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鬼胎

第一百四十七章 鬼胎

  “归师兄你怎么会这么想?”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是在解释为什么不能见我和火山,信上还交代了一点其他的事情,因为涉及到了方士一门的隐秘,故而这封信的内容不能泄露出去,还请师兄原谅。”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们都是大方师,诸位大方师高兴就好。”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也有些不满的看了广仁一眼,说道:“刚才徐福不是还嘴硬嘛,说什么不见面是为了你好。怎么连一顿饭的功夫都没过去,就送来信了?广仁,有什么话你可早说,要不别怪术士爷爷我也给你们釜底抽薪一会。”

  “术士老头儿你废什么话?直接看看信上写的什么不就完了吗?”这时候,百无求凑到了夏侯茅的身边,对着这个小方士伸出了巴掌,说道:“老子要看看那封信上都写了什么,实相的自己拿出来,一旦老子动手那可没有什么轻重。”

  夏侯茅的脸色顿时就苦了起来,他看着一旁的归不归,说道:“您也是方士出身,劳驾劝劝您的公子。大方师指定广仁大方师单独看信,可是没有说过别人也可以看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夏侯方士,真不是我不管这个傻小子,他犯起浑来就是我这个当爸爸的也怕。要不你就给它看一眼,有什么罪过都是它的。倒时候把百无求的名字也加在格杀令上……”

  百无求原本就不是方士,哪有进格杀令的资格?到时候你们跑回到了陆地,这就是算准了徐福大方师不会回去,你们也就是敢欺负欺负我这样的小方士……夏侯茅实在没有办法,将目光转到了一边的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身上。

  看着百无求难为夏侯茅,广仁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不过他心里明白,自己和火山二人加一起也不是百无求的对手。但是徐福大方师的信又不能让他们几个看到,这位白发大方师正在作难的时候,等得不耐烦的百无求直接将手伸到了夏侯茅的怀里,将那个信封取了出来。

  “别跟老子撕巴,小心老子把你的膀子摘下来。”瞪了过来抢信封的夏侯茅一眼之后,百无求将这个小方士推开。随后将信封递给了归不归说道:“老子不识字,老家伙你来念念信上写了什么。是不是他们爷俩打算算计咱们几个。”

  “这可不是我主动要看的,是被这傻小子逼的。”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身边的几个方士一眼,随后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看了一眼之后,老家伙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随后将信纸递给了大术士席应真,说道:“还真是和广仁说的一摸一样,是徐福大方师在解释为什么不见广仁师徒的缘由。还有一点他们方士一门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几千年前的事情,难为大方师记得那么清楚。”

  和归不归说的一样,信上再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徐福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婆妈起来了?席应真又看了一眼信纸的背面,也没有发现什么隐藏的字迹。

  大术士看完了信之后,将它还给了归不归,随后说道:“这就没什么意思了,你们家徐福大方师躲清闲去了,把陆地上的烂摊子交给了术士爷爷我。这就是欺负术士爷爷没有海眼当作借口,广仁、火山你们两个小东西别惹我,小心一个不高兴,术士爷爷我也撂了挑子。”

  归不归笑眯眯的将信封还给了夏侯茅,随后说道:“回去和大方师说,大术士席应真、归不归和百无求都看过这封信了。大方师也太慎重了,信上的内容哪有什么背人的。这么神神秘秘的,让我们这些人怎么还能安心替他卖命?”

  见到归不归将信封还了回来,夏侯茅这才松了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说道:“夏侯茅一定原话转告,不耽误各位回程。这就告辞了……”说完之后,这名小方士对着船上众人行礼,若有若无的看了广仁一眼,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小舟上,加舟向着徐福船队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看在夏侯茅远去的背影,归不归也命船老大驾船向着陆地的位置行驶。随后他走到了广仁的面前,笑着说道:“看起来徐福大方师还是不放心我们几个,广仁大方师,不管信上写了什么,望你想好了再做。”

  “归师兄你不是看过信上所写的内容了吗?哪还有什么好疑惑的?”广仁淡淡地一笑,继续说道:“现在大敌当前,师兄你可不能再有这样的……”

  “一共有两封信,你看过的信被夏侯茅放在了衣服内衬里面。傻小子抢出来的那封信,是从他的内衬外面拿出来的。”归不归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随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说,并不是没有看穿这个戏法。徐福连这个都准备好了,不用看我老人家也能猜到几分信上的内容。”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低头看了一眼还躺在甲板上的吴勉,轻轻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信上应该也说了,这次解决神主的关键是他,大方师,什么事情你都要想好了再做……”

  自此,夏侯茅已经消失在了海面上,广仁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你不用诈我了,只有一封信,信上的内容你也看到。没有你想象的那回事。”

  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那样最好,老人家我想多了最好……傻小子,把你的妖子妖孙都找来,我们要快点回去了……”

  一直等到快回到陆地,吴勉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看着白发男人好像宿醉未醒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徐福老家伙的蜜酒分几种,有给凡人喝的,有用来疗伤的。还有给修士喝的,当初蜜酒配方没改的时候,老人家我还能对付两杯,现在改了配方你能喝上一杯就不错了。好在你的底子够厚,换成广仁可能早就丹田崩裂而忘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这白发男人呼吸当中都是蜜酒的味道。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徐福不回来,现在怎么办?”

  “那只老狐狸是知道神主蹦跶不起来,他八成是要了结在你的手里。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白白的将斩鲲给你。”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可不知道谁的运气不好,会死在神主的手里。对这么一个大人物,不死上几个长生不老的人,老人家我都觉得不像话……”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的眉毛挑了一挑,对着老家伙说道:“老家伙你想说什么?”

  “如果这次老人家我有什么意外,傻小子和人参就交给你了。”说到这样的话时,归不归的脸上还是带着笑意,好像是在说别人的生死一样。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一直感觉广仁回来的时候有点反常,但愿是我老人家猜错了,不过能小心的话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归不归还打算说点什么,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船老大的一声呼喊:“看到陆地了!东家您准备一下,已经有泗水号的船来接了。”

  听到了船老大的话,船上的人都凑到了甲板上,看到了四艘大海船从码头出来,船上都是泗水号的旗号,与此同时,传来一阵鼓语,归不归听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如柏他们在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