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卦象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卦象

  感觉到自己两只眼皮开始跳动起来之后,广仁的脸色微变,随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把铜钱仍在了地上。原本想要卜上一卦,预测一下吉凶。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把铜钱落到地上之后,竟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了一样,一股脑的从寝室里面溜走,随后落在了外面的地面上。
  
  当下,广仁、归不归二人一起走出寝室,看到这八九枚铜钱落在了一起,排出来一个好像文字一样的图案来。看到了这个图案之后,这二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时候,百无求也从寝室当中走了出来。看到了铜钱摆放的图案之后,它抓了抓头皮,说道:“你们俩都哭丧着脸干什么?好像死了儿子一样……呸呸呸!这句话不算……你们到底在看什么?这把铜钱怎么好像是个字? ”
  
  “这是大篆,排出来的是个灾字……”归不归解释了一句之后,看着身边的广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道简单了,不用分拆卜算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就要来灾了。”
  
  广仁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我在师尊座下修习卜卦的第一天,就知道否极泰来四个字。既然已经出了这样的绝境之卦,那出路也就在眼前。我们都没有占祖,不到卦象显现之时,谁也说不清楚。”
  
  听了白发大方师的话,百无求瞅了归不归一眼,说道:“当年老子就说把那个乌龟壳藏在身边,老家伙你非要自找麻烦。现在好了吧?那畜生找不到了,乌龟壳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现在傻眼了吧?”
  
  归不归不想当着广仁的面谈论占祖的事情,当下嘿嘿一笑,说道:“广仁说的也是,马上就要见到徐福大方师了。在他面前能有什么灾祸?
  
  老人家我拜在他门下的第一天,就知道天塌下来由他顶着的道理。别急,见到了徐福大方师之后,都听他……”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之后,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他回身对着寝室之内瘟神的魂魄说道:“刚才眼皮跳的,老人家我差点把正事忘了……你是神仙的魂魄,应该能感应到自己的神体在哪里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瘟神的魂魄有些不太自然。不过现在它是砧板上的鱼肉,当下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说道:“是,我的神体存放在济南府外的农庄当中。不过现在神体还没有移动过,神主应该还没有动过……”
  
  “神主动没动过,你说的可不算。”归不归直接打断了魂魄的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你要跟着老人家我亲自走一趟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忘了说的话,现在说还来得及。”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魂魄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似乎并不怎么充足。归不归也不反驳,当下房间里找到了一个装着熏香的瓷瓶,将瘟神的魂魄收在了当中。
  
  “济南府外的农庄,老人家我带着它先过去,你们寻着我老人家的气息跟过来。尽量快点,一旦和神主撞上,那就靠你们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催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吴勉、广仁和百无求的面前。
  
  “老家伙是什么意思?现在就要去和神主火拼吗?”百无求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在准备遁法的吴勉,继续说道:“不是去见徐福的吗?老家伙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的?”
  
  “那是他算到神主或许不会打瘟神的主意。”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随后顺着归不归的气息向着济南府遁走了过去。
  
  百无求皱着眉头看了广仁一眼,随后它自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百无求你是不是有点膨胀了?还敢打广仁的主意,他什么时候说过实话。直接过去吧,大不了和老家伙死在一起。可惜了,任老三喝花酒去了,三缺一啊……”说完之后,二愣子也催动妖法,消失在了广仁的面前。
  
  白发大方师苦笑了一声,当下也施展了五行遁法,最后一个消失在了寝室当中。片刻之后,济南府二十里外的农庄里,归不归、吴勉几个人、妖先后出现在了这里。
  
  此时,已经快到了子夜时分,农庄当中一团漆黑,静悄悄的看着有些疹人。归不归现身之后,并不着急让魂魄带着它去找瘟神的神体。而是躲在了一棵大树后,等着吴勉、百无求和广仁前后赶了过来。
  
  几个人、妖凑齐之后,在魂魄的指引之下,他们来到了农庄当中的一个大户人家当中。各自施展术法穿墙进来之后,归不归来到了地窖前。
  
  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让百无求去打开了地窖的盖子。随后他们几个先后跳进了地窖当中……下来之后,想不到这地窖竟然四通八达,眼前就有三条道路通往不同的地方。归不归将瘟神的魂魄放了出来。让它带着自己这几个人去寻找神体,魂魄这个时候不敢再有异途,它很是识时务的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的主人是神主的弟子,在济南府里是一个六品的小官。平时他住在城里,这里也不常来便送给了神主。这里曾经还是神主收藏天才地宝的所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魂魄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洞室。就见里面躺着一具无头男尸,正是瘟神的身体。见到了身体完好无损,百无求对着魂魄说道:“你们神仙还真是忠于神主,说把脑袋让出来就让出来。这个比老子强多了,它奶奶的,老子做妖王的时候,它们都想要老子的脑袋……”
  
  “傻小子,你还没看出来吗?我们已经被它算计了。”这时候,归不归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转头对着魂魄说道:“神主真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胳膊没有几天了。一点都不着急找一个新的吗?还是说他还有备用的手臂,你忘了和我们几个说了……”
  
  “神主能用到的手臂就是我的神体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还有备用的。”魂魄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们不信,让我魂飞魄散了的话,我也只能认命了。”
  
  这个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归不归的目光,老家伙顺着瘟神的目光看了一眼百无求,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拍大腿,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妖神之体吗?”
  
  突然的一句话让百无求反应不过来,二愣子愣了一下,说道:“什么妖神之体,你说的是妖王的皮囊?不是被埋在山里了吗?老家伙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广仁开口说道:“没用的,它的神体和魂魄分开的时间太长,已经感觉不到相互的联系了。不过神主是人成神,能用妖神的神体吗?”
  
  “但愿用不到吧……”归不归苦着脸看了一眼百无求,随后又冲着吴勉说道:“一旦真的妖神和神主合体,那就真的应验刚才的卦象……”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头顶上的地面突然发出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上面走过。刚刚魂魄亲口说的,这里没有人住,那这个人又是谁?
  
  片刻之后,地窖的盖子再次被人打开,随后发出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脚步越来越近,向着他们几个人的位置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