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麻烦

第一百四十六章 麻烦

  看着归不归跳下船之后,小任叁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徐福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看着席应真说道:“这老家伙多年不见,却开始毛躁了起来。不是还有要拜托我医治的人吗?他提也不提,大术士你说说看,到时候人送来了,我是管呢还是不管。”

  “大方师你爱管不管!”席应真这时候也犯了脾气,他原本就是散漫的性子。不过对自己名声看的极重,这次被广仁、归不归拉着前来找徐福说清。大术士以为自己亲自到了,徐福怎么也要给几分面子。收拾一下就跟着自己走了,没有想到徐福竟然软硬不吃。席应真不想碰他的软钉子,也没有主动开口说情。

  说完之后,大术士抄起来自己面前的酒瓶,也跟着一起从大船上跳了下去。这时,诺大的甲板上除了那几个服侍的小方士之外,就剩下吴勉和徐福这二人。大方师看了一眼白发男人,说道:“你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去吗?还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和我说。”

  “神主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吴勉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看了一眼徐福之后,继续说道:“从问天楼主开始,元昌、陆无忌、童戚振和妖神等等大大小小的事端,这些都是你算计好陆地上要出的麻烦。你把九幅地图、种子和《冥人志》还有那两件法器给我也不算吃亏。”

  说到这里,吴勉看了远处越走越远的那几个人、妖之后,继续说道:“神主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还是说神主之后还有一个你的麻烦,如果不是席应真的话,那就只剩下我了……”

  听了吴勉的话,徐福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古怪。大方师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胡思乱想的劲头,还真挺像归不归的。不过那个老家伙心里想的事情,永远不会说出来。这一点他要强过你……不过你是不是有些高估自己了?你对我来说,还算不上是个麻烦。”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招手让小方士送来一瓶蜜酒。给他斟满了杯酒之后,指着酒杯说道:“我的麻烦,起码也要面不改色的喝下这杯蜜酒……”

  吴勉之前已经有了喝下蜜酒的窍门,他端起酒杯仰脖一饮而尽。虽然蜜酒进了嘴里,白发男人却不敢直接入喉。他紧紧闭着嘴巴,用种子的力量包裹着酒水,一点一点的流进了肚子里。

  看着吴勉话也不敢说的样子,徐福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样还算不得我的麻烦……”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白发男人的喉咙上下抖动了一下,将嘴里的酒水咽下之后,突然抓住了酒瓶,嘴对嘴的将里面整瓶蜜酒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喝完之后,吴勉对着徐福说道:“这醋有点后劲,不过还是难喝的很……”

  说完之后,吴勉不在理会徐福,他翻身从甲板上跳到了海面上。随后踩着海水慢慢向着前面席应真、归不归他们的背影走了过去,徐福没有看到的是,此时吴勉全身皮肤的血管已经浮现在了表面。他脸上纵横数道青筋,顺着吴勉的七窍,已经有鲜血慢慢渗了出来。

  徐福站在甲板上看着吴勉的背影,现在这个白发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种子力量的气息,这股气息浓烈的几乎有了实体化的迹象。看着越走越远的吴勉,徐福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一定要成为我的麻烦吗?”

  这时候,旁边一艘船上发出了一阵异常的响声,随后船舱里面走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方士,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向北刚刚听说吴勉到了,吵着要出来看看,被制止了。”

  “向北……”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之后,徐福摇了摇头说道:“这孩子可真是一门心思要超过吴勉,麻烦……”

  自言自语之后,大方师对着对面船上的方士说道:“去和向北说,明天开始到我跟前学艺。他不是发誓要超越吴勉吗?我给他这个机会。”说完之后,徐福不在理会还在海面上走着的那几个人,转身回到了船舱当中。

  半晌之后,吴勉一路走回到了自己那艘快船上。上船之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张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整个人栽倒在甲板上,让广仁、归不归他们大吃了一惊。这才发现最后上船的吴勉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被红色的血管缠绕了起来。

  “老家伙,你叔叔不是中了徐福那个老家伙的暗算吧?”看到了吴勉这个样子之后,百无求瞪起了眼睛,就要拉着众人过去找徐福拼命。

  “傻小子,你小爷叔就是喝醉了……”这时,归不归趴在吴勉的身边,闻到了白发男人嘴里的味道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对着百无求说道:“八成你小爷叔是在徐福面前强撑,喝了杯酒……他的酒瓶呢?怎么空着手回来的?这不是陪了吗?”

  这时,广仁开了口,说道:“你们在大方师那里都做什么了?为什么只有你们回来,大方师呢?如果他老人家不想见我的话,我和火山可以回避……”

  “广仁你多想了,你们徐福大方师就没有想过要来帮忙的。”归不归回头看了广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公道话该说还是要说的,徐福大方师不见你,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大方师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听了归不归的话,广仁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我是大方师之徒,自然不会怨恨师尊。如果有机会,请师兄代广仁转告大方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广仁一定尊大方师的法旨……”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船队的方向再次行驶出来一艘小舟。船上的还是带着他们进到阵法当中的夏侯茅,只是他这次加快了船速,没过多久,小舟便快恶船的下方。

  “广仁大方师在吗?方士夏侯茅奉大方师之命,来送一封亲笔信给广仁大发大方师。”说话的时候,这名方士一惊施展了瞬移之法来到了甲板上。随后来到了还在发怔的白发大方师身边,双手将手里的信封递了过去。

  广仁不敢怠慢,双手接过了信封之后,对着夏侯茅说道:“多谢夏侯方士传递信函……”

  没等广仁说完,夏侯茅再次开口说道:“大方师有命,让我守着广仁大方师看完信中所写的内容,然后这封信我还要再带回去。”

  “是,广仁这就看……”说话的时候,广仁抽出来里面的信纸。当着甲板山所有人的面,仔仔细细的阅读起来信函上面的内容来。

  片刻之后,广仁看完了信函,随后将信纸塞回到了信封当中,双手还给了夏侯茅,说道:“请转告大方师,弟子广仁会照着信上的指使去做。请大方师放心……”

  这时候,在一旁看热闹的百无求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说广仁,你爸爸信上说什么了?他怎么说变就变?刚才还咬牙切齿的说不管你们爷俩了,让你和火山自生自灭去。怎么这一回的功夫,他还给你送信了?是不是让你们爷俩进去认亲去?老子祝你们一家团聚,早生贵子……”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大方师不会是卸磨杀驴吧?让广仁大方师你趁着我们了结神主的时候,你再加把手连我们也解决掉吧?火山你不要这么看我,我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