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疆氏终

第一百四十一章 疆氏终

  常恶被归不归抓住之后,有些惶恐的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小的就是个皇宫禁卫,怎么可能知道那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寻找妖王,也不会发现那个收藏天才地宝的密室……”
  
  听了常恶的话,归不归这才一把松开了这只妖物。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回头看了吴勉和百无求一眼,说道:“看来不去一趟妖山是不行了,如果神主真的已经凑齐了炼制神器的天才地宝,那就有大麻烦了。上一次是我老人家耍的花招,这一次就没有那样的好运气了……”
  
  片刻之后,他们几个在常恶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妖山上藏有天才地宝的密室当中。失去了脑袋的妖王倒在了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
  
  看到了数之不尽的天才地宝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就说当年老疆卞为什么那么大方,打开宝库大门让我老人家进去随便拿的。原来它还是留了心眼,想不到妖山上会存了这么多的天才地宝。大家找找看,这里一定会有一本总录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进到了暗室之后,看了几眼便在第一张石台上面找到了一大本羊皮纸装订而成的天才地宝总录。这里把密室当中存放的天才地宝详细的介绍了一番,老家伙翻看了几页之后,脸色便越发的难看起来。
  
  看了大半总录之后,归不归将羊皮书合上,苦着脸对着身边的人、妖说道:“照着总录上面的天才地宝,足够神主炼制三个神器的。现在他还夺了妖神的神体……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就应该毁了那副皮囊。”
  
  说到最后的时候,老家伙有意无意的看了百无求一眼。当初他存着有朝一日还能把妖神神体还给百无求的心思,这才没有轻易的处置那副皮囊。归不归也想不到会有现在的局面,要不然的话,别说百无求的神体了,就算是他自己的皮囊,迫不得已说舍弃也就舍弃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炼制神器总是需要时间的,现在抓到神主的话还来得及。我们手里还有帝崩,和克制他的斩鲲。神主不过是换了一个神体而已,局面还在我们的手里。”
  
  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大方师你这几句话说的自己都心虚,先别说能不能找得到神主,上一次是我们的运气太好了。如果不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神主大意之下也不会失去一条手臂。现在他换上了妖神的神体,对我们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上次的好机会不会再有了,再说了,这次换了神体之后,斩鲲认不认得他还是个问题。那一支半的帝崩也未必指望的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再次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广仁继续说道:“不过大方师说的也对,炼制神器也需要时间。趁着这个时候我们赶到徐福那里去,是该让他回到陆地通通气了。”
  
  百无求对归不归说的并不在意,二愣子走到了妖王的尸体旁边。脱下自己的大蹩盖在了它的身上,随后叫过来常恶说道:“当初还是老子选它做的妖王,谁知道也是个短命的。那个谁,这小子有儿子吗?
  
  姑娘也成,妖山上总是要有个王的……”
  
  “陛下,原本这事小的不应该说,不过这时候不说又不成了。”看了一眼妖王毗牙咧嘴的脑袋之后,常恶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妖王陛下不喜男女之乐,它登基即位以来,只是选了几个后妃做摆设。每晚……都是寻一些面容俊美的少年男妖侍寝,故此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子嗣留下来。”
  
  百无求没听懂常恶话里的意思,它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寻一些面容俊美的少年男妖侍寝?哪有什么,老子以前还不是和老家伙、任老三他们一个屋子睡觉吗?这关生不生儿子什么事?”
  
  常恶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它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陛下,妖王陛下与众不同,它……不喜女色,喜欢和一些男妖做男女床帏之事。拿他们人的话说,断袖、偷桃……就是不睡娘们儿,晚上找一屋子娈童睡觉……”
  
  最后一句话百无求终于听明白了,当下他恶心的看了地面上的妖王尸体一眼。
  
  想要把自己的大蹩拿回来,看到已经沾染上了血迹只能作罢。当下它冲着尸体啐了一口,说道:“敢情你喜欢这个调调,老子当初怎么瞎了眼选你接班了……那个谁!敢说老子的大蹩盖在它身上,老子就把你五马分尸。下蜚子送给这个卖屁股的死鬼睡觉……”
  
  “它是老妖王疆卞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个子嗣,它死之后疆卞一族便算彻底的断了根。”这时候,归不归凑过来说了一句。
  
  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妖山的事情我们顾不过来了,现在去找徐福对付神主要紧。
  
  走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急忙施展起来五行遁法,与吴勉、广仁先后回到了县城当中的泗水号后院当中。
  
  百无求最后看了妖王的尸体一眼,随后对着常恶说道:“你也听到老家伙的话了,老子现在也没有心思再管妖山的事情。你替老子放话出来,等到老子了结了外面的事情之后,在回来给你们选新的妖王。让那些不知道深浅的妖物都夹起来尾巴,有不安分的老子回来就弄死它们……”
  
  说完之后,百无求也开始施展遁法,消失在了常恶的面前。片刻之后,吴勉、归不归、广仁和百无求在后院重新集合。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这里的人都因为找不到他们几个,已经乱了起来。
  
  好在吴勉、归不归及时出现,当下老家伙找来焦大郎,让他带人继续护送高如柏去泉州码头,然后乘船去找徐福解救高管家。吴勉、归不归他们先走一步,直接施展遁法去往码头。有关神主已经凑齐天才地宝的事情,归不归并没有明说。
  
  此时,喝完花酒的席应真和小任参也晃晃悠悠的回来。原本归不归还有些担心这一老一小会不会相处的久了,再找回当年的父子之情。等到看见这一人一妖相互不理睬的样子,老家伙这才放了心。一打听才知道昨晚他们俩为了一个头牌姑娘差点动手,用小任参的话说:“要不是怕打不过你,我们人参昨晚就动手了……”
  
  三言两语两语的向着一人一妖说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之后,这些人、妖便施展遁法先后来到了泉州码头。此时,码头上已经有十几艘大小船只在等着他们了,归不归也没有心思乘坐大船,找了一艘速度最快的快船之后,便与众人、妖一起登船向着徐福船队的位置进发。
  
  就这样归不归还是嫌船速不够快,当下让百无求找来了无数海妖。在前面拖着这艘快船好像飞起来一样,向着徐福船队的方向疾驰而去。
  
  原本需要十几天的航行,结果旁晚的时候,便到了船队周围的海域。听到很快就要见到自己的师尊,一向沉稳的广仁大方师竟然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此时再用海妖拖船未免对徐福大方师有些不敬,当下百无求命海妖离开。正准备让水手们驾驶船只继续航行的时候,搏高的水手突然大声喊道:“对面来了一艘小舟!上面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