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讨价还价

第一百四十五章 讨价还价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对着吴勉的位置虚抓了一把。随着大方师的手势,白发男人的身体左右摇摆了一下,那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从他的身体里面飞了出来,吴勉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斩鲲便已经到了徐福的手上。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剑身之后,大方师继续说道:“传说当年费源与另外一位修士飞升,结果那位修士出现意外,被雷劫轰击而亡。费源便成了飞升成仙的第一人,原本我也以为他就是那位神主的……”

  徐福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他手里的斩鲲突然开始颤抖了起来,随后发出来一阵悲愤的长鸣之声。大方师轻轻的抚摸剑身,说道:“知道……我知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是那个人作梗,你才会渡劫失败的,是吧……”

  “飞升的不是费源,是另外那位修士,对吧?”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费源前辈在被雷劫魂飞魄散之前,将魂魄藏在了自己的法器当中,后来又被大方师您找到了,炼制成了另外的一件法器。不过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您炼制好的法器怎么就要便宜吴勉呢?刚刚大方师还说亏欠广仁的,那这件法器正好可以弥补对广仁的亏欠。不过不管这件法器给谁,我都不觉得大方师你对吴勉有什么亏欠的……”

  “九张地图,种子,《冥人志》和贪狼都送了吴勉,也不差这件法器了。”徐福狡黠的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正在盯着他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给了广仁他也无福消受,弄不好还要受法器所累。还是吴勉合适,正巧贪狼毁了便便宜了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两只手指捏住了剑身,倒转剑柄将斩鲲还给了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根据你们所说,这只法器克制神主,应该就是费源先生藏在法器里面的魂魄,认出来了神主,这才奋力去厮杀的……”

  “是占祖……”吴勉将斩鲲接在了手里之后,对着徐福继续说道:“你先得到了费源的法器,不过一直都不知道这法器的出处。后来从归不归手里讹到了占祖之后,用它占卜出来了法器的由来。对吧?也是占祖让你把斩鲲给我的……”

  这时候,听到吴勉提到了占祖,百无求忍不住抢先说道:“那个乌龟壳?不是说用的次数太多,它已经废掉了吗?”

  “就是好像占卜法器这样的事情做多了,才会废掉的。”归不归笑眯眯的接过了话头,继续对着徐福说道:“既然法器已经便宜了吴勉,那大方师你索性好人做到底,再说说占祖都显示了什么。他是了结神主的人?”

  “归不归你们想多了,我只是看着吴勉顺眼,才把法器送给他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用再费心思了,有这个时间,你们还不如回到陆地去寻找神主的下落,趁着神器没有炼成,你们还是有机会的。”

  徐福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吴勉和他手中的法器上。大方师说完之后,老家伙跟着笑了一下,说道:“之前还以为大方师真把陆地豁出去了,原来你是什么都了然于胸。过了两千来年,大方师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对了,差一点把这个忘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装着瘟神魂魄的瓷瓶,将他放在了徐福面前的酒桌上,随后继续说道:“里面的就是瘟神的魂魄了,它是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留在这里给大方师解闷的,听说那件神器需要瘟神来催化。这魂魄在大方师你这里,神主也是无可奈何吧。”

  “神器的确需要瘟神来催化,将威力散播到天涯海角的。不过老家伙你还是想错了……”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需要是瘟神的神体,不是魂魄。归不归你的魂魄能施展术法吗?找一个有点道行的修士夺舍了你这皮囊。只要知道门道,便可以施展你擅长的术法。这这只老狐狸,这个时候怎么犯起了糊涂?”

  这句话点醒了归不归,他聪明一世,想不到在这件事上糊涂了。之前他被神主多了妖神的神体,加上已经凑齐了炼制神器所需的天才地宝。两件事将归不归压抑的透不过来气,当下只想着瘟神的魂魄也是瘟神,去把他的神体忘在了脑后。

  看着归不归呆住的样子,徐福再次笑了一下,说道:“老家伙你可不要说瘟神的神体没有带过来,这一下好了,那么大的一个诱饵现在用不到了。现在赶回去的话,或许神主正在炼制神器,还没有来得及顾得上瘟神的神体。”

  这时候,一只规规矩矩的小任叁突然开了口:“等等……我们人参怎么听大方师你的话,好像是在赶我们几个走?我们大老远的刚刚赶到这里来,大方师你不能这几句话就把我们赶走吧?怎么也要住几天……”

  没等小任叁说完,徐福已经打断了它的话,指着每人面前的那瓶酒说道:“我暗示的还不够清楚吗?这些蜜酒就是给你们的礼物,来做客的都空着手,我为什么还要送礼物?当然是送别的礼物嘛。说得都这么清楚了,你们还要厚着脸皮留在这里,让我这个大方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明说让你们赶紧走吧?”

  这时候,就连百无求都听懂了徐福话里话外的意思。它啐了一口之后,冲着徐福说道:“呸!就好像老子愿意在你这里呆着似的!老家伙,你们几个跟着他聊,老子回去找广仁了。老子就说徐福找到了亲生的儿子,不要他这个过继的了。亏的他三天前就开始准备,要和你见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百无求直接从大船上跳了下来,二愣子也不乘坐小船,踩着海水向着远处停靠大船的位置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广仁啊,你这个小王八蛋瞎了眼,认错了爸爸。你把他当爸爸,他把你当孙子……”

  吴勉、归不归加上席应真原本是要拖着徐福回到陆地和神主火拼的,不过听到了这位大方师话里话外的意思之后,归不归似乎也改变了主意。他冲着徐福嘿嘿一笑,说道:“大方师你别和这傻小子一般见识,知道你还要看守海眼。我们也不好继续打扰,这样,这些神识随便跟我们走一个,你这里这么多的神识,少一两个也无伤大雅。就东边大船上的那个就挺好……”

  “刚才我亲口说的,一个神识也拿不走。”徐福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指着百无求没有来得及带走的酒瓶说道:“你能带走的,也只有这几瓶蜜酒了。老家伙,我这里的事情多,就不留你们在这里过夜了……再说这里只有朝阳,下次夜空恐怕还要再等几千年……”

  “大方师你还真是一点旧情都不顾。”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抄起来自己和百无求的两瓶蜜酒,随后对着自己的同伴说道:“已经这样了,那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吴勉,人参你们带上蜜酒。咱们着就回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到了船舷边。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身后的徐福突然说了一句:“老家伙,看好你自己的帝崩,它可不能也不响了。”

  归不归回头疑惑着看了大方师一眼,不过老家伙这次没有开口。他只是眨巴眨巴了眼睛,随后转身跟着百无求一起从船舷这里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