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家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家法

  说完之后,归不归命人回了鼓语,让载着焦大郎、高如柏的那艘船下锚。等到对面的大船完全停下之后,老家伙施展瞬移之法到了对面的船上。

  此时焦大郎已经在甲板上等候着,见到老家伙出现之后,焦管家立即迎了上去,陪着笑脸说道:“刚刚码头的管事说您老人家马上就要回来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信的。想着或许来不及和老人家您见面了,想不到出码头了,也和您老人家见到了。为了快点把如柏送来,这两天我们日夜兼程,总算来的及时。”

  焦大郎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到了躲在他身后的赵真元。此时这位吴勉曾经的弟子身上困着一根铁链,铁链另外一头捆在一个彪形大汉的手里。见到归不归注意到了自己,赵真元低下了头,没有正面去看老家伙。

  见到归不归发现了赵真元,焦大郎急忙解释掉:“原本也不想动刑具,说起来我还是亲眼看着真元长起来的。不过这两天他三番五次的想要逃走,虽然您老人家封住了他的术法,不过真元这孩子鬼机灵,他已经亲手勒死两个看守了,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想了这个法子。”

  “死了两个看守……”归不归的眉头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将目光从赵真元的身上挪开,对着焦大郎说道:“大郎,你应该直接让他偿命的。这样也少了吴勉的麻烦……赵真元,你把自己的生路堵住了。老人家我当年看走眼,拖累了吴勉。原本想让过徐福送你一程的,现在看起来自己的事情还是应该自己做的。为了不让吴勉沾染上杀徒的恶名,这个黑锅还是我老人家来背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身边水手的身上取下来一柄短剑,仍在了赵真元的面前,说道:“你自己了断吧,大郎,就说赵真元沾染了急病,死在海上了,知道吗?”

  焦大郎是个机灵的人,归不归这边一开口,他已经将赵真元的‘死因’说了出来:“是,出海之后赵真元就一直开始水土不服,又拉又吐、水米不进的。在见到徐福大方师的前一天晚上,赵真元脱水而亡。”

  这时候,赵真元还想争辩几句,不过看到面前的人是归不归之后,他叹了口气,把嘴巴闭上不在说话……

  “我自己的弟子,我来了断……”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边。看了一眼眼神在躲闪自己的赵真元,白发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你死之后我就把你的尸骨送到扬州,与你的父母葬在一起的……”

  归不归刚刚说要了结自己的时候,赵真元的眼神便开始转了起来。他还在想办法怎么能逃过这一劫,不过看到吴勉出现之后,赵真元便明白这一次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当下他的脚一软,瘫在了地上。

  “上次你引来广仁那次,我便应该送你去轮回的……”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手里出现了那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法器,看了赵真元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赵真元看了一眼这曾经属于自己的法器,现在斩鲲已经和他切断了联系。在看这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赵真元的心寒了起来……他想要伸去抓斩鲲,无奈手臂好像不听自己指挥了一样,只是一味的颤抖着……

  看着赵真元的样子,吴勉摇了摇头,白发男人自己将斩鲲捡了起来。走到了赵真元的面前之后,对着自己昔日的弟子说道:“闭眼……”

  赵真元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随后他只觉得脖子一凉,随后头重脚轻的感觉袭来,等到赵真元在睁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视线已经在吴勉的脚下。随后他的意识开始快速的模糊了起来,片刻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时吴勉正看着赵真元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白发男人深吸了口气,随后脱下来自己的外衣,将人头包裹了起来。

  亲眼看着吴勉了结自己的弟子,归不归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他原本是想替吴勉解决这个麻烦,想不到白发男人还是自己动了手。这时候老家伙想着去劝吴勉几句的,不过看着白发男人面若寒霜的样子,归不归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吴勉也没有再回到快船,他抱着赵真元的人头瞬移到了码头。此时,船上所有的人都吓得脸色发白,心里都在想这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大白天斩下大活人的脑袋。

  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脸色惨白的焦大郎说道:“如柏呢?带老人家我去看看他。但愿徐福大方师能把他救回来……”

  听着归不归的话里有话,焦大郎实在忍不住,说道:“老人家您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只要见到了徐福大方师,便一定能把高如柏治好吗?”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焦大郎说道:“老人家我的意思是,这次如柏的伤势不轻,就算是徐福大方师也未必有把握。不过如柏吉人自有天相,没事的……你带老人家我去看看他。”

  刚刚亲眼看到吴勉斩了赵真元的脑袋,现在又听老家伙突然说了这古怪的话,焦大郎心里开始胡乱的琢磨起来。当下他带着归不归去了船舱,见到了还在昏迷不醒的高如柏。

  好在之前老家伙处理得法,高管家虽然没有好转的迹象,伤势却没有恶化。确定了高如柏撑到去见徐福没有问题之后,归不归这才交代了几句,随后也跟着瞬移到了陆地。

  此时吴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应该是带着赵真元的头颅安葬去了。归不归有心去扬州追赶,却又担心和广仁、火山在一起的百无求和小任叁。最后老家伙还是守在了码头上,等着大船停靠,席应真、百无求他们下船之后。老家伙这才迎了上起,玩笑着说道:“想不到迎接你们的,会是归不归我……”

  之前归不归传音说到自己先行回到码头办事,他是泗水号大东家的身份,也没有人怀疑什么。只不过再见面不见了吴勉,让下船的这几个人、妖有些差异。

  “老家伙,那个小白脸呢?刚刚醒了酒,这又跑到哪里去撒酒疯了?”席应真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吴勉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刚才你们去的那艘船冒出来一股血腥气,还是说刚刚你把他在船上了结?”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大术士自己都觉得好笑,当下哈哈大笑了起来。

  “也没有什么,吴勉的弟子犯上作乱,刚刚他行了家法。”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百无求和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当初赵真元有过遗言,现在吴勉亲自将他的首级埋到他家祖坟当中。再等等,一时半会的他就能回来。”

  “老家伙,你说你叔叔弄死了赵真元?”百无求和小任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之间发生这个变化,它们俩瞪大了眼睛之后,还是二愣子继续说道:“你不是打算饶他一命,送到徐福那里,让他处置赵真元吗?怎么说弄死就弄死了……”

  这两只妖物都是看着赵真元长大的,现在突然听到他已经死在了吴勉的手里。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而广仁则轻轻的叹了口气,白发大方师知道这师徒俩反目的起因还是在自己身上。只是这样的场合,他实在不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