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徐福的顾虑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徐福的顾虑

  说话的时候,徐福站了起来。起身来到了船弦旁,站在这里回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众人说道:“陆地上没有了修士,还是陆地,神主并不是想要毁了它。但是如果海眼没有人看守的话,便会无限扩大。到时候天下皆是妖灵,天下将无世人立足之地……”
  
  说话的时候,挡在他们面前的几十艘大船同时散开,露出来里面那个黑洞洞的海眼。这时候,众人这才发现围住海眼的七八艘大船上面都有一个徐福的神识坐镇。大船虽然驶离,不过这几个一摸一样的徐福眼神却始终不离海眼的方向。”
  
  “想不到这才几百年不见,大方师你的术法又精进了不少,竟然又华丽出来了几个神识。看起来这是蜜酒的功劳吧?”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趁着徐福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家伙将桌子上的半瓶蜜酒藏在了袖子里。
  
  徐福虽然没有回头,不过归不归的一举一动他却了若指掌。大方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老家伙你还是老毛病……想要就说,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礼物,每人离开的时候,都可以带走一瓶蜜酒。”
  
  徐福说话的时候,在一旁服侍的小方士给每个人、妖都送上了满满的一瓶蜜酒。
  
  知道这蜜酒对自己的术法有帮助,就连大术士席应真都眉开眼笑的收了了礼物。这个时候,进来有些话多的吴勉开了口,说道:“那么广仁和火山呢?他们来的礼物在哪里?”
  
  听到吴勉听到了自己弟子的名字,徐福叹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白发男人,说道:“还以为你和他有杀妻之恨,想不到你会为了广仁说话。本以为这话会出自归不归或者大术士之口,竟然会让你说了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朝阳,吸了口气之后,说道:“不与广仁相见,是为了他好。当初我助他成为长生不老之人的时候,已经耗尽了我和他的师徒缘分。再见面的时候,便是他的寿终之日……要不然的话,当初我出海的时候,已经带上广仁了。说到这些弟子当中,还是要数广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初方士一门应该终结在我的手里,我以出海为借口将大方师传给了广仁。让他和火山师徒二人背上终结方士一门的恶名,方士一门消亡之后,他们俩又勉为其难一直在护卫方士一脉。虽然如何方士式微,不过这都是天意,非人力能够转变的。这些年来,广仁、火山师徒俩辛苦了。”
  
  “你这话当作他们俩的面说多好……”归不归叹了口气,从袖子里取出来偷藏的半瓶酒,抿了一点点之后,便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老家伙你要喝的话,用黄酒兑一下。二十兑一你每天也能喝上一点了。”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徐福继续说道:“我知道苦了广仁,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或许当初就不应该逆天意,一定要把他变成长生不老之人。让广仁去轮回,做我几世的弟子也是好的。”
  
  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归不归开口岔开了话题:“说点正事吧,大方师,现在神主已经夺了妖神的身体,还凑齐了炼制神器需要的天才地宝。这件事只有你能了结,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效仿当年我们几个替你看守海眼,给你富裕出来几天,足够你回到陆地干掉神主再回来了……不用担心当年大喷发的事情重演,现在大术士也在这里,你再留下来七八个神识,就算大喷发我们这些人也镇得住。”
  
  徐福摇了摇头,说道:“那你就小看神主了,当年他可是接着海眼逃出去的。神主打通了海眼,还在下面摆下了禁制。之只要我一离开,海眼立即大喷发。就算加上大术士你们也只能守住一天,我再有本事,一天之内也不可能了结神主。”
  
  听了徐福的话,归不归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那就把神识借七八个给我们,凑合一下差不多也足够对付神主了。”
  
  “你猜我会冒这个险吗?神识距离我越远,消耗的术法便越大。这个大术士是知道的,一旦术法消耗的太大,我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以镇守的住海眼。”
  
  归不归还是不死心,看了一眼那七八个神识之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就再让一步,也不要七八个神识那么多了,三……二.......只要一个神识,这个总是没有问题了吧?”
  
  徐福摇了摇头,没有一点可以商量的语气,说道:“一个都没有,我刚刚说过陆地上没有了修士,还是陆地,不过一旦海眼出事,那天下就没有世人的立足之地了。归不归,你还不明白吗?刚才你说神器炼成之后,小小的妖灵就会要了我的性命。这是错的,神主也不敢轻易的动我这个大方师,他也不想世间被海眼吞没……”
  
  “那么说的话,大方师你回到陆地没有商量了,对吧?”这时候,席应真也皱起来眉头,看着徐福继续说道:“那术士爷爷也不管了,我之前弟子活着的还有不少,大不了术士爷爷我去吃他们。还能吃不少年头。”
  
  听到大术士也要撂挑子,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术士爷爷,吃不了多少年。您老人家的弟子也是靠着术法支撑才活了这么久,他们没有了术法,八成当场也就死了。您这长生不老的身体和他们可不一样……”
  
  这时候,看到徐福已经铁心不打算出山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那说说这件法器吧,当初你把它送给我又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手里已经多了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将长剑横在徐福的面前之后,吴勉继续说道:“这件法器克制神主,你送我这件法器不就是借我只手来对付神主的吗?”
  
  “那也没见你把神主如何啊……”一句话报了刚刚被吴勉噎了的仇,徐福随后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件法器是我闲来无事炼制着解闷的,炼成之后没有地方收藏,这才便宜你的。如果你用的不习惯,那就还给我好了……”
  
  说话的时候,徐福伸手去接吴勉手里的法器,却见白发男人手腕一翻,长剑瞬间消失在了他的手上。大方师微微一笑,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还是舍不得?送给你的法器就是你的,只是你也不要乱送人了。你这辈子没有什么弟子的缘分,还是算了吧……”
  
  听了徐福的话,吴勉想到了还跟着焦大郎的赵真元。之前来不及处置他,只让赵真元跟着焦大郎一起来见徐福。本想把这个包袱扔给徐福大方师,现在看起来要另外处置了。
  
  这时候,归不归过来打了圆场。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徐福说道:“那大方师你说说这件法器的来历,它和神主是什么关系,让我们几个心里明白也好。毕竟每次斩鲲遇到神主都好像拼命一样,实在让人有些费解。”。
  
  “这个倒是可以说说的。”徐福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船队再次靠拢,将海眼围在了当中。看到海眼再次被挡住之后,大方师这才继续说道:“这是传说飞升成仙第一人费源的法器,不过我得到的时候,那件法器已经废掉,我便重新将它炼制成了一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