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蜜酒的味道

第一百四十三章 蜜酒的味道

  听到徐福大方师单单冲着自己打招呼,席应真白了吴勉一眼,随后仰着头冲着徐福说道:“术士爷爷我还是老样子,倒是大方师你越活越自在。想看夜空就看夜空,想看朝阳就看朝阳。别看大方师你远居海外,又有谁能活得好像你这样的洒脱。”
  
  “是啊,想看什么时候看海眼就什么时候看海眼,活得多洒脱。”吴勉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之后,归不归急忙替他向徐福解释道:“吴勉在夸您呐,说大方师您为了看守海眼,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着实让人敬佩……”
  
  “老家伙,我的耳朵没聋。”徐福对吴勉的话并不在意,大术士微微一笑之后,对着下面的人、妖摆了摆手,说道:“原来就是客,都请上来吧。你们的运气好,最新一批蜜酒刚刚酿造好。你们正好来品尝一下。”
  
  听到徐福说到了米酒,在场的吴勉、归不归和席应真的脸色都有些变化。白发男人的脸色有些发苦,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倒是宁可喝海水……”
  
  “吴勉你不要牢骚,这次的蜜酒和你之前喝到的不一样。”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都上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酒量如何,能喝下几杯。”
  
  对徐福大方师的尊重,这些人、妖并没有施展瞬移之法来到甲板。他们由席应真打头,一个接一个踩着船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甲板上。上来之后才看到这里已经摆下了酒席,除了上面的鲜鱼之外,瓜果菜蔬和肉食应该都是泗水号供奉来的。
  
  徐福走到了众人、妖的身边,亲自拉着席应真的手,坐到了酒宴的主位上。随后笑着对着其他的人、妖说道:“你们各自找地方坐,你们的运气好。这一次的蜜酒很是润口,也是我千年以来,酿造最好的一次。”
  
  说话的时候,徐福亲手给席应真倒了一杯蜜酒,说道:“算着大术士也有多年没有喝到我酿造的蜜酒了,这次一定要畅饮个痛快,我们一醉方休如何?”
  
  徐福倒酒的时候,席应真的脸色已经难看了起来。看着大方师亲自将酒杯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大术士苦笑了一声之后,双手接过了酒杯,说道:“就这一杯啊,大方师你这酒上头,喝一杯已经算是不错了。”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将酒杯送到了自己的嘴边。这时候他突然开始犹豫了起来,最后大术士—闭眼,将这杯米酒灌进了自己的嘴巴里。这口酒下肚之后,席应真“曜”的一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围着座位走了一圈之后,这才捂着额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味道不错吧?这是新配方,这一杯顶从前的五杯,大术士你算是第一个品尝到的。”说话的时候,徐福已经再次给席应真斟满了杯酒。随后笑着继续说道:“好事成双,大术士再饮一杯。这样的美酒除了我这里,世间你再找不到第二家同样的蜜酒了。来……”
  
  “你……改了配方,一杯……顶五杯,为什么……不早说。”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的嗓音已经开始沙哑起来。他说什么也不肯再喝第二杯,最后指着酒杯对徐福说道:“客人……喝了一杯,你这个做主人的不陪。术士爷爷我挑理了……一杯不行,你要连喝三杯……”
  
  “那就依大术士。”徐福笑了一下之后,自斟自饮的连喝了三杯。看着他喝完之后谈笑风生的样子,席应真的脸色更加的发苦起来。大术士叹了口气,说道:“术士爷爷我一直以为术法和你相差不远,现在才明白大方师你是我席应真永远难以超越的一道山峰……”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术士重重的叹了口气。
  
  端起来桌子上的酒杯正打算喝口闷酒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杯酒的后劲自己承受不住,当下又有些尴尬的将酒杯放回到了远处。
  
  看着席应真的样子,徐福微微一笑,随后冲着坐在对面的吴勉说道:“大术士有些过量了,吴勉你要不要来就喝一杯?这么好的蜜酒这样浪费有些太可惜了。”
  
  虽然归不归一个劲的使眼色,不过白发男人还是站了起来。说了一句:“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勇气,敢说自己酿的醋是美酒的……”随后他走到了徐福、席应真的桌前,抄起来大术士面前的酒杯。当场一饮而尽。
  
  酒水进入口腔的一瞬间,吴勉便感觉自己的嘴巴好像被炸开了一样。这绝对不是徐福之前酿造的酸酒,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酒水灌进了他的口腔当中。原本白发男人应该一口将酒水喷出来的,不过眼角目光扫到席应真正在冲着自己怪笑,好像是在等着看笑话。当下吴勉调动起来种子的力量,将酒水包裹了起来。随后一点一点的顺进了喉咙……折扣酒水完全进了肚之后,原本以为它会在身体里面翻江倒海。没有想到的是,酒水当中蕴含的力量竟然直接冲到了丹田当中,与自己的术法混为了一体。等到这股力量完全融合之后,吴勉感觉到自己的术法隐隐的提高了一点。
  
  看着白发男人差异的目光,徐福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呢?觉得我这醋酿造的怎么样?还算可口吧……”
  
  “我又不是蒜,你的醋酿造的再好,与我有什么关系……”吴勉说话的时候,看到徐福准备再倒第二杯酒。他可没有把握再喝一杯,当下回头向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到你了……”
  
  “怎么那么不巧?今天我戒酒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家都喝了敬酒,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说点正事了?大方师,陆地上要出大事了,神主……”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他身边的百无求突然跳了起来,二愣子有些不满的说道:“你们该喝到都喝了,是不是看不起老子?老子怎么说也是曾经做过一任妖王的,弄不好下一任的妖王也是老子的。怎么,老子就不配徐福你的一杯酒吗?”
  
  “妖王陛下要喝,那自然是没有问题。”徐福微微一笑之后,再次给百无求倒满了一杯酒,随后他亲自端了起来,送到了百无求的手边,说道:“陛下请,如果不合口的话,尽管吐出来,没人会……”
  
  徐福的话还没有说完,百无求已经一把抢过来酒杯,随后一饮而尽。这杯酒入口之后,百无求什么事都没有,二愣子砸吧砸吧嘴之后,说道:“是不怎么好喝,大方师,你这手艺真不咋地。论起来酿酒,还是我们家老家伙,他酿造的果酒倒出来挂杯、拉丝,那味道……”
  
  看着百无求将自己的蜜酒一饮而尽,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表现出来。徐福愣了一下,随后很快的明白了过来,自言自语的说道:“陛下好酒量,可惜陛下与人的身体不同。酒水无法与丹田共鸣,可惜了,可惜了我这杯蜜酒了。”
  
  这时候,归不归陪着笑脸说道:“大方师,别管什么蜜酒了,现在天下都尽归神主了。他的天才地宝已经凑齐,马上第二尊神器就要炼成。
  
  到时候天才在再无修士,大方师你也不用在这里看守海眼了。只怕一只小小的妖灵就会要了大方师你的性命。”
  
  “归不归,你还是老样子,喜欢用自己的见识来揣度我的本事。”徐福笑了一下之后,指着身边的酒壶,继续说道:“你猜猜我酿造了这么多的蜜酒,是做什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