到吴勉用徐福起誓,原本还挂在广仁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刚刚想要说话,却被一边看热闹的归不归打断:“你们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先办正事,你们不想知道神主的下落了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用脚尖轻轻踹了踹还倒在他脚下的假神主,说道:“轮到你说话了,说吧,你是谁?神主又藏在哪里,说出来我们马上就放你走。”
  
  假神主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开口说道:“别问了,你们直接动手送我去轮回吧。我的魂魄做了手脚,你们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把我魂飞魄散也好,总之你们想要问神主的下落,从我这里是不可能问出来的。”
  
  “难得能遇到对神主这么忠心的人,这年头忠心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这个人说道:“那就不要说什么神主的下落,反正我早晚也会知道的。说说你自己,你是哪位?说得好我一样放了你走。”
  
  假神主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我叫做夏百里,是神主在陆地上的弟子之一,也算是他的替身。一开始这里的确是神主在主持,不过前天晚上的时候,他突然有要事离开。因为知道瘟神的神体就要到了,命代替他着。神体到了之后,让我送……”
  
  说到这里的时候,假神主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当下急忙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夏百里……”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随后他的目光在吴勉、广仁和席应真的脸上转了一圈,继续说道:“你的话说的不错,行了,走吧……替我给神主传个话,就说瘟神的神体还在我们的手里,我们两位大方师就等着这里,等着他来取回神体。我们在这里等上十天,十天之后瘟神不来的话,这妖神的皮囊便便宜我们家傻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