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试探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试探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众人才注意到在吴勉的肩头有一处白色的印记,不仔细看的话,很难看出来这是一块鸟屎。

  焦大郎很快拿过来一件大氅替换了吴勉的脏衣服,他让人拿去浆洗的时候,突然听到吴勉开口说道:“不用洗了,直接扔……烧掉吧。”

  “终于开窍了,知道替老人家我花钱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焦大郎挥了挥手,说道:“拿去烧了吧,以后记得凡是你吴老爷穿过的衣服、鞋子什么的,穿过一次就要换掉。”

  焦大郎笑着答应了一声之后,拿着吴勉的脏衣服转身递给了在一旁侍候着的下人。随后对着自己的老东家说道:“时间不早了,您老人家几位还是早点休息吧。估计大术士和任叁少爷今晚要住在青楼了,一会我会派人在门口等着,明天天一亮,便进去服侍他们两位洗漱,让他们俩直接从那里出发就好。”

  “你看着办吧,别耽误了明天的正事就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对了,去问问两位大方师还需要什么。他们方士行事麻烦,还要早课晚课什么的,需要什么你给准备一下。”

  当下,焦大郎笑呵呵走向两位大方师的时候,还在稳坐的广仁、火山二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焦大郎虽然没有上妆,不过也有几成徐福大方师的相貌。广仁是敬徐福为神的,怎么敢让和自己师尊如此相像的人过来服侍自己。

  “不敢当,我们是落魄的方士,哪里还有什么要求。”广仁冲着焦大郎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件事来,或许还要麻烦师兄,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师尊了。我和火山就这么空着手也不好,还请师兄代为准备一些礼物。原本这个应该是我亲自做的,不过我做的再好,也不会有泗水号好。还是请师兄代劳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好说,这些年泗水号一直都在负责船队的锅碗瓢盆。这次老人家我就以你的名义,送徐福大方师十条大船,正好可以替换船队当中那些老旧的船只了。本来想今年送给徐福大方师的寿礼,既然广仁大方师你开了口,那就便宜你了吧。大郎,还是你去办。船只已经造好了,在福州的船厂,直接让他们披红挂彩开到泉州去。”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有些无聊的站了起来。他看了面前这几个人,说道:“你们继续拍徐福的马屁,我回去休息了。没什么事情不要找……”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后突然吹过来一阵大风。大风将摆在白发男人身边的油灯吹倒,火油瞬间在桌子上烧了起来。还没等吴勉闪身避开,桌子上的火油已经溅到他的身上。吴勉刚刚换上的大氅瞬间着起了大火……

  好在焦大郎就在吴勉的身边,当下这个长相酷似徐福大方师的管家带着人一顿拍打。最后还是白发男人直接脱掉了大氅,这才没有让大火继续在自己的身上蔓延开来。

  “怎么搞的?明明知道风大,还不换上蜡烛的气死风灯吗?”焦大郎看了已经被吓傻了的下人们一眼,随后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之后,继续说道:“你们的管事是怎么做事的?让他直接卷铺盖滚蛋吧。明明知道东家到了,他还有心思去喝什么花酒……”

  归不归已经有了免掉此地泗水号管事的心思,焦大郎人老精看出来了老家伙的想法,当下替主人说了出来。现在他是归不归身边唯一的大管家,当下这里的下人都不敢替管事说情。

  这时,归不归已经走到了吴勉的身边,查看了他身上的伤势。刚才脱掉大氅的时候,吴勉的手掌被大火烧了一下。不过仗着他长生不老的身体,这时候烧伤已经愈合的七七八八。只是这样的意外竟然能让吴勉受伤,在几天之前也算是一件奇闻了。

  又重新换了一件外衣之后,吴勉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休息。就在白发男人走进了寝室的同时,商铺当中的一间库房之内,一个人影慢悠悠的自言自语道:“两次试探都没有躲过去,看起来吴勉的术法真是衰退了……不是神主做的,那怎么会这副样子了……”

  说话的人正是被神主打发过来的衰神,跟踪了几天之后,他今晚终于乍着胆子来对吴勉下手试探了。白发男人是有洁癖的,他竟然都没有发觉鸟屎滴落在了自己身上。后来被灯火烧到便更加不可思议了,就算是个小方士,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过只凭这个,衰神也还是不敢断言吴勉真的失去了术法。毕竟连神主都说不清楚,白发男人的术法是怎么衰退的。这时候,归不归拉着百无求笑嘻嘻的走进了吴勉的寝室,看起来是有什么要紧的话要对白发男人去说。犹豫再三之后,衰神还是仗着胆子来到了吴勉的寝室外面,此时这位神仙掩藏住了自己身上的气息,侧着耳朵在偷听里面吴勉、归不归二人的对话。

  “会不会是斩鲲刺进了心口的时候,伤了丹田?”寝室里面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老家伙的语气看起来有些急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已经吩咐伙计们了,不要谈论有关你的事情。如果你现在的样子传到神主的耳朵里,就算另外一只手也没有了,他也会来再找麻烦的。”

  老不死的,你说你叔叔的术法和种子的力量还能找回来吗?”这时候,里面有传来了百无求的声音。随后二愣子的声音继续说道:“你说这是不是你叔叔这些年欺负咱们俩的报应?前几天还多少有点术法。这几天到好,一点术法都没有了,老子就是不和他一般见识。现在招来妖雷的话,能劈碎了他……”

  “你别和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它有嘴无心。”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吓的脸色都白了起来。当下他嘿嘿一笑,急忙岔开了话题:“现在看起来,应该是斩鲲那一下的副作用了,或许法器当中有什么力量,挡住了你的术法和种子力量传出来的渠道。”

  “不说这个了,术法丢了就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这时候,吴勉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的声音继续说道:“老家伙,如果徐福也找不回来我的术法,那就麻烦你一下。你来了结我的性命吧……与其早晚死在广仁、火山手上,倒不如把这个便宜让给你。“

  “这怎么话说的?你这么说的话,让老人家我怎么接话?”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跟着我老人家走吧。让你小爷叔也安静一下,太闹的话他容易说胡话。”

  当下,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从寝室里面走了出来。直到他们俩的身影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衰神的脑海当中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衰神,你探听到什么了?”

  这是自己留在吴勉身边内线的声音,虽然他说的有些不大礼貌,不过衰神却丝毫的不在意,他对着这个声音说道:“吴勉八成真的丧失了术法,现在大术士也不再这里,这么好的机会,不要浪费……”

  说完之后,衰神向神主传音说道:“证实了,吴勉的确丧失了术法,今晚百席应真也出去喝花酒了……这个没有什么好担心了。