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乱中取利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乱中取利

  小虚宫是自己的身边地盘,让你在这里白吃白住的就算不错了。怎么你还想白占便宜吗……

  虽然都知道瘟神的神体是自己的俩弟子带回来的,不过神主第一眼看到是姓洪的带着神体回来。说不定一高兴该给自己的赏赐都归了这个姓洪的,邱乘风占了一辈子的便宜,从来没有吃过亏。当下看着‘洪师兄’扛着棺材跑在前面,邱真人头脑一热,将藏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身子一闪已经到了洪师兄的身后。举剑对着他的后心扎了下去……

  此时洪师兄也被欣喜冲昏了头脑,他心里都在想着神主见到自己带着瘟神的神体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奖赏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背后已经出现了一个要对自己下手的邱宫主。

  不过洪师兄的排名能在邱乘风之上,必定有比他强的地方。感觉到了后背一阵刺痛的时候,洪师兄已经惊醒了过来。当下脚尖一点地,整个身子借力向前窜了过来。与此同时将扛着的棺材向后甩了出去……

  邱乘风原本打算在加把力气,将洪师兄扎个透心凉的。没想到剑尖刚刚扎进他的后心,洪师兄已经瞬间有了反应。见到棺材对着自己砸了下来,邱宫主只得撤剑回身闪避。

  就在邱乘风撤剑的同时,洪师兄已经回身向他扑了过来。原本他的术法就在邱宫主之上,况且邱乘风这些年来一直稳坐小虚宫,基本上没有和外面的修士交过手。而洪师兄则是个惹事的模子,实战经验非常丰富。避开了邱乘风的偷袭之后,转回身扑过来的同时一道闪电从他的嘴巴里打了出来。

  邱乘风急忙闪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挪动身子。闪电贴着邱宫主的前襟打了过去,还没等他站稳脚跟,洪师兄已经到了邱乘风的面前。手里一把长剑抵住了邱宫主的咽喉,说道:“你我算是同门,你怎么敢对我这个师兄动手?今天我就替师尊清理门……你想干什么?”

  洪师兄说话的时候,就见那个有些瘦弱的车夫突然到了自己的身边。他是怎么过来的,自己竟然都没有看清楚。

  就在洪师兄诧异的时候,这车夫做了一件更加让他惊讶的事情。就见车夫的手按在邱宫主的后背,随后猛的向前一推。邱乘风都没有来得及反应,长剑已经刺中了他的咽喉。这位见龙山小虚宫的宫主就这么窝窝囊囊的丢了性命。

  此时洪师兄也被吓懵了,他没想害邱乘风的性命。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邱宫主,他和神主还要在这里居住很长一段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冒失现在就了结这个小虚宫的主人?现在邱乘风一死,很容易便牵连到神主。在引来吴勉、广仁之流就麻烦了。

  洪师兄只当这个车夫和邱宫主有什么私仇,是想借自己的手了结邱乘风的。当下他大怒的对着吴勉说道:“你以为邱乘风死了,我会放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刚刚还被邱乘风紧紧抓住的软剑竟然到了车夫的手里。还没等洪师兄反应过来,这软剑的剑尖已经刺穿了他的心口。

  洪师兄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便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随后,这名车夫将软剑的剑柄塞在了已经死掉的邱乘风手里。这时,在后面明白过来的邱辰突然转身向后跑去,却被那个大个子车夫拦住。他还来不及叫一声,已经被大个子车夫扭断了脖子,随后将他的尸体被这车夫扔到了邱乘风和洪师兄的尸体旁边。

  这时,那个瘦弱的车夫回头看了已经吓呆了的章梓祷一眼,说道:“知道怎么说吗?”

  章修士先是机械一样的点了点头,明白过来之后又马上摇了摇头。这时,一边的‘胡陆’笑了一下,说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实话实话他们俩为了棺材打了起来,最后两个人同归于尽了。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

  章梓祷苦笑了一声之后,乍着胆子说道:“没错是没错,不过这么这样一来不就乱了吗?现在把消息送上小虚宫,里面已经乱套了……”

  “老人家我们要的就是这个乱劲。”‘胡陆’冲着那个瘦弱的车夫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章梓祷说道:“不乱的话,你怎么能保得住性命?”

  ‘胡陆’说话的时候,那个瘦弱的车夫施法招来了在附近的阴司,让它们带走了这三个修士的魂魄之后,这才走到了章梓祷的身边,对着他说道:“可以喊叫了……”

  “什么?”章梓祷没有明白车夫的意思,这时候,站在他身边的‘胡陆’尖利着嗓子吼叫了出来:“出事了!师尊您老人家怎么死了……我地个天啊……来人啊,师尊他老人家仙游啦……”

  章梓祷这才明白了过来,当下跟着喊叫了起来:“来人啊,师尊被人害了……都出来看看,师尊被姓洪的杀了……抢夺宝贝杀人了……”

  山上有很多小虚宫的暗哨,听到了呼救声之后不久,便有了多个修士从山中各处出现,看到了玄通真人的尸体之后,都惊诧无比。这时好像看到了亲人一样的章梓祷和‘胡陆’开始手脚并用诉说刚刚发生的事情。洪师兄是如何不讲理的过来抢夺棺材,自己的师尊又是如何义正词严的拒绝。最后和大弟子邱辰一起惨遭了洪师兄的毒手,邱乘风临死之前又是如何和他同归于尽的……

  自己的师尊被人杀死,这不是小事。当下众人一起将三具尸首都抬到了马车上,随后和那口棺材一起运到了山顶的小虚宫上面。

  有关神主居住在这里的事情,只有邱乘风亲信的几名弟子知道。其余的弟子只知道现在宫中来了不少师尊的同门师兄弟,并不知道神主的存在。小虚宫邱乘风这个宫主最大,剩下的都是他的弟子。现在宫主死了,只能请宫主的同门师兄弟出面解决了。

  等到尸体和棺材摆放在小虚宫三清大殿上的时候,从内堂走出几个一看就有些道行的修士来。为首的一‘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躲在人群后面的两个车夫相互对视了一眼,这‘人’的相貌正式当初那位几乎将天捅破的妖神神体……

  只看了一眼地面上的三具尸体,这‘人’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棺材里面的无头尸体上。见到了神体安然无恙之后,这‘人’才算松了口气,让身边的亲信收走神体之后,这才对着面跪着的众修士说道:“都埋了吧……你们都散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死了三个修士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邱乘风的弟子听到之后都不干了,收留了这些修士这几天。现在自己的师尊被他们的人打死了,不是一句都散了吧,能摆平的。当下几个胆大的向前跪爬了几步吗,说道:“我们还在等着您做主……您是我们的师尊的长辈,现在我们师尊不在人世了,不能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起码您也要在我们当中选一个继位的人……”

  那‘人’看了说话的修士一眼,想着自己还要在这里住上几天。如果事情闹大了反而不妙,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出事的时候,谁在现场看到了?站出来我有话要问……”

  这时,章梓祷和‘胡陆’二人这才站了出来。随后他们俩连说带比较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那‘人’一直盯着‘胡陆’。等到他们俩说完之后,这才对着‘胡陆’说道:“看你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