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又见大方师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又见大方师

  听了伙计的叫声之后,船上的人都涌到了甲板上,向着伙计手指的位置看了过去。就见距离大船百余丈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小船。穿上站着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年轻方士,正控制着小船向着他们这艘大船这边行驶了过来。

  见到徐福大方师派人过来,广仁、火山已经整理了一下衣衫。想到两千年没见的师尊马上就要见到了,这位白发大方师的手掌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小船,他仿佛已经听见船上的方士在邀请自己和火山去觐见徐福大方师。

  没过多久,两艘船在海面上相遇,归不归命船老大将船只停下。随后笑眯眯的对着小船上的方士说道:“是来迎接我们去见徐福大方师的吗?大方师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这里我们常来常往的,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大方师的……”

  没等归不归说完,对面的方士已经在对船上的众人行礼。礼毕之后开口说道:“方士夏侯茅奉大方师之命,前来为各位引路。听说席应真大术士到了,晚辈代徐福大方师向大术士问好……”

  听到这么多人当中,徐福只提到了自己。席应真哈哈一笑,说道:“马上就要见面了,你们大方师怎么还来这么一出。术士爷爷也没做什么,不就是当年保了他一天的平安,然后又替他做了几件事情嘛。这有什么,术士爷爷我都没放在心上,要不是你提起来,术士爷爷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没等席应真说完,空气当中传来了吴勉那独特的笑声。随后白发男人那特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方士你什么时候说过徐福和老术士的事情了?年纪大了,脸皮也厚了,耳朵也聋了。长生不老也没有什么用……”

  吴勉自打恢复了之后,嘴巴也恢复了他说话的特点。偶尔说出来几句话也能把广仁、火山怼个跟头,只不过白发大方师心里亏欠吴勉,不跟他计较。而吴勉这几天也没有和席应真怎么打交道,这次终于忍不住对大术士开了口。

  “小白脸你说谁!”席应真怎么能吃这个亏,当下便冲吴勉瞪起了眼睛。两只手已经开始挽袖子,这就准备和白发男人动手。

  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挡在了吴勉和席应真的中间,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他什么人您老人家还不知道?不就是当初徐福给他吃了小灶,出海之前把方士一门的那点门道都交给他了。怕他学的不全,又把《冥人志》那种秘籍都送了他。贪狼您老人家还记得吗?那是上一代大方师的法器,说送也就送他了。什么斩鲲、帝崩和占祖的都不说了,我有时候都在想,吴勉虽然不是大方师吧,可是却比大方师好多了。现在到了徐福的一亩三分地上,有什么您老人家看在大方师的面子上,回到陆地再和他算账……我也看不顺眼他很久了,老人家您替我出出气……”

  归不归这几句话的重点在徐福的一亩三分地上,席应真又怎么听不出来。当下大术士哼了一声,说道:“术士爷爷给徐福一个面子,要不然的话今天这个小白脸一个嘴巴是躲不过的。好了,都别耽误时间……夏侯茅,我们这就跟着你去见徐福。”

  夏侯茅微微一笑,说道:“大方师刚刚改了阵法,请各位换成小舟跟随我一起去见大方师……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请留步,徐福大方师颁下了法旨,两位大方师应固守陆地,不应该来这里相见的。请两位大方师留守在船上,等到其他几位回来之后,你们便可以一起回去了。”

  听到了方士的话,广仁的身体震了一下。随后他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冲着小船上的夏侯茅行礼,说道:“是,那就请师兄代广仁向大方师问好……”

  听到广仁的话,夏侯茅急忙还礼,说道:“不敢……夏侯茅虽是方士,却是方士贾诃之徒,论起来还应该称广仁大方师为师叔祖的。”

  这时,脸色涨红的火山站了出来,对着夏侯茅说道:“那就请夏侯方士替火山向大方师求情,我们师徒两千年未见大方师。只要能在大方师驾前远远的行礼就好,绝对不会耽误大方师的事情。”

  “住口……”广仁一把拉住了火山,随后对着夏侯茅说道:“你不用在意他的话,我们师徒就在这里等着……”说道这里的时候,广仁跪在了甲板上,对着夏侯茅出现的位置,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

  夏侯茅的小船位置要低于大船,看到广仁突然不见,之后又慢慢的爬了起来。心里猜到白发大方师刚才干什么了,看着广仁起身面对的方向,他犹豫了一下之后,指着另外一边说道:“那里,才是大方师所在的位置……”

  广仁的脸色微微一红,不过他脸上却丝毫没有尴尬的表情。重新跪在了甲板上之后,对着夏侯茅所指的位置,再次磕了三个响头。随后这才表情肃穆的站了起来……

  现在就算是吴勉这格色的脾气,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招惹白发大方师。除了归不归过来安慰了几句之外,其余的人都换乘了小舟。跟随着夏侯茅向着徐福船队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看着这几艘小船越来越远,终于忍不住的火山大叫了一声,随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大方师,我们这就回去吧,我看船上还帮着小舟。我来驾船送您回到陆地,什么时候徐福大方师亲自下了法旨,我们再奉旨前来。”

  “火山,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广仁幽幽的看了自己弟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不见你我,自然有不见的道理。我待大方师如父,怎么会有抱怨父亲的儿子。等着,大方师会有说法的……”

  与此同时,几艘小舟在夏侯茅的引领之下一直向着西方的位置行驶。差不多一刻钟之后,众人、妖的眼前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黄昏的海面突然明亮了起来,刚刚还挂在西边的太阳,竟然瞬间到了东方的天空当中。在他们面前百余丈的位置,停放着百余艘的大船。

  看到了大船之后,夏侯茅回头对着众人、妖说道:“最近才修改的阵法,大方师说看腻了夜空,准备再看几年看的晴空。请各位随我来,海里有异兽,几位千万不要私自下海。”

  夏侯茅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发现了海里游着不少从来没有见过的海兽。不过这些海兽似乎不同于海妖,完全不理会百无求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随着小舟距离船队越来越近,这百余艘大船也看的越来越清晰。这时候,百无求突然开口说道:“不对啊,老子怎么记得这些船早就破破烂烂的了。上面都是补丁落着补丁,什么时候变得这好像是新船一样?”

  “傻小子,那些船早就沉海了,这些大船都是老人家我做了泗水号当家之后,供奉给那位大方师的。看到那艘大船了没有?是不是看着眼熟?这不就是当年我们乘坐的大海船……他不在看海眼,怎么出来了?”归不归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便看到了那位传说当中的大方师出现在了自己所指的大船甲板上。

  徐福笑着冲他们这些人、妖摆了摆手,说道:“算着你们差不多也该来了,我刚刚更换的阵法如何?应真老兄,你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